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三章 分离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六十三章 分离

    有人低着头,有人的头外向一侧,也有人在捂着自己的耳朵,不愿意看,也不愿意去听,来自生命最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四周的空气里,充斥着一股血腥味,暗红色的泥土,给人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队伍也在平原的一侧,他的队伍参差不齐,各宗的修士都有,即使有门中召唤时,也不愿意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三十六名由道门六宗派出的门中长老,在修者之间来回巡查,受了伤的弟子,被筛选到一旁,沉默里,充满了无声的绝望

    这一幕似曾相识,这一幕无法避免,而当巡查组来到昆仑战队这里的时候,张有道忽然起身,惨白的脸色里,有着一抹凄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脸色不太好看,昆仑战队里的所有人,同样如此!

    孙彪咬着牙,默不作声,王峥低着头,徐云嘴唇颤抖,林凡则是望着张有道,双眼血红,两人平时的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沉默的林凡,爱说话的张有道,看似完全不搭的两种性格,感情却是莫名的好。

    还有一十三人,都是李小意能叫出名字的,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而这支将近两千人的大队,何止这点伤员,有近百人相继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没有胜利后的喜悦,只有沉默的悲伤,凝固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送我一程吧,我不想死在别人的手里!”张有道泪眼婆娑,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月玲扭过头去不愿再看,李小意走上前,将张有道脸上的灰尘擦去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几名宗门长老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声,李小意无动于衷,就在为首的紫袍老者上前想要推拉张有道时,猛然间看到李小意杀气腾腾的瞪着他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道恒无奈的叹了口气,上前拍了拍张有道的肩膀,对着那名长老道:“让他们自己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其它宗门的受伤弟子也没有动,木然的站在那里,目光只看着那个人,张有道忽然一把抱住李小意,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凄楚,渐渐地变成了撕心裂肺,回荡在萧瑟的风中,暖暖的阳光下,荒芜的草地上,所有人都沉默着。【△網WwW.】

    然后是鲜血喷洒,人头飞起,在天与地之间,李小意挥舞着井中月,他的胸前,是滚烫的热血,同胞的气息,将他包围,堵塞着他的呼吸,让他的心也在滴着血……

    蜀山剑宗,整个山体全部暴露在外,山脉里的灵气蒸腾,盘山道上时不时的便会有一具死相极惨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群黑衣人正在收拢本方的死者尸体,那名无眉的灰袍老者,正在小心翼翼的将一枚兽蛋,放入到事先准备好的的锦盒当中。

    旁边则躺着一头,已经奄奄一息,体型巨大的异兽,恍若蛟龙,却头生双角,三足,还有一足在身体的最下方,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和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,两者之间一言不发,灰袍老者带着一群面目模糊,仿佛僵尸的一群人,率先离开。

    那头异兽被装入到一个巨大的寒冰玉盒里,然后也由人带走,蜀山剑宗的山上再无活人。

    锦绣的山脉里,灵气如泉涌,尽数流淌外溢,再无遮拦。

    一名仅剩下一口气的紫袍老道士,在见到黑衣人全部离开以后,一手探入怀中,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将满腔的精血全部喷出,然后头一歪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一柄白玉小剑,在被血气浸染以后,蒙蒙白光发散而出的同时,剑鸣崩响,直入天际,化成一个光点,消失在远处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李小意,正蹲坐在草地上,一旁摆了上百具人头分离的尸体,昆仑宗的人默然于一边,各宗的门人开始回收本门弟子的尸首。

    临行前皆是对着李小意深施一礼,然后再默默地离开,陈月玲等人围拢在死去的昆仑人面前,林凡的眼泪已经落下,跪在张有道的旁边,无声的哭泣着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道临,道均还有道萍儿来到这里,看了一眼昆仑众人,道临拍了拍李小意的肩膀:“走吧,咱们回宗。”

    “深涧之下的事情了结了?”李小意皱眉。

    道临摇了摇头:“在那里居然有一条异界的传送通道,白骨山的僵尸幽魂居然全不是本界之物,掌教真人他们正商量着如何封印通道。”

    “鬼母呢?”李小意脸色有些难看,他还有侥幸的心里,期望着那条通道能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道临叹了口气:“逃了,吕前辈没敢追过去,也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往深涧的方向又瞅了一眼,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起身对着身后仅剩下百人的昆仑战队道:“走,咱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而在深涧之下,接到飞剑传书的悟世真人,脸色大变,哪里还有道门领袖的沉稳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同样如此,脸色阴沉的几乎已经能拧出水来的他,带着本宗弟子,匆匆忙忙的飞遁半空,头也不回的就往蜀山剑宗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和霓虹殇对视一眼,一起看向了悟世真人,后者强自镇定,但是紧握的手已经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鬼母带着人遁入阴灵通道,再无人故意的扰乱天机,妙可先生习惯性的算了一卦,不由得脸色一变,眼色怪异的看向悟世真人,却也没多说话。

    反倒是慕容云烟退后了一步,嘴角自然而然的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吕冷轩和老乞丐还不见其踪影,巨大的阴灵通道伫立在白骨山的地下空洞内,各宗掌教真人陆续而入。

    然后便有一层高阶结界,将整个地脉深处,掩藏其内,再没有一丝的阴气外露。

    而这时的昆仑战队已经升至半空,人数比来时,整整少了一半,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晖第一次照进了白骨山脉里,满地皆红。

    各宗弟子开始相继离开,一队队整齐的队伍,好像南归的大雁,排布在高空之上,哪里还有来时的心怀激荡,只有无尽的落寞与无奈,在每一个人心里,慢慢的滋生着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