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章 低劣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五十章 低劣

    白骨山的外围,天云宗的弟子,心情紧张,边界上人头涌动,不是肤白喘气的活人,而是浑身冰冷,黑面獠牙的僵尸。

    越聚越多,一个个饿的,已经红了眼睛,对着边界之外的活人,也就是天云宗的弟子,狰狞嘶吼,不是因为仇恨,完全是饿的。

    而在更远处,风阳州外,另有一批人,全是道门各宗的内门长老,游离在外,神识四散,不露一人过去。

    运送着牛羊的云层,在天上好大的一片,遮天蔽日的,并有牛嘶羊叫,瑟瑟发抖的不敢站起身。

    除了护送这些牛羊的许玉等人,其身后再无他人,空荡荡的一片。

    内门长老们抬头看天,见到那一大片臭气熏天的祥云时,相互对视一眼,神识一个传递一个,身形移动,开始缩小监视的范围。

    白骨山内,鬼蟾孤身一人,站在一处山巅之上,眼眸深处闪烁着一抹妖异之色,嘴角挂笑的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已有三队铁甲尸中队,由银甲尸带领,正驱赶着聚集在边界的黑面僵尸。

    僵尸之间,等级限制严重,高阶者可以随意的对低阶者下令,后者会严格的遵从,尤其是那些转化而来的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待其清理一空时,天边的祥云也已飘近,缓慢下降到半空,臭气熏天的让人难以接近。

    鬼蟾的身边,阴冥鬼域四大宫主之一的天逸,不知何时出现,望着远处的牛羊牲畜,有所不屑道:“本宫还以为他们会不同意而就此开战,没想到却把血食送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道门和咱们打了这么多年,早就是外强中干,若不是因为法阵和那名陆地神仙,兴许大半个修真界,都是我们的了,而不止眼前这一州之地。”鬼蟾极为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言语里多少有点遗憾,毕竟他曾经一度占据着莫大的优势,就在他最为膨胀的以为,会就此一鼓作气拿下道门联盟时,没想到却被人家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但是鬼蟾这人,生来便是将帅之才,当年追随鬼皇,从默默无闻,到现在的一尸之下,万尸之上的位置,修为是一方面,更多的其带兵打仗时的奇谋百出。

    就连尸宫的宫主天逸,虽然身份地位在鬼蟾之上,但是依旧愿意供其驱使,不仅是因为它的将帅之才,还有就是这家伙除了打仗,几乎对任何事都不敢兴趣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在乎这一刻的得失,要的只有最后的结果!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人族!”天逸的目光透过云层,看到的尽是数之不尽的牛羊。

    “换做是你恐怕也不会那么干,你刚来,恐怕还不太知道,这一界里的人族,和阴冥鬼域里不太一样。”鬼蟾面带嘲讽。

    “如何不一样,除了修为和法宝,我看差不多少。”天逸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鬼蟾摇摇头:“他们呀,自以为是万物之灵,天生万物,有规有则,人族看天,认为万事万物都是为他们准备的,所以可以尽情开采挥霍,愚蠢至极。”

    从来不爱笑的天逸,嘴角一撇,有了一抹冷笑:“那此时这些号称万物之灵的人族,怎么做起供养我们的事情来?”

    二者相视大笑……目光里尽是骄傲!

    白骨山的外在阴气大阵已经打开,铁甲尸分列两排,再往后是阴冥鬼域的原住民,至于那些转化而来的僵尸,无论是黑面还是铁甲银甲,即使是金甲尸,也全部被驱赶到深涧之下。

    鬼蟾认为这一次道门的妥协,便一个很好的开端,尽管没有人族上供,但是有了第一次,以后只要找个机会打疼对方,他便有底气张口索要。

    大量的牛羊,随着云层的移动,开始密集的涌入到白骨山的境内,两旁的铁甲尸还有阴冥鬼域的原住民,更多看向的,却是护持在云层里的许玉等人。

    太多的意味深长,让许玉等人,浑身发冷,扫在他们身上的神念就没断过。

    行至白骨山中部的时候,是一片开阔的平原,地上荒芜,全是枯黄的野草,云层落地,云气泛起,迷雾漫漫,牛羊趴了一地,长时间的过度惊吓,已经让它们失去了站起的能力。

    许玉集合护持的弟子,众人的内心里,多是恐惧,包括许玉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迷雾之内,全是猩红的光芒,多如天上的繁星。

    一名宗门弟子,因为紧张过度,有些迷失,而当他找到了方向时,突如其来的一条手臂,忽然的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那名蜀山剑宗的弟子,一脸难以置信,低着头,看着那条臂膀,全身立时开始发冷,他想挣扎,却是无力。

    身体猛然间被拉进抬起,迎面而来的,是一具浑身泛白的银甲尸,狰狞着面孔,突然撕咬上来,浑身颤抖的他,仰着头,歪着脖子的看着天,灰蒙蒙的,阴沉沉的……

    许玉见到这一幕,眼睛立时就红了起来,飞剑法宝嗡鸣一声的出现在手中,就当他想一剑斩了对方时,他和身旁弟子的四周,人影重重。

    雾气在渐渐消散,无力的呻吟声也在逐渐的减弱,铁甲尸,银甲尸,阴冥鬼域的原住民,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许玉等人围在圈内,猩红的眼神里,全是嗜血的欲望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些密密麻麻趴在地上,瑟瑟发抖的牛羊,没有哪一位僵尸在注意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有协定!”许玉身旁的一位师兄弟,一看事态不对,连忙喊道。

    回答他们的,是其听不懂的鬼语,远处的阴气结界还是大开着,单独有一排银甲尸守卫在那里。

    而已经喝够了人血的那名银甲尸,将手中的尸体往不远处的深涧一扔,山涧之下,闻到血腥味的那些转化的僵尸,身形如电的往上直窜

    可未等尸体落地,半空里的阴云密集处,无数的幽魂忽然飞出,争先恐后的扑向那具尸体,血肉崩离,转眼之间,刚才还活生生的一个人,瞬间就成了一副骨架。

    许玉等人背靠着背,将这一幕全看在眼底,那具吃饱了的银甲尸不怀好意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嘴角还挂着血肉,周旁的僵尸们已经有些按耐不住,这些家伙看待许玉他们的目光,就像看到了阴冥鬼域里的人族一样。

    许玉身旁的一名师弟,浑身发抖,就连手中的飞剑,都险些掉落,他极为慌张说道:“师兄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许玉心下默然,这一刻反倒镇定了下来,只说了一个字:“杀!”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