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二章 忘忧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四十二章 忘忧

    翌日,落日峡谷内的训练还在继续,今天李小意出剑抽人的次数,明显减少了很多,却依然在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实在有些扛不住的众人,开始暗地里传音,平时口若悬河的王峥,一言不发的当起了哑巴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怂恿下,孙彪扛着他自己那柄阔剑,舔着脸的跑到李小意这里。

    后者正因为上午的训练,气的七窍生烟,见孙彪过来,未等其开口,眉头已经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孙彪心里虽然打怵,但是为了一众共同吃苦的兄弟,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定住了自己的心神,刚想开口,就被李小意一脚就给踹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埋头继续训练,没人去看孙彪,王峥掩嘴偷笑,张婧亦然。

    孙大彪子,从地上爬起,回头找自己的剑,然后一路小跑的返回到法阵之内,再不敢往李小意这边靠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天幕峰来了弟子,当他看到落日峡谷里的一切,委实是被惊了一把。

    七品的御灵法阵,光芒阵阵,阵内阵外,五颜六色的遁光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剑光如雷,剑气纵横,所有人都在拼命,就仿佛真的在打仗一样。

    李小意在边上,张口骂爹骂娘,出身市井的他,骂人是绝活,打人是家常便饭,手里一柄五重天的飞剑法宝,信手拈来,一挥一荡,剑气立起。

    法阵之内,马上便有人惨嚎一声,李小意一边打一边骂,没人敢不拼命,无人敢有所懈怠,李沐心在一边看的惊心动魄,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昆仑战队刚刚招募之时,他也有意来参加,但是当时师傅正在炼制法宝,缺助手,他没来成,为此还颇有遗憾,但是此时此刻,亲眼目睹了眼前的一切,他却在庆幸!

    李小意还在骂,伸手从身后的桌面上拿起茶壶,大口的灌上了几口,猛然一回头,吓了李沐心一跳。

    李小意犹疑的看着他,眼神凶戾,李沐心心下一惊,连忙拱手而礼,一脸谦虚道:“天幕峰三代弟子李沐心见过小师叔。”

    “是道景师兄那里有事?”李小意脸色变得平和,知道,想必是法宝的炼制,已经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恭敬回了一声:“是”以后,李沐心又道:“小师叔可否跟我去看看?”

    李小意回头,陈月玲回了望月峰去看望道萍儿,王峥孙彪这两个家伙,贼眉鼠眼的正不时的往这边张望,不能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李小意张口道:“迟一点吧,你先回山,就说我暂时脱不开身,傍晚时再去拜访师兄。”

    李沐心拱手拜礼,刚转身,便有两声惨嚎响起在背后,迫不及待的快速走出落日峡谷的时候,他回头张望,摇了摇头的便驾驭遁光,往天幕峰飞去。

    忘忧谷!

    一个不可知之地,修真界里也从来没有这么个名号,然而在深涧之下,法阵的隐匿光芒,将整个山谷内部,都掩藏其中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人工的痕迹,走入到法阵的内部,亦是空无一人,连个建筑也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法阵的出处,好像空穴来风一样,不知出处。

    来人是一介真人散修,偶来此地,完全是因为这里的灵气充沛,再有法阵笼罩,心下好奇,便来探查一番。

    找了半天,没有修者,也没有任何生灵的气息,他皱眉想了一会儿,想要走出去,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来时的方向。

    抬头仰望,有日月星辰忽闪忽亮,他脸色一变,遁光再起时,突然发现体内的灵气竟然在不知不觉里已经流逝了大半。

    暗叫了一声不好,未等他冲破光影琉璃的大阵光幕,身体竟然以惊人的速度开始衰老。

    时光飞逝,几乎就是一个转眼的功夫,修者已经变成了一位垂暮老者,无力的从半空中跌落。

    伸出一手,犹如老树皮的脸,开始发黑,风一吹时,连个声音也未发出的就已经成为了齑粉,消散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这一幕通过光影传送到一个密室之内,两旁四周,九尊高大的金人立在地底之下。

    每一尊金人之上,都有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袍下的神秘人,只露出两点幽幽的光芒,注视着法阵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本来安静的地下密室内,因为这名散修的灰飞烟灭,有人出言道:“看来大先生还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转时光哪有那么容易,先不说这些,眼下咱们的商盟,在阴冥鬼域已经彻底暴露,鬼皇已经派人来质问了。”又是一个略微沙哑的声音如是的说道。

    嘿嘿一笑,阴森刺耳,是站在一个金人额头刻有“四”字的神秘人,佝偻着身子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,这一天迟早会到来,他鬼皇好像忘记了,当初的他能够坐到那个位置,如果没有商盟的全力支持,他岂能有今天的地位?”

    “大先生这几天就应该能出关了,一切事端暂且压下,待大先生出关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脚下金人的额头,标有“二”字的一位神秘人。

    无人说话,密室之内重新归于了平静,八位神秘人也没有消失,而是静坐其上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远在昆仑山,李小意正踏空而行,神态懒散,背着双手,喊了一天,他实在有些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脚下有祥云,一头白发飞舞半空,再有脸上病态的苍白,一袭白袍晶莹耀眼,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。

    从经过昆仑弟子的目光里,就能看出,他们心里的这位小师叔,总是给人一种很另类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沐心早已在山下等候,见到李小意一脸的慵懒,再不复白天时的怒发冲冠,心里多少有点异样。

    “我听张有道说,你也想加入到昆仑战队,只是因为有师命在身,而有所耽误了报名的时间,才遗憾的错过?”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一前一后,李沐心闻言,外表有笑,但在内心里,属实已经把张有道那货,骂了千百遍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这样,但师门近日格外的忙碌,所以弟子只能待在这里,即使下山,也得有师命才行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点了点头,心中明白,这是跟他给的东西有关,而李沐心见这位要命的小师叔,不再说话,心下委实是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,没想到李小意又说:“要不要走个后门?”89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