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五章 鸳鸯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七十五章 鸳鸯

    二楼忽然传来一声冷笑,一连三个“好!”字,一声比一声阴森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在威胁,主持者连续喊了三声,那个价格再无人出,李小意神色坦然的坐在包厢内。

    然后有人上门,其中一位,便是两位真人境的修魔者之一。

    李小意交付灵石,对方检查过后,便将一个锦盒递过来,神识扫入其中,没有差错以后,交接完成。

    拍卖继续,二楼的那个包厢,再无声音,李小意则是将那块黑色陨铁拿出,握在手里,眼中亮起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样执着,究其原因,是丹腹内的井中月,忽然响起了一声轻鸣,两者之间,居然还有联系。

    本命法宝的升级,相当严谨,尤其是对材料的要求,就更加的要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至于二楼的那位修魔者,李小意不甚在意,涉及到井中月,他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顾及,管他是谁,大不了一走了之!

    拍卖继续,一件飞剑类法宝,出现在女子的手中,剑身明亮,灵动鸣响,往空中一抛,化形白蛇,飘移游走一阵,再化光影,重新回到女子的手里。

    会场上传来一阵阵的惊叹声,六重天的品质,还有器灵,看那白蛇显身,魂魄凝实,已经与剑器化为一体,这件法宝,价值连城啊。

    李小意也有些心动,白蛇虽然不是上古真灵,但光是化形之宝,这件东西,便已经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若是落到剑修的手里,控制得当,即使没有剑意化形的修为,却可以借助白蛇显形的形态,彰显自己的剑意。

    五十万中品灵石起拍,李小意眉头微皱,暗道一声:“好贵!”但他还不想放弃,昆仑战队还有一大群人没有这样的法宝。

    “五十一!”有人叫价!

    “六十!”忽然有人抬价!

    李小意回头皱眉,这个声音来自二楼,一楼再无声音!

    “六十一!”依旧是二楼。

    “六十二!”竞争开始变得激烈起来。

    总价已经抬到了百万时,李小意开始暗自诽谤,谁说大西北是穷鬼大乐园来着。

    包厢外的争抢还在继续,李小意已经彻底断了竞价的心思,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但到了一百五十万的时候,一楼的包厢内,突然有人言,还是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一百六十万!”

    整个会场再次陷入了平静,然后二楼有一个老妇的声音,嘶哑道:“老身正要给孙女寻一件法宝,道友可否相让啊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一起,一楼立马有人惊呼了一声:“是鬼姥姥!”

    这人李小意不认得,但在大西北好像名声很响,但那个声音依然响起,并且再次加价道:“一百七十万!”

    二楼的包厢变得寂然无声,整个会场也没什么声音,居然连鬼姥姥的面子都不给,今天的一楼好像不简单啊!

    主持者喊了三次,这柄白蛇剑已经尘埃落定,待交易完成以后,拍卖继续。

    接连几件法宝以后,便到了整个拍卖会的重头戏,所有人的积极性也被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长方形的精致玉盒,出现在女子的手中,上面刻有狰狞的一颗鬼头,阵阵的灵压波动,泛起之时,已有灵觉敏锐的,发出了一丝惊叹。

    李小意便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,那绝对不是普通法宝该有的灵压波动。

    “上古法宝,八重天,鬼骨骷髅,本是一对儿,现在只有一颗,但是相同的法宝,有相互的牵连感应,有了这一颗便不难找出第二颗。”

    竞拍价主持者并没有马上报出,而是给所有人放出神识检查一番的时间,李小意自然也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灵性十足的鬼骨骷髅,完好无损,还有一缕幽魂是为主魂,这玩意绝对是一个好东西,李小意看着眼馋,却没有参与竞争的资格。

    灵石不够啊……

    起价六百万的灵石,这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,六重天的法宝,将近两百万,七重天翻一倍,而八重天的鬼骨骷髅,还不完全的缺了一个,直接六百万,还不是最后的价格。

    李小意只能望洋兴叹的摇头苦笑,他虽然明白法宝的品级,越往上,越加的弥足珍贵,并且一件法宝的升级,也是越往上越难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价格,李小意坐在包厢内,只能老老实实的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竞拍开始,本以为不会有太多的修者相互争抢,谁知道上来就有人开出了六百一十万的价格。

    每次十万一加价,叫价者络绎不绝,而且越来越踊跃,多是来自于二楼,包括之前和他争抢陨铁的神秘人,还有鬼姥姥。

    李小意坐了一会儿,便出了包间,已经没有再看的必要,那玩应和自己无缘,即使到了最后,也仅仅是看个热闹,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出了地下赌坊,居然是在城外,不是按原路返回,而是由会场的人引领着他从另一个出口出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意外,也没太在意,看了一眼远处,小城的灯光隐约可见,想着不会太远,于是遁光一起的,便往那个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可行了半路,他眉头一皱,突然的停下身形,目光炯炯的盯视前方的黑暗处。

    一声冷笑随即响起道:“想不到区区一介真丹,竟然有这样的神识,老夫还是小瞧了你!”

    声音还是那个声音,李小意突然上前一步,一击抽刀断水,快若光火,圆月一画,横切半面,却是杀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敢偷袭老夫!”

    说完,全身魔气鼓荡,一个身形高大,浑身魁梧的老者,突然出现半空中,一手也是光芒一闪的刀芒崩响。

    李小意目露惊异,那人则是一脸喜色,声音里透露出说不出的兴奋道:“老夫找了将近百年,没想到是在你这!”

    李小意收刀撤身,眼睛眯起,紧紧盯视着绿袍老者手里的刀,自己紧握的井中月,阵阵轻鸣,似乎在呼应着对方的那柄刀。

    一样的材质,相同的外貌,气息上已经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井中月,真灵气息浓郁,与自身一体,绿袍老者手里的那一把,则是充满血腥之气,外露狰狞。

    这柄刀是当初慕容云烟给他的,是门中的前辈在海外寻得,没想到竟然是鸳鸯刀,李小意刀身一晃,那就没有任何话好说,他提刀前冲,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