第二十章 舍身-道吟-
道吟

第二十章 舍身

    真是刚脱虎口,又入狼窝啊!

    李小意看了看身旁的人,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,他们依旧沉浸在幸福里,李小意不禁想到,这缠玉诀真就有那么重要?

    他只想一个人,没人打扰的,安静的吞鬼化魂,那样的生活才是他所想要的。

    深深的叹了口气,这么简单的要求,咋就这么难呢?

    看着满怀心思的李小意,王奎的遁光靠近了一些,一张满是肥肉的脸上,笑容满面道:“我们对你没恶意的,说不定咱们还能成为师兄弟呢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好赖的家伙,天底下想拜入昆仑的,多了去了。你小子是走了狗屎运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孙倩白眼一翻道。

    “保持队形,别都聚在一起。”郭远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王奎对着李小意呵呵一笑,刚想后退,却发现就在自己的对面,一张面目全非的惨白人脸,不知什么时候,忽然的出现。

    对着王奎狰狞一笑的同时,王奎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子在飞,耳边模糊的响起了郭远他们大惊失色的惊呼声,而他,竟然就此不动了!

    一腔热血漫天的飞舞着,无头的尸体,从高空极速的坠下,我死了?这是王奎最后的一缕念头,也是他最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下去!”郭远的声音,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孙倩还在愣愣的发呆,一脸得苍白,目视着不远处,正在啃食着王奎头颅的铁甲女尸,那幽幽的目光里,全是戏虐之色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好似炸雷一般的声音,彻底的将孙倩从恍惚中唤醒,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孙倩惊恐的尖叫着,当铁甲女尸忽然出现在其面前的时候,突然叮当的一声,铁甲女尸一声怒吼的身形倒退。

    孙倩还是一脸慌乱的不知所以然,却听这时的郭远沉声道:“保护好李小意,带他走!”

    孙倩愣愣点着头,就要离开,却被郭远一把拉住道:“记住,你死了,他都不能死!”

    孙倩哭着的点着头,一把拽住郭远身后的李小意,头也不回的疾驰而过的瞬间,一对儿冰冷的眸子,正扫视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欧阳的手中,一柄灵光闪动的飞剑,正徐徐的漂浮在手掌之间,孙倩身体一冷,却听身后传来郭远的声音道:“欧阳兄!”

    欧阳的剑没动,他的目光从孙倩和李小意身上离开,反手之间,却是多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精致玉剑。

    握在手心,放到嘴边低语了一阵以后,飞剑冲天而起,转瞬即逝。欧阳和郭远的目光相对,后者的脸色阴沉似水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个空档,铁甲女尸的身形忽然消失在半空。

    郭远冷哼一声,身前的飞剑,嗡鸣一动,立时化作了一道流光,长虹一闪,又是当的一声,铁甲女尸面露狰狞的显出身形。

    而欧阳手中的飞剑,见缝插针的适时而出,铁甲女尸再退,欧阳一脸厉色道:“今天就让你为我的师弟师妹们偿命!”

    郭远的身影也随之而动的同时,孙倩带着李小意,却是已经飞的远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回头张望着远处的剑光灵动,却听孙倩道:“别看了,师兄为了给我们争取时间,定然会豁出命去,你若是有别的歪心思,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瞅着孙倩的泪流面满,李小意裂了裂嘴,心里却道:“还不是为了我的功法,若是没有缠玉诀,你们还会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孙倩虽然带着李小意,但是在全力施为下,速度不可谓不快,只是几个呼吸间的时间里,便再也看不到远处的景象,眼前只剩下仿佛墨汁一样的黑暗。

    因为损耗过大,孙倩只能带着李小意从空中下来,李小意以为她是要找地方休息一下,可没想到这个女人疯了一样,带着他漫山遍野的跑。

    “这个方向不太对吧。”李小意喘着粗气道。

    孙倩扫了一眼四周,额头见汗,伸手拿出一颗荧光闪闪的随形玉石,李小意一怔,刚想询问,却见孙倩惨白的脸色,正逐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在恢复着。

    “土包子,连灵石都没见过,亏你修炼的还是缠玉诀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不在乎孙倩的讽刺挖苦,他在乎的是那块石头。

    至从这块石头出现的开始,李小意全身的灵气,忽然动了一下,那感觉,就像是毛孔张开,而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孙倩一掏储物袋,又是一块灵光闪烁的玉石,甩手扔给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后者连忙接住,就在那一刹那,李小意的体内,突然涌动出一股翠绿色的气息,立时将其包裹住。

    他只觉着自己的先前亏损的灵气,几乎在一瞬间,就完全补足了。

    好东西啊!虽然灵石已经变成了普通的玉石,可李小意仍是爱不释手的把玩着。

    而最为震惊的却是孙倩,因为此时她手中的灵石,其中蕴藏的灵气,才刚刚只用了一半,李小意的竟然已经用完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对于李小意修炼缠玉诀的事情,孙倩还有所怀疑,但是现在,所有的疑虑已经全部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走!”她不再废话,这个人,必须活着将其带回山门,就像师兄说的那样,哪怕是自己死了!

    孙倩面色冷峻,突然而然的一股决绝之意,让李小意的心里有些发毛,这个女人又要开始疯了!

    果然,在又走了一段时间以后,两人的灵气都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,遁光又是驾驭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两人似乎走对了方向,不多时,便已经穿过了白骨山,两人回首观望,皆是满腹心思,百味陈杂。

    特别是孙倩,来时的一行四人,如今只剩下她一人,刚刚经历的那些事情,仿佛一场恶梦一样,让其心生悲切,双目含泪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至于此时的白骨山内,即使天光泛起了鱼肚白,但是在终年被雾气所笼罩的山谷内,依旧的昏暗无光,阵阵的阴风,就好像恶鬼的哭泣,时断时续。

    郭远吐出口中的血沫,看着同样依靠在大树旁的欧阳,声音孱弱道:“我得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欧阳仰着头,一阵凄厉的笑着,可笑了一半儿,忽然一阵咳嗽,让其躬起了腰,好不容易再次抬起头,他看向郭远道:“我只是不想输给你,从前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郭远也笑了,他的目光转向了灰蒙蒙的天空,那里没有光,但是郭远的眼睛,却是亮着的。

    他呵呵的傻笑着,却停不下来,直到没了笑的力气,他才幽幽的说道:“先杀我吧!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欧阳,郭远的嘴角勾起:“这一次让你赢!”

    大树之上,黑发垂立如一道黑色的瀑布,其中两点殷红,在闪烁着择人而噬的光芒。

    黑色的瀑布缓缓的向下垂挂,直到遮住了郭远的头部,至于他的身体,则是一阵猛烈的开始颤抖起来,大树和泥土,已经被鲜血染红,郭远的身体,渐渐的停止了挣扎。

    欧阳看着郭远,看着那张从黑色瀑布下探出的脸,嘿嘿一笑道:“来吧!”

    李小意从地上的一具身体上,拔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刀,孙倩看见,不由得嘲讽道:“你真以为这样的一把刀,对那铁甲尸会有用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会有用呢。”李小意将刀插入腰间,快走了几步,跟上了孙倩道:“为何我看修者的打斗不如那铁甲尸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了一声,孙倩有着不乐意的说道:“修者修身不修体,走的是巧。那铁甲尸修体不修巧,只会横冲直撞,是以力破巧,同级别的修者,当然被其所克!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如果修者不懂得法术,以及法宝的运用,就跟寻常人没什么区别?”李小意接着追问道。

    孙倩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,不过她又反驳道:“如果有懂得禁制禁法的师兄弟在,事先有所布置,再加上郭远和欧阳师兄,杀一个铁甲尸,绝对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禁制禁法,是不是跟陷阱机关差不多?”李小意若有所思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这么理解。”孙倩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了一声,李小意将刀插入到孙倩的后腰上,又是问了一声:“这样能不能杀了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