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银蛟甲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六十五章 银蛟甲

    大战之后的修真界,终于变的太平起来,昆仑山上也恢复到以往的生活轨迹。

    清晨的时候,晨钟鸣响,悠悠扬杨的回音不绝,朝霞漫天的七色霞光,普照世间,各个山峰上,坐满了吞云吐雾的修士,吐纳炼气。

    山间的小路上,亦有论道长生,师兄弟之间,你一言我一语的,边走边谈,长长的阶梯一眼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丰富自己的见闻,也是锻炼体魄,看两旁山水,花落花开,叶落叶生,自有自然之理。

    那些个曾经的身影,再也不见,不是没有人想起,是因为从未忘记。

    天道轮回,在修道者的心里,无论是凭生劫难也好,亦或者坐化洞府也罢,都是天地法则里的生老病死,太过自然而已。

    战神谷里,还是那些人,只不过再也不用李小意去刻意的督促,自觉自然的进驻山谷,悟道修炼,不再独行,因为他们是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宗门重新开始招募弟子,外门中也有选拔,从前是人数太多,所以有大比海选,现如今那些灵根不错,悟性挺好的外门弟子,均可以选择内门,然后再选山脉,进驻其中,成为昆仑真正的一员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昆仑一宗如此,无论宗门大小,都在尽最大的努力,恢复着这场大战所消耗的骨血,可谓是门庭大开,千古未有。

    至于蜀山剑宗的事情,其龙气已尽,惨遭偷袭的事情,虽然没有向外宣扬,但是消息还是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流言蜚语充斥在坊市,散修,被说的很离谱,然而大宗之间包括一十八门在内,皆是闭口不言,不谈此事。

    可无论这个消息是真是假,经过白骨山一役以后,道门里再没有能和蜀山剑宗相提并论的宗门,不仅是外界这样认为,就连六宗之内,也有这样的无奈。

    谁让人家有陆地神仙呢?

    而在昆仑宗内,一个新的龙穴正在被建造,慕容云烟亲自监工,在山体的内部,一群群面目模糊,不死不僵的道兵,在两位灰袍老者的指挥下,已经大致完成。

    原本昆仑就有一个龙穴,这时在做的,不过修缮和重修构造一些必要的法阵而已。

    一座崭新的池塘,呈现在慕容云烟的眼前,有莲叶而无金莲,枝枝蔓蔓的摇曳在澄澈的潭水表面。

    那枚龙蛋,已经被宗门秘法孵化而出,却是一条通体雪白的,鳞片垒叠的幼蛟,被慕容云烟放养到池塘内,只是偶尔游离到她的身旁,对其显得甚是依赖。

    极为少见的一抹温和之色,出现在慕容云烟的脸上,这里寄托了她的一份希望,不是全部,却也不少。

    对此一无所知的李小意,此刻正踏空而行,前往天幕峰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他的天门长老身份,私下里还有人怀揣着置疑,经过这场大战以后,这个身份他已然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甚至在整个佛道两宗,他李小意已经是名声远扬,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,瞅着两旁不断向自己行礼的宗门弟子,那一晚的忧伤和惆怅,早已烟消云散,被其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刚到天幕峰的时候,这里已经有不少弟子聚集在这里,看其服饰,皆是外门弟子,如今即将要成为内门弟子的他们,脸上全是兴奋和欢喜。

    李沐心早已恭候等待着李小意,这时见了他,连忙一路小跑的上前行礼,远处的外门弟子见了,再看他一身的白袍,满头的银发如霜雪,哪还能不认得新一代的天门长老,连忙纷纷见礼。

    李小意淡淡的点了点头,便由李沐心带着他往天幕峰的后殿行去。

    待其走后,后面的议论声一片,多是讨论有关于这位天门长老的事情,有滔滔不绝的自以为是,也有此起彼伏的惊叹,尤其是昆仑战队的一鸣惊人,让人心向往之。

    一路上李沐心显得心事重重,几次欲言又止,见他憋的难受,李小意不禁笑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李沐心脸色一红,眉宇间难掩哀伤,李小意这才想起来,张有道可是天幕峰的人,和眼前的李沐心关系极好,恐怕是为了其陨难之事,心伤难止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李沐心一开口,全是有关于张有道的事情,李小意无奈的一一作答,却故意的放慢脚步。

    李沐心自然知道李小意是有心这样做,只为了却自己的心事。话题的最后,他拱手抱拳,对着李小意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将他拉起,看着他的一脸哀容,李小意明白这是师门之情,也是从小到大的兄弟情,他无法深有体会,却也明白那层表面的道理,只能再安慰了几句。

    后殿,道景真人早已等候多时,见李小意进来,立时笑容满面,桌面上整整齐齐的摆放了二十一个寒冰玉盒。

    李小意神识敛入,迫不及待的伸手一招,将贴在盒面上的符篆拿起,刚刚开启之际,宝光立起的满室生辉。

    伸手轻弹,光芒一闪的将要飞离而出的宝光,定在半空,一件光彩琉璃的狰狞甲胄,顿时出现在李小意的眼前。

    伸手触摸,轻若羽毛的毫无重量,两臂后身,皆有倒刺,袖口两段,各有三颗弯曲的獠牙,长长的扭曲反折在肘部。

    胸口前,蛟头龙面镶嵌其上,银鳞之间,金线相连,符文遍布,隐隐跳跃在宝光里。

    品级七重天,袖口龙牙,锋利无比,胸口龙眼,凝气化精,可避水火,踏空浮云自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胸口龙头处,有凹巢,可镶嵌灵石内丹,不损耗施法者任何的灵气,防御自主,如遇到危险,护主有灵。

    李小意爱不释手的婆娑其上,眼中精光闪闪,嘴角一翘,内心里已是极其满意。

    七重天的防御甲胄,市面难找,如是扔到拍卖行,各大宗门世家,必然会疯狂的抢拍,直到抢破头为止。

    李小意满意至极的将银蛟甲一收,再翻看其它的寒冰玉盒,眼睛又是一亮,多是飞剑为主。

    因为修者惯用飞剑,其中还有一件掺杂其它材料,也有蛮蛟鳞片的六重天战甲。

    三面五重天的防御甲盾,这一头蛮蛟加上另外四头海兽,居然出了如此多的法宝。

    特别是最后的玉盒里,一柄七重天的法宝飞剑,李小意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还有十余头海兽,道景真人还未动手炼制,因为他的大劫已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