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现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六十二章 突现

    鬼潮在这一刻,是停滞不前的状态,从这头看向那头,一眼望不到边际。

    好像翻涌的大海大浪,鬼雾重重犹如实质,无数狰狞的尸头,僵硬的停立在浪潮之里,吕冷轩的身影一闪即过,手中更是剑吟不止。

    他出了两剑,一剑开天门,另一剑则改自于昆仑的剑音崩鸣,是为崩天响!

    还有一剑,是他为鬼母所留,吕冷轩的神识散于四周,剑心通明,最能体察天心,一走一过,已经来到了鬼母面前。

    就在浪潮的中心处,黑色的巨大双翅,轻展半空,一头双面,四臂环绕,胸前是一个燃烧着的黑色鬼球。

    四目睁开,前后两张脸,皆是美的不似人间之物,冷傲的气息,雪白如玉的肌肤上,符文生长,她冷笑。

    “鬼潮只被你看过了一次,便有了应对之法,不亏为剑修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吕冷轩没有回话,手中的剑鸣不止,心中的剑意更盛,抬手挥剑的毫不犹豫,居然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又有剑鸣,那便是他的回答,全在剑上,鬼母的冷笑变成冰霜,身形如雾散去,周围的空间扭曲碎裂,无尽的虚空风暴,猛然刮起的同时,吕冷轩剑光画圆,往前一送道:“月轮!”

    另一边,老乞丐一直在往前走,手里的一根棍子,已经不知道敲碎了多少脑壳。

    佛道两宗正式的冲撞在一起,李小意手里的一柄井中月,好像一头饥饿许久的凶兽,吞噬着无尽的生魂,带起头颅一片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杀红了眼,当杀戮变成一种习惯时,整个战场上,人的命运只有两种,杀别人,或者被别人杀!

    而远在白骨山外,一个灰袍的无眉老者,忽然出现在蜀山剑宗的山下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跟随着一群面目模糊,全身僵硬,一股土腥味,扑鼻而来的好像僵尸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一挥手,一层隔音结界在无形中悄然打开,身后之人,开始施展土行之法,尽数消失于原地,包括那名无眉老者。

    这之后,在不长的一段时间以后,蜀山剑宗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钟鸣声。

    留守在门中的弟子,纷纷出现,在几名长老的带领下,开始往后山狂奔而去的同时,本来一直运转在山门的护宗大阵,猛然停止。

    山下则涌现出一批好像僵尸的一群人,在一名拥有劫法真人修为的黑面老者,从蜀山剑宗的正门,杀了进去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蜀山剑宗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,不停地喊杀声,钟鸣声,交织在回响蜀山剑宗的山脉之间。

    无眉老者再次出现的时候,则是在后山的一处密室之内,空无一人的地下空间内,琳琅满目的摆放着各色法宝,老者看也不看一眼的往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直到山腹的中心处,这里灵气葱郁,有莲叶生长,眼前却是一方宝光外溢的池塘,九朵金色的莲花,生长其上,熠熠生辉的夺人眼目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的嘴角,勾起一丝莫名的微笑,手掌张开,几道火红的玉符隐没其中的时候,一对猩红的双目突然出现在荷塘深处。

    老者不敢再有所妄动,而是脚步放慢,一步步的悄然后退,直到退出整个池塘的时候,又重新出现在密室之内,却又多了一个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通知那些人,可以动手了!”

    那人点头,身形一闪的,便消失在原地的同时,另一个方向,一道金色的光幕,凸显在天幕之上。

    云层好像水纹荡漾一样的滑动散去,近千名黑衣人出现在蜀山剑宗的上空,遁光放出,宝光琉璃的法宝,已经出现在手中,一声不响的降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白骨山上,李小意浑身浴血,雷电蝠龙的全身,亦是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无数伤痕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得不将其收起,还有神色萎靡的鬼灵。

    他握着刀,望着开始大溃退的僵尸大军,以及远处开始崩散的鬼潮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天空上的阴云正在逐渐的散去,阳光透入云层,再闪烁在充斥着血腥味的空气里,给人一种极其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在兴奋,因为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,在向着他们一点一点的逼近。

    深涧之中,李小意从未想过,自己会有机会下到里面,他的身后,是一众期许的目光,以及无数颗异常兴奋的心。

    脚下遁光一起,带着他近两千人的大队,率先飘然而下时,两壁四周,不时的仍有僵尸幽魂跳出来,全被陈月玲等人,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而到了一半处的时候,慕容云烟忽然出现,制止了李小意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他还看到了大衍宗的妙可先生,只不过他此刻伤势过重,正坐在虚空处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队伍里的大衍宗弟子和长老,连忙上去问安,慕容云烟见到这一幕,嘴角翘起,似笑非笑的望了李小意的身后一眼道:“你这一次,想不出名都难了。”

    在其身后的昆仑门人,一脸笑容,目光齐刷刷的注视着那个背影,李小意却不以为意,话锋一转道:“这下面不能下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眼带戏谑:“你若是下去,做师姐的我不阻止,但是这些弟子可不行,白白枉送了性命,我可舍不得!”

    李小意撇了撇嘴,鬼母的人间圣宫就在这底下,上面的鬼潮即将全散,又不见老乞丐和吕冷轩,这下面,恐怕还真像慕容云烟所说,下去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这次胜了?”王峥忽然从李小意的身后探出头来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少见的竟然温文而笑,让人眼前一亮的同时,心绪躁动,王峥脸色一红,又把头缩了回去,只是不时的在偷看着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赢了,鬼母先前一战就有重伤在身,两位陆地神仙,她已是有心无力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话,并没有往李小意的心里去,他所关心的是那个阴灵通道。

    一旦被人发现,难保没有野心勃勃之辈起了不该有的心思,阴冥鬼域的强大,他可是深有体会,即使是再度爆发战端,他不希望是现在,或者眼下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他,整个修真界都需要休养生息一段时间,在那以后,再次开通两界的通道,或许才是最为合适的时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