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五章 金佛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五十五章 金佛

    金轮法寺的前身是万佛宗,和蜀山剑宗以及昆仑,堪称道门里最为古老的修真宗门。

    底蕴深厚自不用说,尤其是近年来,金轮法寺一心布道于世间,修真界里不争不抢,可谓是保存了很好的实力。

    此时战场上的两佛相互辉映,漫天梵音渺渺之后,是金莲花开,也有金色的佛文好像文字锁链一样,禁锢世间一切污秽。

    一老僧,从龙舟之上升起,落于两佛之间,远近四周,无论是道门的修士,亦或者白骨山的僵尸幽魂,都在这一刻停下了双手,可谓是泾渭分明。

    鬼蟾和守护龙舟的老僧一招过后,借了个空挡,反身于白骨山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金光璀璨,一股股不容拒绝的祥和之气,升起在道门每一个人的心里,也包括那些满是杀戮之欲的僵尸幽魂。

    尽管它们在拒绝,却禁锢在脚下,有金色的枝叶生长缠绕,包括鬼蟾在内,以及刚从高空落下的天逸和阎寒两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金色的藤蔓,不止于地,还能凭空生长,凡是白骨山的一方,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,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阵阵,如雷电突来,老和尚口吐金莲,佛法自然,袖袍一摆,端坐于两佛之间。

    他看向最近处,已经全身遍布金枝叶的尸身肉魔,伸手一点,在其眉间,尸身肉魔一脸的扭曲,随即舒缓过来,便有笑容。

    缠绕一身的阴魂,不再怒吼嘶嚎,而是脸有凄容,在金光阵阵里,飞升化无,从尸身肉魔的全身,蒸腾而出。

    剩下的,只是一具空壳的皮囊,干瘪在地上,泛起一阵的烟尘。

    李小意眯着双眼,双目四瞳,看的真切,这哪是净化,完全是吸收。

    阴力的转化,因为涅灵宝珠的存在,他最为明白,老和尚所在做的,只是有别与涅灵宝珠的另一面,同样是在转化,老和尚做的就比较高明了。

    人喜金,黄橙橙的颜色,高端大气,有两尊佛像摆在那里,就更显得庄严。

    而在李小意的阴冥眼下,眼前的佛不是佛,倒是像自己手里神鬼白玉台里的鬼涡,不同的是,那里有金光璀璨,螺旋卷起时,金光耀眼。

    尸身肉魔一身的阴气鬼力,尽入其中,不得挣脱,亦没有反抗,这法门委实厉害。

    外有佛像遮眼,华丽庄严的肃穆,让人不敢轻污,内有金色的漩涡,吸魂抽魄。

    再有催眠语,法相庄严,不容拒绝的迷神媚魄,手段高明的,李小意已经想象不出,用什么词语来形容。

    金轮法寺的四大神僧,两佛之间的老和尚,是为慧明。对自己感兴趣,而飘然过来的灰袍老僧,是为慧觉。

    再有不远处的中年大和尚,是为慧静,四大神僧里他见到了三位,当属慧明的修为最高,因为李小意根不看不出他的境界有多高,跟身边慧觉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故弄玄虚!”鬼蟾冷哼一声,身处他这个修为,当然能够看出其中的蹊跷,劫法真人,对天地自然,已有相当的认知。

    低阶修者没有李小意能够看破一切虚妄的阴冥眼,自然而然身心触动颇深,李小意却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慧觉笑脸盈盈的看着李小意,忍不住的出声道:“你这对眼睛,不同凡响啊。”

    那边剑拔弩张,鬼蟾已经出手,闻听慧觉此言,他不客气的一笑道:“和贵宗的手段一比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慧觉笑呵呵的,不因为李小意言语上的不客气而有所恼怒,抬头看了看盘绕在头顶的雷电蝠龙道:“这东西更好!”

    李小意转头,眉头紧皱,老和尚一脸笑容,陈月玲等人颇为紧张,毕竟人家神僧的名号摆在那里,他作为晚辈方才已有所不敬,他们怕自己的小师叔真激怒了对面,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。

    而李小意内心却是在震惊,老和尚说的很明白,是“这东西”而不是这头神兽。

    雷电蝠龙是李小意用冥狱转生诀里,养尸篇里的鬼尸术,结合鬼头大将与雷电蝠龙后的产物。

    不在阴阳五行里,可以说已经跳出了三界之外,这老和尚眼尖,居然一眼就看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身体往旁边挪了一挪,他想离这老和尚远一点,然而后者却好像粘上了他,他退一步,老和尚便进一步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里有气,远处的鬼蟾已经开始要灭佛了,几大劫法真人率先出手,禁锢佛光普照的同时,白骨山的僵尸幽魂,便再一次有了喘息的时机,从混沌无知中清醒过来,重新露出了自己的獠牙。

    明觉叹息一声,他对李小意是真的有兴趣,佛门练体术颇多,推崇肉体成圣,自身相伴的神通,自成于体。

    所以他看出李小意的阴冥眼,极为诡谲,便来了兴致,可惜地方不对,时机不好,因为白骨山的僵尸阴魂已经再一次的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明觉抽身离开时,李小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开始组织昆仑战队,重新开始御敌于法阵之外。

    金轮法寺处心积虑的降佛生佛,哪能就此被鬼蟾和金甲尸们所限制,慧觉已经不再护持龙舟,而是到了远处战场去支援慧明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皱眉,心下了然,因为阴冥之眼的缘故,那两尊佛,在他这里,就是两件品相极高的法宝。

    和他的神鬼白玉台不一样,没有血脉相连,只有相对应的仪式,来激发法宝,既然已经启动成功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回头,大量的佛宗弟子,如云如雾的涌出,毫不犹豫的往慧明的所在冲去,就更加印证了他心里的猜测。

    并且还有道门六宗的掌教真人加以辅助,看似人数众多的白骨山,反倒是占了不利的地位。

    因为那两个隐藏在佛身里的金色鬼涡,已然全部打开,无尽的拉扯之力,直击远近所有的僵尸阴魂。

    鬼蟾和天逸,包括阎寒两家的家主,还有几具金甲尸,再一次被拖住,佛光普照开来时,战场的中心处,肃然一静,接着是一空,能站着的只有道门和佛宗的弟子,其余皆亡。

    这真是厉害了,李小意舔了舔发干的唇角,但是陆地神仙未出,他不敢妄加揣测这场大战的最后,但就目前的形式来看,胜利的天平,已经开始往佛道这边倾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