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 洗脑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四十章 洗脑

    对人的侮辱是有限度的,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而再再而三的咬住不放,以孙彪的火爆脾气,王峥和徐云都替李小意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孙彪涨的通红的脸上,鲜血欲滴,好像铁锤的拳头,绷的紧紧的,太阳穴上的青筋,一鼓一鼓的,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这是火山即将爆发的前兆,就在众人以为有一场好戏马上要开始的时候,让人意想不到的的是,孙彪竟然瓮声瓮气的仅仅吐出了三个字,不够格!

    原本高涨的气焰,立马消失殆尽,众人好像斗败了的公鸡,再也抬不起头,因为他们的领头人,已经倒下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转眼看向了王峥,后者一个激灵,想都不想的张口道:“不合格!”

    徐云也是一样,至于那个张婧,李小意一带而过,毕竟是女人,脸皮薄,若是真激怒了对方,就眼下的局面而言,有些得不偿失,因为主动权已经被李小意攥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站在其身后的陈月玲,看着那个略显瘦弱的背影,虽然面色不变的没有任何表情,但是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年,只不过少了一向喜欢拆台的张生。

    李小意还在高谈阔论,贬低众人,炫耀着他过往的战绩与辉煌,随着最后一剑的剑音崩鸣的展示,算是彻底的折服了这帮人。

    虽然表里不一的众人,仍是面服心不服,但那一式剑音崩鸣,却是货真价实的。并且李小意当众宣布,陈月玲,王峥,孙彪四人,可以修习此剑诀神通。

    让人羡慕异常的同时,本来已经快要爆炸的孙彪,脸上重新容光焕发,昆仑的四式剑诀神通,绝对任何一个昆仑人的梦想。

    此刻,李小意就将这个梦想,照进了他们的现实里。

    并且他还宣布,以后这式剑诀神通,被列为论功行赏的行列里,想要兑换,李小意自己整了一套昆仑战队的贡献度的制度。

    具体细则,由徐云负责,贡献度只要够了,就可以兑换。

    至于其它四式剑意真诀,因为对天赋要求极高,除了陈月玲,李小意暂时并不打算拿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举措,公平公正,无人不服,还有就是法宝奖励机制,同样是以贡献度换取。

    他许诺,只要你表现出色,贡献度只要够了,七重天的剑器法宝,他李小意也能给你拿出来。

    峡谷内的众人,不能说群情激昂,也有了满腔热忱。再不复先前的怒火中烧,和情绪低落,两相对比,仅仅是眨眼间的功夫,李小意这一手翻云覆雨,玩的极其明白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婧冷眼旁观,她这次来,实际是受了道临的命令,此女为人聪慧,天赋又高,道临极为器重。

    从前有关于李小意的一切,多为传言,自视甚高的张婧只是听一半信一半。

    然而当那一剑切切实实的展现在眼前的时候,即使冷静如她,内心里的火热,已如熊熊烈火,再难压抑。

    但又震惊于李小意的手段,转眼间就套住了这二百人,甚至也包括她,原来有的心思,已经被其抛掷脑后,她想要那剑意真诀!

    可她并不明白李小意为何不给她,反而给了满脑子肌肉的孙彪。

    王峥她倒是服气,因为他成名较早,又是李小意的心腹,还有陈月玲,此女天赋还在她之上,可是昆仑三代弟子里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想着这一切,她凝眉不语,李小意却已经开始分队组合,每二十人一小队,十二名剑修,四名符修,四名阵法师。

    完全是按照从前昆仑小队的模板开组,每一个小队,又有一名真丹期的修者作为小队长。

    陈月玲,王峥,孙彪,徐云,包括她张婧在内,每人一队,刚好将两百人完美的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从前昆仑中队的人,也被李小意随意打散,他还宣布了小队与小队之间的竞争机制,整体完成任务,要比个体单独完成任务的贡献度高。

    并且是人人受益,这就避免了贪功冒进,逞个人之勇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,其中必然还有很多的弊端,只能容他日后再想,今天所要做的一切已经基本完成,接下来就要开始训练磨合了。

    而在云海殿上,整个昆仑,尽在眼底,慕容云烟置身其中,仿佛高高在上的仙人一样,正俯视着她眼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落日峡谷内所发生的,当然也在她的视线之内,凭着她的修为,如临现场,她只是笑而不语的看着,看着她的昆仑,重新焕发生机。

    再转身时,戴在手上的白玉龙扳指,轻轻一挥,眼前的画面一转,连霞峰的某处山体内部,白眉老道正背着双手,目视着一个黑黝黝的洞口。

    两旁是浑身是泥,不知是人是僵的修士,正不停的触动洞口深处的无形禁制。

    每当禁制松动一下,墙壁深处,就有从纹裂的深处,探出一双手,然后用力的挣脱禁制的束缚,出现在白眉老道的眼前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看了一会儿,也就不再看了,闭目打坐的同时,整个昆仑,都在她的心里自成画面,陈列在神识脑海里。

    昆仑,她的昆仑山,此时的她已经与其融为了一体,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白骨山!

    陡峭连绵的山峰,被垂挂而下的天幕,笼罩其内,阴气自然而然的从地下翻滚而出。

    那个深涧之底,阴灵通道隐藏在巨大宫殿之下,连接两界的灵气,被其隐藏,鬼母在大殿之内,镇守着阴灵通道。

    鬼蟾汇聚大军,操练衍化,手中的一个阵盘,变化无常,却稍有改动,因为上面的符文是用鬼文撰写。

    天逸就站在他的旁边,一语不发的望着下方,只是不时的看向他手中的阵盘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东西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?”鬼蟾惊叹的同时,眼中则是闪烁着一丝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天域商盟有意隐藏,这个商会绝不像我们之前想的那样简单。”天逸脸色阴冷道。

    鬼蟾有些不以为意,不过说起这个商盟,还真是不简单,居然在这一界早有根基,但是因为阵盘的缘故,他已经原谅了它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它反戈一击吗?”天逸明显看出了鬼蟾心中所想,似乎也极为了解这个家伙,这是个实用主义者,只在乎眼前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是典型的走好眼下的每一步,然后步步为营,慢慢蚕食他所看中的一切。

    鬼蟾将手中阵盘一收,看向远处汇集的僵尸大军,纷纷隐入土中,这才嘿嘿一笑:“至少道门那里,似乎并不知晓这件事情,这就是咱们得优势,你说不是吗?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