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三章 龙龟盾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四十三章 龙龟盾

    来到道景真人的炼器密室时,老道士正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一面碧绿色的小盾,巴掌大小,小巧玲珑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蛮荒之气,扑面而来,道景真人脸有笑容,见李小意进来,屈指轻弹。

    接过碧绿的小盾,翠绿欲滴的颜色,通透晶莹,一头龙龟栩栩如生的雕刻在盾面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神念一起,李小意的眼睛顿时一亮,灵气随即灌入其中,圆形的盾面,立时在碧绿的光泽里,自行扩张变大。

    七重天的法宝威压,立时充斥在整个密室之内,隐隐约约,李小意仿佛听到了海涛泛起的声音。

    金剑戒光芒一闪,一十六道剑光,交替辉映,纷纷斩落在其上,居然连一丝痕迹也未留下。

    扭头看了道景真人一眼,这老道士正眯着眼睛一脸的笑容,显得极为自信。

    李小意顺手一捻,冰火琉璃盏再次出现于手中,蓝火为阴冥炎,红火是阳炎之火,一冷一热,反复灼烧,交相辉映下,依然没有在翠绿的颜色里,再填上一点焦黑的痕迹。

    收起琉璃盏,李小意手一收,龙龟盾再次化为巴掌大小,入手微凉,大海的气息,沐浴全身,李小意很满意的转身道:“到底是师兄,小弟拜服了。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哈哈一笑,很显然他自己对这件法宝的炼制,也相当满意,倒是谦虚道:“是师弟你给的材料太过极致,老道也是顺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爱不释手的反复把玩,正反两面反复的看了又看,他的防御法宝太少,除了身上一件五重天的战甲外,再无它物。

    一头真丹巅峰的龙龟甲壳,道景这老头居然能炼制到七重天,属实有些让李小意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所以再看向道景真人时,他的目光已经不一样,相比于手里的这件龙龟盾,他倒是更喜欢眼前的这个老头了。

    “那件蛮蛟皮,不知如何了师兄?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摇了摇头,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:“时机未到,如此珍惜的材料,炼制的时间上,是有严格的讲究的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点头,炼器他不懂,人家是行家,但是有这件龙龟盾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手腕一抖,一连十二具巨大的寒冰玉盒,立时凭空出现,随着李小意的有意牵引,整齐的横在密室之内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目瞪口呆,手中的茶盏险些摔到地上,一旁的李沐心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些已经是李小意在星魂海的那些年里的全部珍藏,多是真丹级别的海兽,还有一头稀有的八目图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愣了老半天,之后又欣喜若狂的一具具的棺椁,每一个都极其认真的检查着。

    李小意站在一旁,笑而不语,道景真人神采奕奕,哪里还有方才的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李小意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对方激动了半天,竟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!”李小意摇头道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的脸上有了一丝失望之色,不过再看向这些寒冰白玉的棺椁时,脸上又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近些年炼制法宝的机会越来越少,尤其是和白骨山开战以后,就更难有机会一展心中所学。

    所以李小意给的龙龟壳,以及那具蛮蛟的尸体,道景真人再出手前,总是思量再三的不敢轻易下手。

    再看向李小意时,他的眼里已经尽是感激,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了他修道的根本。

    他是昆仑四峰首座里,年岁最长的大师兄,为人谦和,不喜争斗,一心沉迷于炼器炼丹之道。

    主修的功法,也与之息息相关,眼看自己的大劫将至,如是再没有任何的突破,下一次天劫来临时,恐怕再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“师兄这一十二具海兽尸体,你可以任选其二,就当做师弟的孝敬您的。”李小意的话刚一出口,道景真人连忙摆手。

    “师弟你有所不知,你给的这些材料,已经足够印证为兄多年未付诸于实际的设想,能有这样的机会,师兄我怎敢还有其它的奢求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一笑:“师兄何必如此客气,你我师兄弟一场,今生就修今生的缘分,来世那种话,师弟我可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道景一愣,立时就反应过来李小意话里的弦外之音,面对天劫,没有哪个修士敢说自己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法宝自然是越多越好,他叹了口气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明白他这样的人,就跟凡世里那些搞学问的老学究一样,一天埋头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只活在自己感兴趣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一般话不多,性格耿直的一是一,二是二,说是不懂得妥协,完全是因为心里的那份骄傲。

    所以极少有能欠下的人情债,更何况他和李小意之间,是互惠互利的关系,但是多了这两件法宝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的心绪很多年没有这样的起伏过,一想到即将如索命鬼一样的天劫,最终还是低下了头,这一次,他是真的感念了李小意的情。

    下山时,李小意踏空慢行,寻思着,另外三个山头,他还是得拜上一拜,十二去二,还剩下十件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出了苦工,拿了两件,自然无可厚非,另外三人,一人一件也不少,因为品级够。

    过去他是独善其身,一心修道而努力的提升修为,过去的种种让他明白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自身的强大固然重要,但是强大可不单单指起本身,而是一个人所能连带出的各种关系网和利益链。

    眯起眼睛看看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,下一次再面对她时,李小意绝不想再当那只任其碾压苍蝇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便往落日的峡谷的方向飞去,训练完的众人,无精打采的席地而坐,什么姿势都有。

    见李小意回来,孙彪等人只是单单的瞅了一眼,便不再抬头,打坐的打坐,瞌睡的瞌睡,自己干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月玲已经回来,神采奕奕的对着李小意浅浅一笑,那边的王峥被张婧一把给掀起来,一见李小意走过来,撇了撇嘴,往旁边地上一坐,死皮赖脸的等着热茶喝。

    “剑诀修炼的如何?”李小意坐了下来,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峥摇摇头:“那玩意可真难,小师叔你确定给我的剑意真诀没有遗漏?”

    这话一问出口,紧接着就哎呦了一声,却是陈月玲在背后踢了他一脚:“那是你悟性不够,我已修成,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孙彪别看坐在远处,但是耳朵却一直放在这边,这时听人聊起剑诀,想也不想的就一路小跑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再看看张婧也是一脸的热切,苦笑一声:“你们到那边去问你们得陈师姐吧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陈月玲眉头皱起,看了看孙彪和王峥,没好气的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李小意揉着太阳穴,确实是有点累了……22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