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六章 纵横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五十六章 纵横

    劫法真人间的斗法,已经不拘泥于空间的大小,鬼蟾等人,包裹佛道两宗的大能修士,虽然置身于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以点画圆,各成方圆世界,两相碰撞,丝毫不影响周围修士和僵尸幽魂间的激烈对杀。

    两边极有默契的把握着这个度,一旦有人趁机肆虐杀戮另一方的低阶修士,其结果必然都是两边不愿承受的代价。

    并且是人都有眼睛,即使僵尸幽魂也是如此,战场的中心,已然被双方的大能修士所占据,那么就偏移厮杀的中心,更何况鬼蟾也是这样命令的。

    那一人两佛,所能造成的伤害,委实惊人,只方才的一击,聚集在中心点的僵尸幽魂,银甲尸以下,几乎瞬间便净化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现在鬼蟾这一边,全力释放劫法真人独有灵压结界,围点打圆时,全力的切割堵塞佛光的外溢。

    荒原的中心区域,再没有他们的身影,低阶修者的战场,则偏移到漫山遍野,天上天下,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意味上的混战,再无规则可言,亦无任何的章法,仗打到现在,完全变成了比拼消耗,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。

    生命的流逝,成了一条血淋淋的长河,缓缓流淌在白骨山上,龙舟的对面便是大能修者对战的格局。

    况且佛宗的至宝,已经发动完毕,船上空无一人,已经没有了守护的必要,这边没人攻,因为距离中心点太近,李小意他们虽然紧张的观测着战局,却没了他们什么事。

    有点尴尬,李小意回头,王峥咧嘴傻笑,被其打了个响头,那边正在死人,这家伙居然能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想在这继续装死等着这场战斗打完,还是想跟着我,杀尸取头,选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这话说的毫不掩饰,声音很大,另一边同样陷入迷茫的蜀山剑宗,立时清醒,穆剑尘冷哼一声,带着人想也不想,就向另一侧的山脉杀去。

    嘴角一咧,李小意冷笑一声,看向与其想反的方向,狰狞道:“走,咱们去拿人头!”

    李小意身形一跃,跳上了雷电蝠龙的背部之上,看向远处山连山的山脉,昆仑战队的成员们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这仗打的一波三折,佛道两门手段尽出,白骨山也可以说应对有法,深涧下面的黑面僵尸,还在不断攀爬而出。

    脚踏雷电蝠龙,翱翔于深涧上空,阴魂从黑风中,不要命的狂扑而出,雷火闪耀在雷电蝠龙的周边,根本就不用昆仑战队的人出手。

    雷火克制阴魂,几轮下来,再没有敢死命相抗的,眼前是那条他从来不敢下去的深涧,到了现在,他还是没那个胆子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岩壁两侧,密密麻麻的僵尸,狰狞的面目,凸起的眼睛,黑如黑土的皮肤,李小意带着昆仑战队,就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那具铁甲女尸也不知道如何了,曾几何时,那几乎就是天一样的存在,灭了昆仑和蜀山剑宗两宗的人马,追的李小意漫山遍野的跑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李小意几乎敢肯定,一个照面,自己就能取她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地方还是这个地方,人却是变了,李小意心中得意,眼中杀意涌动,雷电蝠龙咆哮一声,远近皆是龙鸣阵阵。

    穆剑尘隔空远望,脸色绷得很紧,从前不如他的人,这场大战之后,必定名扬天下,昆仑战队此时战损最少,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先有李小意单人击杀一头尸身肉魔,再灭一名顶尖幽魂刺客,脚踏上古蛮荒神兽雷电蝠龙,带领昆仑战队,在不需要任何的帮忙下,独守龙舟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自己率领的蜀山战队,是样样不如,内心里不免焦急。

    将一头黑面僵尸一剑两半之后,身后的战队成员,忽然惊呼,不知何时,自己这边竟然吸引了两头银甲尸的注意。

    远处亦有铁甲尸纠缠于战队成员,穆剑尘压根一咬,已有了拼命的心思。

    因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,李小意根本就没看到穆剑尘那边正在陷入的困境,而是带着昆仑战队,打起了游击战。

    一队化五,于白骨山的边境上,聚散合围,战神谷里的演练过无数遍的套路,在此刻终于显出了它的成果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宗旨也是昆仑战队的宗旨,只捡软柿子捏,硬骨头咱不啃!

    即使是昆仑的门下弟子被围时,也是五位小队长,加上陈月玲,六人六剑,剑音崩鸣时,如是解救不出,李小意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开始有人质疑时,李小意会把质疑者,不留情面的一脚踹出去,你去救吧,去当英雄吧!

    再没人出言出声,李小意要的是利益最大化,要的是高效率的杀戮,以最少的战损,拿最多的人头。

    死去的人可能再活,转首就化尸成魔的,咬上你一口。

    即将死去的人,他救不了,因为是混战,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介入其中,很可能下一刻就会冲出来一队铁甲尸,就此团灭整个队伍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斗,李小意很明确自己的目标,即使做不到片叶不沾身的踏雪无痕,也不能身陷泥沼的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一时的沦陷,就是永久的沉沦,李小意害怕,所以他不管身后的人到底能不能理解,这时的他没有解释,只有命令和执行。

    雷电蝠龙行如闪电,若是被围,他就是整个队伍的尖刀,不退不让的先扎过去,雷火闪电,凭空跳跃,一头白发,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后面跟着他的战队,再行收割,要的就是雷厉风行,要的就是一往无前,渐渐适应了这样的节奏,整支队伍有的只是出剑,收剑,再出剑,再收剑。

    尸头满天飞的血染长空,杀到尽兴时,李小意回头大呼:“爽利不?”

    众人应声:“爽!”

    他大笑,犹如疯魔,再次寻找目标,再杀!

    杀!杀!人头不尽时,队伍不停歇,再没有人多做他想,再没有人犹豫不决,是领头者赋予了整支队伍的无尽的欲望,杀戮!

    再次归来的李小意,杀尸取头颅,笑面阎罗带着他的死亡大队,来回纵横,不停一地,不站一时,只为头颅。

    有人在暗中注意着,也有人骂着疯子,还有人对见死不救时,下了最恶毒的诅咒,他熟视无睹,亦是听不见,只要杀戮最多,人头更是最多,那也就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