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六章 人心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六十六章 人心

    这来的太过突然,天劫一事,本来就是随机而来,只有应劫者能感应到大概的WwΔW.『kge『ge.La

    一个储物锦囊出现在道景真人的手中,然后又交给了李小意,神识探查其中,十余个装有海兽尸体的寒冰玉盒,罗列其中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皱眉,道景真人凄然一笑道:“师弟为兄怕过不了这一关,故将此退还,免得到时候生出事端。”

    这个储物锦囊里的东西,价值难估,他是怕自己陨落之后,被宗门回收,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不如退还给李小意。

    将储物锦囊收入七彩金环内,李小意心思一动,便又将装有银蛟甲的寒冰玉盒拿了出来,放到道景真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师兄大劫来临,这个兴许会有些帮助!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一怔,触摸在寒冰玉盒的手也在颤抖,然后又是一笑,又把寒冰玉盒推了回来,目光里尽是感激。

    “为兄已经有一件护体宝甲,且与我心神合一,多谢师弟的好意,这份情为兄必然铭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也不矫情,将银蛟甲收了起来,在他的心里,现在的人脉比任何东西都重要,道景真人若是渡劫成功,他自然是赚了,要是死在天劫之下,也没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二人又客气了几句,道景真人没去白骨战场,就这个话题,两人又聊了一会儿,李小意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和李沐心,一直将其送到了山崖口,目送着他驾驭遁光,渐行渐远以后,道景真人突然转头,看向了李沐心。

    “为师若是渡劫失败,你就去战神谷吧!”

    后者神情一怔,刚想说些什么,道景真人一摆手道:“你这位小师叔从试剑会的开始,一直到现在,所作所为,为师看的上,师傅若不在了,你跟着他,必定会有一番作为。”

    李沐心默然的点了点头,道景真人凄然一笑,然后又是叹气的摇了摇头:“世事一场大梦,人生几度凉求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萧瑟,背影落寞,那个身影在李沐心的眼里,仿佛又一下子苍老了很多,他低头,心绪黯然。

    返回战神谷的时候,陈月玲站立一旁,那里原本是李小意的位置,监督。

    孙彪和王峥正带着人演练阵型,李小意悄无声息的站到陈月玲的身边。

    将一个寒冰玉盒递给她,这东西他还不打算给另外三峰首座,手里的材料还有,可以日后再说,何况他现在名声在外,不急于这一时。

    陈月玲莫名所以的接过玉盒,轻开盒盖,眼中顿时一亮,却被李小意立马将盖子合上,只说了一句:“回去再看!”

    然后在她脸色微红的低头时,他背着手走到了山谷的中心处,孙彪和王峥带着人集结队伍,整齐的列队在李小意的近前。

    李小意笑着道:“大彪子,现在不错啊!”

    孙彪嘿嘿一笑,也不回话,李小意点点头,目光从每一个人身边扫过,然后拿出一个储物锦囊,一个个寒冰玉盒拿出来,根据白骨山的一战,李小意要分发奖励。

    见到宝光琉璃,众人心情雀跃,然后在满心的期待下,李小意开始喊名字。

    被叫到名字的,兴奋的上前,从前没有配备五重天法宝飞剑的,这次一并整齐,还有三面圆光小盾,以及最后的这件六重天的极品战甲,被孙彪夺得。

    王峥等人眼红的不行,可白骨山的一战,孙彪的确奋勇当先,杀的僵尸最多,这点绝对无可争议,就连陈月玲也不如他。

    得到了不得了的宝贝,孙彪的嘴已经咧到了牙花子上,一脸的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白骨山之战虽然已经结束,但是慕容云烟并没有解除这支队伍的意图,想反的是,支持的力度要比过往还大。

    道恒就在前不久送来了一批飞剑,今天让李小意一并分发下去,尤其是王峥和张婧等人,虽然没有六重天的极品战甲,但是有一件六重天的法宝飞剑,已是极为满足。

    当年昆仑宗的内门大比时,荣获第一的陈月玲,也不过得了一件六重天的法宝飞剑。

    所以没有什么不满足的,用李小意的话来讲:“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!”

    而陈月玲一直站在他的背后,看着那个一脸骄傲的人,双手掐腰,唾沫星子横飞,说着他们昆仑战队的光荣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,在整个道门六宗,包括一十八门,再有那些没毛的和尚,天空之上,还有谁能我们昆仑战队相匹敌?天空之上,我们昆仑战队独一无二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个队员笑着,激动着,听着他说,听着他的自夸,也听着他的嬉笑怒骂……

    这里好像一个家,一个只有他能撑起的家,陈月玲是这样的认为,所以她在笑,浅浅的笑。

    一个队伍的荣誉,血性,就是要这样的培养,李小意是这么觉着的,所以也一直在这样做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忽悠,也是间接性的洗脑,坐在屋子内,他摸着自己的下巴,李小意看着幽幽的烛火,也许还可以再用那些死人再煽情一把?

    昆仑战队,还得扩大,现阶段的人数,必然会限制它的发展,新人再来时,或许可以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内心里多少有些愧疚,但人死如灯灭,难道把事实说出来不可以吗?

    至少让那些已经为昆仑战队献身的人,让昆仑人铭记在心,未必不是一种祭奠,未尝不是一种怀念,一举两得!

    有些郁结的心结,一下子变得豁然开朗,他以为这样的他,算是有情,其实最是无情。

    比起那些白日捅暗刀的人还要阴险,但在此刻的李小意心里,他觉着世事就是如此,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他想出名,想要有地位,杀了更多的僵尸幽魂,冲阵过最为险境的地方,也就有了名。

    不会因为他的内心有多阴暗,品质有多坏,而被人误会,现世里,他已经是名震佛道两宗的后起之秀。

    在昆仑战队那里,他有绝对的统治权,因为队员们认为他大公无私,一心全是为了昆仑,就连陈月玲也是这样的认为。

    可又有谁知,他的内心里,是一片寒冷的冬季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捻着烛火,丝毫感受不到炽热的灼疼感,因为就在今天,他忽然间想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所谓的人情,道德,世故,不过是人为的一种枷锁,突破它,你变能掌控它,控制了它,你便无所畏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