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章 龙气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六十四章 龙气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山体内部,悟性真人满脸阴沉,眼前是一片狼藉的池塘,荷叶枯萎,金莲凋零,龙气早已散尽,就连那颗龙蛋,也是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难以抑制的怒气压抑在心头,悟性真人一个没忍住,鲜血喷出,险些晕倒。

    此地是蜀山剑宗的绝密之地,除了宗门少数几位“悟”字辈的,平常之时,这里都是吕冷轩的闭关之所。

    可偏偏是这个关口上出事,不用想也能明白,这是早就预谋已久的事情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强撑着身体,在石台边上坐下,好半天没说话,脑子里对整件事情,前思后想了好一阵子,却还是没有个头绪。

    出了叛徒?不太可信?但是这里又有谁知道?

    悟性真人的心真的就差点碎了,他和悟世真人努力了一辈子,就是想把蜀山剑宗推上去。

    如今大破白骨山,蜀山剑宗的声望一时无二,道门之内再没有能与其争锋的,但是,孕养多年的蜀山气运就此断绝。

    这是几代人的心血,就这么断送了?悟性真人突然起身,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池塘,双手来回折腾,突然之间,他全身猛然的僵了一下。

    双臂用力,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尸体,被他从水中捞了出来,神识扫在其上,眼睛从上往下的打量,心中的疑惑反而更甚!

    昆仑山上,没有大张旗鼓的欢迎,也没有因为这场大战的最终胜利而欢呼,有的只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战神谷里,仅剩下的一百人,包括李小意在内,齐齐的看着那块白玉墙壁,上面的名字,依旧如新,只是几天的功夫,名字就只是了一个名字而已。

    酒香四溢的龙炎液,一坛,李小意率先喝了满满的一大口,然后浇到了地上,那块石碑之下。

    “这里以后要放酒,整坛整坛的放,兄弟们馋酒的时候,不用去别的地方找。”

    陈月玲“嗯”了一声,李小意随手把酒坛一甩,孙彪伸手接住,愣了一下,酒香扑鼻,抬手拿起,仰脖猛灌。

    陈月玲和张婧起身离去,那一小坛酒依次往下传递,一人一口,还没到十人,就已经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而这时陈月玲和张婧已经回来了,一个储物锦囊打开,十余坛酒,也不知道这俩人从哪整的。

    李小意走上前,伸手取了一坛,酒封打开,张口开喝,其余人也是一样。顿时,整个战神谷酒香弥漫,却没有欢颜和笑语,亦没有任何的喧闹,只有不断喝酒的声音。

    其余各峰也都差不多,没有祭奠,也没有哭声,只有一盏盏烛火,在黑夜里照亮了整个昆仑山。

    修者重生死,因为修道本来就是体察万物,索求长生,然而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又轻生死。

    每一年,各宗各派,都有无数的修者,因为破境不成,无奈坐化于洞府之内,就好像秋叶落,亦无声,悄然而逝。

    喝酒的人未看破,所以借酒消愁,醉了的人,又看破了,因为终于可以静下心来,安然的入睡。

    千杯不醉的,是惆怅难消,好像此刻的李小意,不停地喝着,再喝着。

    静谧的夜晚,冷月高挂,他看向一直陪着自己的陈月玲,似有所感的叹息一声:“是我做错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错,我们心甘情愿,不为了你,也为天下苍生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笑,仰头在喝,不是因为想喝,而是想用酒坛遮住自己的脸,因为他从未想过什么天下苍生。

    陈月玲却误以为他这是在伤感,张婧在一旁静静地坐着,不发一语,目光始终流转在李小意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难过的人,她是这样的以为。

    李小意放下酒坛时,真的是有些难过,他想要往上爬,在昆仑,亦或者是天下道门,而白骨山竟然给了他施展报复的机会。

    登高就需要踏脚石,而当有一天他终于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的高度时,再回首,脚下全是他为之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抱着他时,张有道哭的撕心裂肺,不想死,还想生!

    而当李小意的井中月举过头顶时,哀容变笑容:“下辈子,他张有道还要当昆仑弟子,只为了要跟着他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李小意的手,真的在颤抖,当热血临身时,他已然没有了成功后的喜悦,反而是一阵心酸与自责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一样,几十个朝暮相处的生命,在自己的手里流逝如水,然后彻底的消亡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他望着那轮明月,一时失语

    云海殿内禁制全开,灰袍老者出现在殿内,慕容云烟正在看着一枚兽蛋,金黄的外壳上,有淡淡的灵气在波动。

    “可露了什么破绽?”慕容云烟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    灰袍无眉的老者微微的拱了拱手道:“只有一具半截身体落在龙塘里,来不及收取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,继续抚摸着略带温热的蛋壳表面,来回滑动。

    “是你有意而为之,还是真的时间紧迫到,让你连回收尸体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灰袍老者没立时回话,鲜血忽然溢出嘴角,只因为慕容云烟此刻的不悦。

    “道兵的饲养,自古便有,如今的道门里,能养得起的,只有大衍和忘忧两宗,蜀山剑宗那帮老狐狸,你真的以为他们会信吗?”

    “大衍宗出名于天算之术,忘忧宗虽然淡泊名利,到底是道门六宗之内,扔到他们身上,也不是不行,至少能减缓蜀山剑宗统合六宗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龙气已破,想统合六宗已是太难,他还有机会吗?”慕容云烟的嘴角,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当年昆仑宗,千年龙气被破,如日中天的势头,变得日落西山,天地风水术,自有其道,法阵汇聚其中,天成最好,人为也不是不可,更何况我昆仑自古便是灵秀之地,真龙生,如虎添翼!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嘴角勾起,看向滔滔不绝的灰袍老者道:“既然知道这些,又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还是那半截尸体的事情,灰袍老者再次低头道:“是老朽糊涂,当时心急火燎,一时间有失分寸,请掌教真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走近灰袍老者,目光里闪烁着异常冰冷的幽光:“师叔祖,这是最后一次,再有,我就要了你的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