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和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和

    长途奔袭,一直未有停止,李小意也没上过龙舟,神念散布四周,勾连五位小队长的神识,信息互通。

    因为白骨山的封闭,一路畅通,大概半个月的时间,横跨数州之地,那片隐蔽的峡谷上空,全是牛羊粪的味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皱着眉,远近的上空,都是巨型龙舟,笼罩在一个密集的法阵当中,以防止气息外露。

    昆仑战队集合聚集,队列整齐,慕容云烟飘然而下时,悟世真人拱手相迎,他的身边,还有六宗其它几位宗门掌教真人。

    不远处穆剑尘正往这边看,目光和李小意一撮而开。天荒门的门主,眼神阴厉,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的看着昆仑战队。

    他的门中再没有这样的弟子,天荒门的没落已是注定,究其原因全是因为那个女人,还有他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似有所感,望向那边,一看是天荒门的门主君昊,倒是有礼貌的拱手一笑,只是这礼行的是平辈礼。

    顿时气的君昊脸色通红,若是放在任何一个地方,他定然能将这小子千刀万剐,碎尸万段,但是眼下,只能强忍着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的嘴角勾起,眼中的笑意更浓,孙大彪子顺着李小意的目光看去,悄然的拉了一下王峥的袖角,用嘴往那个方向动了动。

    王峥看完心里一突,随后向陈月玲使眼色,后者也是眉头紧皱,走近李小意低声道:“掌教真人有令,近期不让我们惹天荒门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冷笑一声,回头时,眼神眯起,很不客气的问道:“谁是掌教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说大不大,说小呢,他近旁的人可都听的真切,张有道傻呵呵的提醒道:“是慕容掌教啊,小师叔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脸色阴厉的瞪着张有道:“昆仑战队里,只能有一个声音,你们给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后者吓的一哆嗦,众人面面相窥,如此大逆不道的话,他们可不敢接。

    远处的各位掌教真人纷纷上了蜀山剑宗的龙舟,各宗的战队,接到警戒四周的任务,包括李小意他们,纷纷飞出法阵,往外游弋。

    李小意并没有像其它宗门那样将战队人员分散开来,而是整队游移在半空。

    偶尔遇到其它宗门的弟子时,他们投过来的目光,都极其怪异。

    陈月玲微微皱眉,孙彪也是一样,有心提醒李小意,却没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作风,说好听点是特立独行,不好听的是独断专行,更难听的是不顾全大局。

    但是之前的战神谷里,这家伙还热血沸腾的激励众人,怎么到了地方,先是说了大逆不道的话,现在又干起让人看不懂的行为。

    但李小意就是这样,陈月玲心里虽然异样,包括王峥,但又很习惯,从前他就这样,现在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飞临到一个山头,李小意带着人停顿下来,然后坐在山头,看向远处,他身后的人还站着,他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休息会儿吧,养足精神,以后可没这样悠闲的日子喽。”

    众人相互对视一眼,无奈的坐下之时,孙彪五大三粗的身体,就凑了过来:“小师叔您这是唱的哪一出?”

    这家伙纯属是被李小意给打服了,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李小意一乐,他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这是在带领鱼龙族的队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,渐渐地他也开始明白鱼龙族为何那么排斥人族,到后来完全当他是神族,而忽视了他是人族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因为有天然的亲近感,李小意站起身来,远处忽然有遁光在闪,并且人数还不少。

    一瞅来人,竟然是天荒门的战队,人数三百多,为首的是一位真丹巅峰期的长老。

    “你等不好好巡查,跑这来作甚?偷懒耍滑?”

    听着那好像铁砂磨纸的声音,让人心痒难耐,李小意嘴角一咧,所答非所问的回道:“我记着天荒门的小队,从前都是三代弟子带队,何时换上长老了?”

    天荒门的长老,眼神阴鸷,嘿嘿一笑道:“身为道门六宗的昆仑都能长老带队,我天荒门小小的一个宗门,为何不能效仿?”

    牙尖嘴利,李小意心底冷笑,面色不变的回道:“既然知道自己乃是小小一宗,我大宗子弟的事情,何时要你们来管?”

    天荒门的阴姓长老眼睛微眯,不怒反笑:“大战在即,你我两宗各自安好吧!”

    说着带着人又往远处飞去,两宗弟子目光相对,全是愤然之色,陈月玲上前一步道:“他叫阴路行,近几年天荒门的队伍,多由他带,手段不错。”

    回想起天荒门的王力坤兄弟,还有范世豪好像都是毁在自己的手里,近几年天荒门的三代弟子逐渐凋零,以至于这位二代长老都顶了上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砸吧了一下嘴,那边的山谷,已经发出飞剑信号,他一挥手,队伍再次起身,山谷内的龙舟也升空而上青天。

    船体上的隐匿法阵激发开来,气息全无的龙舟变得若隐若现,直到消失不见,这一次李小意他们也上了船。

    天空之下的山谷,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宝,近几万的牛羊,在许玉的护持下,也升到了上空,好像一朵巨大的祥云,悠悠然的往风阳州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但是从未飞行过的牛羊,惊吓的屎尿齐流,许玉和一众护持的弟子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站在龙舟之上,暗自发笑,这可真是个苦差事,即使是从小在臭味堆里生活的他,也难以适应,何况是那些娇生惯养惯了的宗门子弟。

    他这边正看的津津有味,一股熟悉的香气袭来,不用猜也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“大战在即,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看别人的难堪?”

    “乐呵一时是一时,人活着,不能像你那样,太累!”

    身后之人不说话了,然后站到和李小意并肩的位置,慕容云烟的脸色平和,忽然叹道:“我想弹琴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脸有苦笑,她的琴以前常听,不能说好,只能说非常的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刻的慕容云烟,再也不是那个盛气凌人的昆仑掌教,好像重新变成了他的师姐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问一句,大战开启的时候,你是不是要我们昆仑战队冲在最前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叹息一声,脸色重新变得庄严,再也没了小女人的姿态,而是重新变成了昆仑掌教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精英弟子是宗门之血,放心吧,你们只会在最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