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八章 旧识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六十八章 旧识

    从云海殿出来的时候,李小意不停地揉捏着自己的耳朵,好在天幽之水已经拿到了手里,接下来便马不停蹄的往战神谷走去。

    白骨山的战事,已经平息了下来,所以他要做些自己一直没时间办的事情。

    孙彪他们还在训练,李小意单独把王峥叫了过来,说了一会儿话,李小意便转身离开,遁光一起,往山下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坊市作为修者云集,交易法宝,卖出灵石的场所,自然建立的比较隐蔽,并且在各大宗门的近处,都会有一些大型坊市,是由宗门自己支撑建立的。

    维护秩序,定期收取一定的费用,还可以顺便捡取一些所需的材料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坊市的存在,对于宗门来说,都是利大于弊。

    从前去过的一间坊市,比起眼前所见,自然是要小上很多,两边虽然没有牌楼林立,但是大大小小的帐篷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整齐排列的就好像人来人往的市集一样,虽然说不上如何繁华,却也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李小意这时已经换了一身黑袍,一头白发盘在头顶,戴了一个斗笠,只是脸上的凤翎痕迹难以遮掩。

    从这头走向另一头,慢悠悠的,李小意不急不缓,大大小小的帐篷,单单只是扫了一眼,便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然后选定其中几个比较特殊的,闪身而入时,立马便有有一个伙计,上前接待,异常的热情。

    但是当李小意提出要交易的东西时,皆是摇头,无奈只能出售一点海兽材料,来换取一定的中品灵石,因为他已经没有灵石了。

    海兽材料的出售,李小意分布在几个特定的帐篷,只是卖出一点,然后闪身而出,为了不错过任何的机会,他又选定了几个点,依然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,他出了坊市,没走几步的突然站定的瞬间,身形模糊的消失在原地,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女子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跟了我半天了吧!”

    洁白如玉的脖颈上,一对儿弯曲的勾刺,闪烁着幽芒,紧贴在白皙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正是银蛟甲上浑然一体的蛮蛟獠牙,那女子却是轻声一笑:“故友相见,李道友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?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嘴角,忽然的露出一丝冷笑,一手从女子丰润的腰身拦过,伸手上移,一直抓到饱满的山丘之上,但是抵在其脖颈上的勾刺,未曾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稍有移动,他并不介意让他的手,再染鲜血。

    但此女的呼吸平稳,没有一丝的慌乱,反倒是镇定自若的,将自己身体往后顶了一顶,李小意眉头一挑,身形后退的同时,女子已然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目光扫向坊市的一边,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,此刻正躲在一块大石之后,探头探脑的向着这边张望。

    再看对面的女子,三十左右的年纪,一身宫装罗裙,肌肤白嫩,面容艳丽,淡妆浓抹间,给人一种夺人心魄的妩媚。

    这人他还真就认识,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对方的模样没有丝毫的变化,反倒是更加娇艳如花。

    想起方才自己的借机揩油,李小意并不在意,对面更是如此,只不过比起凡俗世界里的那些风尘女子,略显生涩。

    “温道友,是如何认出我的?”李小意的脸上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女子妖娆一笑:“这话如何来说,倒是小女子想问问,如今该唤你是大名鼎鼎的李小意,还是默默无闻的李小道呢?”

   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嘿嘿一笑,温静怡冲着远处招了招手,温婉儿怯生生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曾经的小姑娘,现如今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站到温静怡的身后,时不时的偷看着李小意。

    将斗笠掀起,手扯身上的黑袍,李小意的真实面容,展现在母女二人的眼前,温静怡眼睛一亮,脸上的妩媚更甚。

    “我记着还有一个人呢?”李小意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本来还是一张娇艳欲滴的脸,神色一黯,温静怡看向李小意,拉着温婉儿道:“死了!”

    再多的话李小意没说,因为那个女子,他也未曾见面,只不过在那次交易里,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说出来,是怕对方有什么特殊的隐匿神通或者法宝,让他无法发现。

    温静怡笑容苦涩道:“这个人间,只剩下我们母子俩,李道友对我们还有顾忌?”

    皱了皱眉,话锋一转道:“那你们跟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了这孩子能有一条活路!”温静怡没有任何掩饰的回道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麻烦,听到这话的李小意,第一个念头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神念扫过温静怡的身体,灵根一般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体质,只是比普通人能多感受到一丝灵气罢了。

    即使如今昆仑宗缺少弟子,以温婉儿资质,顶多也就是外门弟子,绝对进不了内门。

    当初的温静怡并没有如何的帮助过自己,所以他觉着这是个麻烦!

    但是将其带入到昆仑外门,以他如今在昆仑的身份地位,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,所以这个忙,他倒是可以帮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跪下!”温静怡一把将温婉儿拉扯到身前,后者立即躬身下跪。

    这是要拜自己为师?他摇了摇头,这辈子李小意都不想收任何的徒弟,一是没那个精力,二是,对于“人”他本能不想太过亲近。

    “任何要求,只要我能做的,或者我暂时做不到的,只要李道友一句话,为了这孩子,我都愿意!”

    这话温静怡说的很坚决,也是肺腑之言,李小意却还是摇了摇头:“我不会收徒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会!”

    温静怡还是不肯放弃,当着女儿的面,她也毫不犹豫的走上前:“即使是我这具身体,亦或者是我的命!”

    温婉儿泪流如雨下,她抬着头,看看自己的母亲,又一脸哀求的望着李小意,可远处的那个白头男人,还是摇着头。

    温静怡眼睛有些发红,李小意却一展身形,人已远去,属实是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人不狠而不立,更何况他现在正处于上升期,并不想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他走的毫不犹豫,一句话也没留下。

    温婉儿起身,走到自己娘亲的身后,温静怡却仍旧不死心道:“咱们去昆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