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异变-道吟-
道吟

第十七章 异变

    这个说法有些扯蛋!至少在郭远和欧阳看来,是这样的。这只能是一个被吓破胆的人,才能说出的话……

    佛门存有善念,善根之人,可以种来世果报。但是那些恶果吃尽,妄造杀孽之人,则入十八层地狱,这是佛门的一家之言。

    天生万物,道门求自然法,不可不容佛门这一道,却也不去信。

    佛门之地狱,传说中的事情,有人说过,没人见过。但是现在李小意对郭远和欧阳说,是真的有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也没有嗤之以鼻,从侧面看,山涧下面的情况,也许已经出乎他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可就实际而言,一个连凶魂厉魄都对付不了的家伙,在他的眼中,那里也许就是地狱。

    于是事情没有按照李小意设想的那样,欧阳追杀程乾的意志不容改变,郭远寻找矿脉的决心,也不会动摇。

    李小意只能老老实实的继续带路,一直走,走向他所谓的那个地狱。

    他吹着风,阴冷的就好像女鬼掐在脸上的手,冰凉刺骨,冷的让人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其他人似乎不受这些外界的因素所影响,除了那两具摇晃在风中的干尸,仿佛风铃一般的摇曳幽暗里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是,就在他们这一行人刚刚离开不久,两具干涩尸体得脸上,忽然睁开了双眼,绿油油的目光,注视着消失在黑雾里的人,笑了。

    仿佛树皮褶皱一样的干皮脸上,有些说不出的狰狞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累了,不是身体上,而是来自于心灵上的疲累。程乾的事情,就像一个铁坨,压在胸口上,让他感觉极其的憋闷。

    而当众人渐渐走入到,他所说的那个石台上的时候,耳边风声轻响,尖利如鬼哭,黑黝黝的两面山峰,几乎好像是恶鬼的脸,狞笑的注视着众人。

    再近一步时,有树成排,无叶有枝,地面平整的地方,有座黝黑的石台供桌,被成排的枯树,围成了一个圈。

    李小意站在原地一步也不肯再动,他指着前面,低声道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郭远看着满眼满树的干瘪尸体,目光集中到中间的石台上,皱了皱眉。与同样一脸疑惑的欧阳对视一眼,由郭远上前,欧阳戒备,一前一后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孙倩等人站在小道的路口,紧张的观望着。李小意瞅着几乎和自己缩在一起的王奎,不知为何天然生出一股亲近感。

    他让他想起了爱吹牛的胖三儿,那个可怜的胖子,不知现在是否已经成为了一堆骨头,他转头对他悄声道:“呆会儿他们要是还往下面走,你找个理由和我一起留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王奎神情一怔,回头看向李小意,又瞅了瞅前面满树的尸体,鼻尖有汗,轻声的嗯了一声。然后又瞅瞅自己身旁的师兄弟,又是摇了摇头,再看向前面,又是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裂了裂嘴,不知道该说啥,而再看向郭远的时候,却见其一脸的苍白,包括脸色铁青的欧阳,两人并肩而站,久久未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他们看见了什么?”孙倩这时候有些按耐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过去瞧瞧!”郑途是个急性子,说走就走,孙倩瞧着他的背影,不顾张亮的劝阻,也是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雨晴和雨涵相互对视一眼,也跟了上去,张亮见人都走了,也不好在原地停留,只好尾随在后。

    王奎一时间犹豫不定,李小意心底好笑,眼前的这个胖子,和胖三儿还真有点像。

    “去瞅瞅吧,这里要不了人命!”

    王奎似乎也挺喜欢李小意的,见他如此说,又怕别人笑话,硬着头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动不动,胸口的四方宝镜,将其全身的生气,遮的那叫一个严实,这也是和鬼打交道久了,自然而然生出的经验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知道?或许修为到了人家的那个境界,就不需要注意了?

    直到那一张张人脸转向他们的时候,孙倩和雨晴雨涵三人,分别发出一声惊呼的时候,李小意才明白,原来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见原本如破布烂衫一样,在树上干瘪的尸体,忽然之间,都纷纷的转向了众人。

    郭远和欧阳发觉身后不对,连忙回身,极有默契的身影一闪,便已经站到了人群之中,而当他们抬头的瞬间,不由得心中大骇,活尸?

    什么样的尸体会笑,诡异的仿佛枯树皮一样的面容上,那笑容阴森的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而当一阵阴风吹过的时候,赤红如血的干涩眼睛,一只只的豁然睁开。

    “小心背后!”李小意的声音很是急切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转身,只见那座黝黑的平台上,不知何时也亮起了一道道冰冷的红光。

    “这,这,这是人做的供桌??”王奎的声音在发抖,幽暗中,那一对对儿诡异的眸子,仿佛活过来一样,就这样,幽幽的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要跑了,他的身影这时候已然隐遁了起来,郭远见状连忙叫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听你的?李小意脚下不停,顺着来时的路,已然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一次他来这里的时候,这些尸体还没有此异状,这一次怎么这样?难到是因为人多生气重,才惊扰了那些恶鬼?

    李小意心里想着这些,动作却不慢,眼看着再有几步就能穿入到密林中的时候,一把利剑,砰地一声,便已经插入到自己的脚前。

    他回头观望,见欧阳正一脸冰寒的盯着自己,连忙停下身形,对着郭远发生喊道:“你我之间,有约定的!”

    郭远不理会李小意,只见他双手掐诀,周身剑气鼓荡,不见其出剑,却有剑鸣轻响。

    一声“破”字出口之际,挂在树上的那些个干瘪尸体,齐齐的从腰身断裂,再一挥两手,整个平台之上,都有一声剑吟迸响。

    继而树木断裂,尸骨横飞,众人身边,再不见一具干尸,唯有那座人体搭建的供桌上,诡异的红光,仍然闪烁个不停。

    欧阳这时也将插在李小意脚边的飞剑收起,他看了一眼那座人体供桌,毫不犹豫的一剑而斩。

    剑光过处,四四方方的供桌没有一丝变化,就在李小意以为他这一剑是不是砍歪了的时候,一道血雨突然而然的喷洒出来。

    众人躲避不及,多多少少都沾染到了不少腥臭的血雨,连忙后退,一脸不可思议的惊恐看着。

    尸台供桌上忽然的断为两半,一张人脸,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出现在尸台的断裂处,一脸诡笑的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又想跑,却被孙倩死死的拽住道:“你再敢跑,我就打断你的双腿!”

    李小意连忙摆手道:“不跑了,绝不在跑了!”

    他这话刚刚说完,只见那个只露半张鬼脸的女鬼,突然从尸台的缝隙里伸出两只胳膊,用力的将尸台往外一掰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响声过后,那个女鬼一身白袍的竟然出来了。

    却是以一个动物该有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眼前,她是趴着的,披头散发,双目血红,狰狞着面目,发出一声声不似人声的低吼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养尸台!”欧阳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此地诡谲,杀了她,咱们就离开!”郭远的语气里,满是冰寒!

    还没等他再说下去,眼前的女尸忽然变成了一道模糊的影像,就好像即将消失的海市蜃楼一般,身形变淡,逐渐的透明起来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郭远话音一转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声音刚落,雨晴雨涵两位女子的其中一位,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一只冒着幽光的白手,不知何时,已经穿透了雨涵的胸膛,一滴滴鲜血,已经染红了她胸前的衣襟。

    而那女尸,竟然侧头一扭,正好临近雨晴的面前,舌头一伸,便已经舔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顿时一阵白烟冒起的瞬间,雨晴发出了凄厉的哭嚎,这一切都太快了,众人谁也没反应过来,待到明白的时候,事情就已经发生了。

    郑途双眼血红,愤怒的发了一声喊:“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可是欧阳的剑比他快,只见剑光一闪,便已经竖切在女尸的头顶之上,在众人都以为这女尸必然要毙命当场之际,却听的“叮当”的一声脆响,欧阳的飞剑,就仿佛斩在了精铁之上,而被弹开。

    一手抓出了雨涵的心肝,另一手向一旁一提,五爪如铁钩,将正捂着脸哭嚎的雨晴,一把拎在手里,身形再动,残影连连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的眼前一花,就不见了其身形,再见时,这女尸已然回到了尸台旁。

    一手拎着正在拼命挣扎,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雨晴,阴测测的一裂嘴,红舌如蛇信一般,又在雨晴的脸上一舔,顿时白烟冒起,以及雨晴撕心裂肺的哭嚎声,响彻了整个山涧。

    众人看的触目惊心,李小意更是心下发凉,这到底是个什么鬼,罗刹索魂也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却听郭远这时忽然的一声喊:“大家小心,这是一具僵尸,还是一具成了气候的铁甲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