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内变-道吟-
道吟

第十九章 内变

    潮湿阴冷的空气里,有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,李小意瞅着孤单影只的欧阳,很显然,这家伙将郑途的死,归咎到了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无头的尸体,依旧有鲜血不断的流出,那颗头颅,已经没有了本来的样子,面貌全非,欧阳正试图将其拼接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在抖,估计这样的记忆,会让他记一辈子的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突然的冒出了一阵火光,李小扭过头,只见孙倩掩面而哭,王奎却是脸色难看的发着呆。

    尘归尘,土归土,一把灰烬而已……

    已经见惯了生死离别的李小意,心里并没有多少伤感。记忆里的那条小巷,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和他年纪相若的少年人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为这些脆弱的人而叹息,也为自己的明天在叹息着。

    一具铁甲尸,竟然能让两位真丹修者无能为力,更让眼前这些强过他许多的修者,犹如凡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该怎么走?李小意有些苦难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很明白,铁甲尸现在迫切想要得到的,只有他自己。因为它和白狐还有花蛇老祖一样,最想要的,也是先天道体!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李小意不能单独行动,就好比方才,自己使用厚土幡离旗施展土遁术的时候,那家伙竟然可以一下子捉到他,想起当时的情景,李小意的内心不由得一阵沮丧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们,到底是如何知晓自己是先天道体的?可眼前这些道门中人,居然没一个人能看出自己的门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想不明白,他站起身,看见郭远正和欧阳站在一起,隐约听见些安慰的话语。

    到底是同气连枝,蜀山剑宗,昆仑虽然派别不同,在大敌当前的严峻形势面前,终究是道门一脉的。

    李小意从大树后走出,他现在不敢一个人呆着,还是人多好点儿,可望了望两边相继燃起的大火,李小意竟然不知道该往哪走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!”这一声来的突然,但话心里充斥的,更多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郭远,郭远也正在凝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明白,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,早已不在郭远的掌控之内,就连保命都成了问题,所以郭远选择了固守誓言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都这时候了,多个人,也能多出点逃命的时间。”李小意言不由衷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,不免有些感动,彼此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那是用人命来换时间,而纵观在场的所有人,李小意的修为最低,他丧命的几率也就最大,所以不免对他都有些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就连一直脸色铁青的欧阳,这时候面色也是一缓,虽然还是有些明显的敌意。

    郭远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对众人说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还是尽早离开为妙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反对,如鲠在喉的铁甲尸,就像一道催命符一样,让人胆寒心颤。

    因为李小意的修为太低,虽然厚土幡离旗能让其短暂的飞行,但是他本身灵气道力有限,支持不了多久,只好由郭远带着他,一起飞行。

    黑夜里,众人皆是小心翼翼的,深怕惊动了藏在暗处的铁甲尸,这家伙一出手,可就是要人命的存在。

    至于一同包裹在一道遁光里的李小意和郭远,都没有太多的话好说。

    不过郭远似乎对李小意极其有兴趣,目光总是不时的,扫一眼正四处观望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在安全的飞行了一段时间以后,郭远终于还是忍不住道:“也算是一起生死与共的人,道友可否如实相告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莫名其妙,可聪明如他,细心一想,便明白了郭远话中的意思,这家伙对自己的出身来历,可是相当有兴趣,这一路上没少绕着弯的试探自己。

    除了涅灵宝珠,这个李小意现如今最大的依仗,其它的两件法宝,对方也都见识过,而这些也是他的底线,死都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李小意的面色上故作苦笑道:“在下确实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山野道士,所学所用,也都是师傅亲授,真的没什么好隐瞒道友的。”

    郭远点了点头道:“这些在下相信道友都没有期瞒,我只是想知道小友所修的功法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一怔,说真的,对于功法他还真的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看来,传承于一名妖修所学,终究不是一条大道,谁知道那妖女在教自己的时候,是不是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李小意洒然而笑接着道:“实不相瞒,在下所修功法,名叫缠玉诀”

    本是隐匿疾驰的遁光,突然之间停在了半空,只见郭远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里,包含着让人无法理解的震惊。

    更让李小意惊讶的是,就在自己得不远处,一样突然停止的,还有蜀山剑宗的欧阳。

    他也是一脸的震惊!

    李小意心里暗叫一声:“糟了!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白狐传授给自己的,不是什么高明的功法,而白狐的种种表现,也一直让李小意怀疑这功法有问题。

    但奈何他手上有没有别的功法,所以一直硬着头皮在修炼。今日再看郭远和欧阳的表现,傻子都明白,这缠玉诀,绝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真的是缠玉诀?”郭远一把抓住李小意的手腕,一脸的肃穆道:“你现在就运转功法!”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郭远,可对方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神儿,让他明白,这肯定不是在和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但是又没有别的功法可以忽悠对方,李小意有些磕巴的问道:“有,有,有什么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运转功法!”郭远的声音里,有着让人不容置疑的意味,李小意实在是别无他法,况且现在郭远就在眼前,想逃都没机会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底含泪,这白狐虽然远在深渊而不知生死。这一次,居然又被其坑害了一回,难到是自己真的太蠢了?

    瞅着郭远咄咄逼人的目光,一丝灵气缓缓的从李小意的指间传来,郭远的神念,以及灵气立即与之相互勾连。

    只见一股翠绿色的光芒,隐约闪烁的同时,郭远的脸上,竟然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缠玉诀,真的是缠玉诀!”郭远仰天大笑,似乎已经忘记了,他们此刻正置身于险地之中。

    一直跟在后面的王奎和孙倩,有些不明所以的凑了过来,在听闻缠玉诀三个字时,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发蒙,他不明白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,但他深信,一定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杀人夺宝可不仅仅是法宝之类的,功法也是算在其内的!

    李小意一阵恍惚的只听郭远郑重其事到:“现在开始,你别离开我半步!”

    懵懵懂懂的点着头的李小意,发现无论是之前一直对自己冷言冷语的孙倩,亦或是有所好感的王奎,都是满脸的欢喜,看向自己的眼神儿,就仿佛发现了什么绝世奇珍一般。

    李小意已经有种又掉进坑里的感觉,突然发现,此时的欧阳正冷冰冰的注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很熟悉,李小意很确定那意味着什么,这个人,要杀自己。

    能体会到这股杀意的,不仅仅只有李小意一人,郭远皱着眉头的回望于欧阳,只是一眼,便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原因,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:“道友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欧阳连忙收起方才不经意间露出的杀意,而是微微一笑到:“在下这是要恭喜贵门了,缠玉诀失踪了几百年,没想到这一次让你们找到一个活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欧阳又是细细的打量起李小意道:“有了他,昆仑再次崛起于天下,似乎也就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郭远皱了皱眉,脸色一缓道:“此话还早,蜀山剑宗已是我道门之首,就算缠玉诀失而复得,对于我昆仑来说,也是于事无补,道友莫要多心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孙倩和王奎总算听明白了,看向欧阳的目光不由得也是不善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那欧阳皮笑肉不笑的回道:“在下没有多心,是道友多心了才对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郭远虽然心底生气,可大敌当前,如是现在内斗起来,便宜的只有那藏在暗处,伺机而动的铁甲女尸。

    强自压下心中的邪火,郭远又是说道:“此时不宜讨论这些,我们应该联手尽快离开此地,才是正途,道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漆黑的夜色下,欧阳的面色变化不定,又扫了一眼四周,心底暗中咬牙,然后点了点头,便不再看向李小意一眼。

    既然双方已经达成了默契,便又重新上路,只是这一次,双方不再像先前那样,而是心照不宣的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王奎和孙倩已经贴到了郭远的近前,将李小意护的死死的,丝毫不给人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就在一行人渐渐的,消失在黑夜之下的时候,一对儿血红的眸子,则是突然出现在众人方才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冷冷的注视着他们远去的方向,在一阵夜风吹拂之际,却又快速的消失在了黑暗里,只剩下那风,依旧在不停的哭嚎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