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时代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四十五章 大时代

    李小意所能想到的答案,就是不惜一切代价,哪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烈,也要将白骨山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一股势力的形成,从开始的不为人所知的默默无闻,到能有相对的抵抗,然后是全力的反抗,再到最后的势均力敌,最为关键的就是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可以喘息的空挡,就会有发展的空间,然后是根深蒂固的难以拔除,现如今的白骨山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背后有道门不为所知的阴冥鬼域,作为强有力的支撑,再有就连李小意也难以分辨,到底是敌是友的天域商盟。

    道门现在所要面对的困境,远比他们此刻想象的要多的多,甚至是远远的超越。

    李小意闭着嘴,站在内门长老的中间,一言不发,目光紧盯着光幕上的各个影像。

    一十八门的门主,包括天荒门的门主君昊皆是沉默不语,目光全在道门六宗的身上,尤其是蜀山剑宗的悟世真人。

    其实上一场大战,损耗最为严重的就是这一十八门,每一场浩劫的开始到结束,都会有大宗大派,就此一蹶不振的沦落为三流门派,继而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规律,李小意这次回宗,特意将修真界有文字记载的史料,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查阅到有关于洗剑阁的任何记载,但是像万佛寺,也就是金轮法寺的前身,以及现如今颓势尽显的六大魔宗,前身也曾是撼动过整个修真界的大魔宗。

    都在无尽的岁月里,历经一场浩劫之后,从此烟消云散,只存在于玉简中的记载,不再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有人跌落神坛,就会有人踩着你的肩膀登上神坛。

    不说远的,自己所在的宗门,昆仑不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吗?

    作为现如今修真界,历史最为悠久的宗门,也曾经是吊车尾,比如在阴冥鬼域里看到的记载,李小意自己猜测了一下。

    洗剑阁作为当年道门的领头羊,或许因为阴冥鬼域的一战,就此战力大损,然后被其它宗门借此上位,昆仑也许就是在那时崛起的。

    巅峰了数千年之后,又是一场浩劫过后,才被蜀山剑宗一举踩在身下,有这样的例子在先,适逢人间大劫,道门六宗怎会没有防备。

    一十八门的损耗巨大,可以说是道门六宗有意而为之,就是因为这样,能作为一宗之主,无论门派大小,都不是白给的,哪能看不出缘由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六宗势力太大,又是联合起来的无缝插针,只能忍气吞声的到最后道门联盟解体,这也是其中一个最为主要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一十八门里,要说最为憋屈的,就是当年声势最大的天荒门,因为一场试剑会,被蜀山剑宗抛起,而选择了昆仑。

    玄云当道的时候,昆仑的宗旨是,凡事隐忍,以待厚积薄发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上台之后,杀人于无形的手段,这个喜欢笑里藏刀的女人,就是用着无形的杀人刀,将天荒门在悄无声息里,一点一点的肢解着。

    如今的天荒门,再没有了从前的声势,三代精英弟子,几乎战死了大半,二代长老,也没剩下几位,身为掌教的君昊,境界一直停留在真人的巅峰境界,这些年毫无寸进。

    当李小意得知了天荒门如今的境况,都有些可怜他们,那君昊刚强霸气的外表下,难掩内心的疲累与压力,一头长发已经是黑白参半。

    想起试剑会时他的意气风发,对比现在,不是时不待我,而是命运多舛的遇上了她。

    李小意想笑,一十八门的沉默不语,不代表他们没有自己的想法,现在最渴望的和平无战事的,恐怕就是他们,可惜的是,他们没有任何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一如既往的主战不主和,但是其余五大道宗竟然犹豫了。

    过往里的大宗门,都是在浩劫里越来越不济,蜀山剑宗却是一举打破了这个定律,其宗门声势不降反涨。

    实力依然是道门里说一不二,当之无愧的领路人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从始至终一言不发,六宗掌教里她站在最末位,很少有肢体语言,好像一尊美人雕像。

    李小意目不转睛的看着,从面容到身体,再从身体到面容,反反复复的看着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亦然有人再看他,顺着目光,陈月玲也看到了她,眼眸深处,流转着淡淡的失落。

    蓦然间,投影的身体轻轻一侧,慕容云烟美丽的正脸,映入眼帘,嘴角勾起时,浅浅一笑,李小意竟是老脸微红,却不肯移开目光,仍旧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那个真实的背影就在不远处,但也只是一个背影,李小意缓步上前,内门长老惊讶的看着他,四峰首座全当没看见,他却已走到了她的身后,然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会议还在继续,龙虎宗的雷霆老道,属于比较激进的一排,毕竟烈火老道的事情,犹如一把刀,时刻在扎着他的心,所以他完全赞同悟世真人的观点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

    “为剑者,宁折不弯!”天云宗的云叶真人也表了态。

    霓虹殇和大衍宗的妙可先生相互对视一眼,同时看向了慕容云烟,她却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喜欢狼,因为老人说狼吃肉,狗吃屎,我就想,狼再凶狠也比吃屎的狗要干净一些,于是我就养了一头狼,每天肉食供应着,有一天它长大了,我也不喂了,但是它看我的眼神总是绿油油的,我才知道,它是想吃我!”

    众位掌教真人,看向慕容云烟的眼神已经有些不一样,她却没事人一样,再次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李小意浑身发冷,不光是他,云海殿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管那故事是真是假,道理却是说的明明白白,六宗之内没人再反对,而接下来的事情,就不是普通的宗门弟子所能知道的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还站在光幕之前,云海殿里的人不敢离开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但是大战再起已经是必然,李小意的目光闪动,内心里兴奋莫名,日渐成型的昆仑战队以及他,都有了一展拳脚的机会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这是一个到处充满机遇的大时代,属于他这样野心勃勃的人,他重新看向慕容云烟的背影,眼神里已经多了一抹不易被察觉的阴厉。131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