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崩鸣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三十七章 崩鸣

    返回到连霞峰以后,李小意便将昆仑中队召集到落日峡谷内,这里处于连霞峰比较偏僻的角落。 ̄︶︺

    李小意拿出了一整套训练方法,开始组织人员训练,百人中队,每十人一小队,设置一名小队长。

    探查巡视,引诱刺探,主攻,防御,还有阵法团,李小意分工明确。

    唯一多的一个条件就是,必须是剑修,这也是作为修者队伍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。

    并且这些只是一个初设,主攻和防御的两只队伍的弟子,都有一定的剑意领悟,然而驳杂不均,李小意则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所以三天之后,这支刚有雏形的队伍又被李小意解散掉,这让很多人生出不满的情绪,即使他是天门长老的身份,还是会有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孙彪,主攻队的小队长(曾经)满脸的不忿,这家伙有真丹初期的修为,一柄阔剑,重灵山的剑意,快要达到剑意心转的境界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除了王峥和陈月玲之外,属这家伙的天赋和战斗力高,也曾参加过风阳州的战役,尸山血海里滚过,生死边缘也走过几个来回。

    面目上有三道入骨的疤痕,魁梧彪悍的身体,膀大腰圆,根本就不像修道悟剑之人,反而有点像金轮法寺的练体士。

    目光紧紧盯视着李小意,一柄与肩齐平的重铁阔剑,被他狠狠地插到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不是我等不知礼节,您没来之前,陈师姐带着我们,虽不能说百战百胜,但黑面僵尸,就是铁甲尸也杀过不少。”

    未等他说完,陈月玲寒着脸的上前一步的喝止道:“孙彪你干喊什么?”

    李小意嘴角一翘,挥手阻止道:“让他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孙彪倒也硬气,丝毫不为所惧:“晚辈就是不明白,为何您一来,就瞅着我们不顺眼,硬是要拆散我们师兄弟,老孙我不是不讲理,今天只要您能给出我们一个合理的说法,老孙绝无二话。”

    伸手轻弹,一股无形的剑意,缠绕到孙彪身前的阔剑之上,随着李小意的心意一动,阔剑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光芒一闪的飞临到李小意的胸前,二指轻弹于宽厚的剑身,剑鸣轻响,悦耳动听,却又不失厚重,李小意赞了一声:“好剑!”

    孙彪皱眉,整个落日峡谷里的人都在望着他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没想到李小意反手握住剑柄,重重的将其插入到自己的身前,剑体入土近半,嗡鸣不断。

    他看向孙彪道:“我带队时,昆仑小队一十三人,杀黑面僵尸两百,铁甲尸,尸身肉魔各有斩获,不损一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窥,陈月玲低头,王峥和徐云叹气。

    “我走时昆仑小队增致四十余人,再回来时,又有几人?”

    孙彪咽了口唾沫,依然不惧的争辩道:“你可知道,你不在的这些年我们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本来被李小意一人压下近百人的气势,有了再次提升的苗头。

    想起过往,这支队伍所遭受的一切,再想想今天即将面临的遭遇,人人愤慨,甚至已经有人怒目相向。

    李小意冷笑了一声,毫不掩饰的嘲讽道:“你们经历了什么,跟我没关系,我也不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着已经众怒的昆仑中队,李小意不屑的目光,依然没有丝毫的收敛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弹一下剑身,厚重的剑响,嗡鸣阵阵,众人心神恍惚,在剑鸣里竟然心神难守,直到这股嗡鸣渐渐消散为止。

    李小意则是继续道:“你们用的镇尸伏魔大阵,是我当年剩下的,用的攻守方式,还是我用剩下的,损失惨重?只能说你们墨守成规,不懂得进取,有什么资格在这和我叫板?”

    陈月玲浑身颤抖,虽然极力的忍住,但是已经脸色苍白的她,眼角有泪,那个一直她不断问自己的问题,今天终于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张生,李泞,还有那许许多多的人,都是因为自己的领导不利而道消身陨,她没能守住,当年他留给她的东西,是她的无能,造就了那一场又一场的噩梦。

    孙彪还是不服,众人也是一样,李小意的这番话,反倒是好像烈酒扑火,激起的愤怒大于之前。

    所以他上前一步,无视众人的愤慨,嘴角的冷笑,更浓!

    抬手间,重剑飞起,直落孙彪的手里,与此同时,李小意冷声道:“有一个算一个,我只出一剑,你们随便来,接的下,这支队伍我就如你们的愿,接不下,就给我死一边去,该滚蛋的滚蛋!”

    言语中分明已经有了不耐,王峥和徐云心里虽然同样难受,但是想起当年李小意在昆仑,以及蜀山剑宗的种种表现,两个人极为默契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一人一剑,挑战整个昆仑中队,只出一剑,多一剑都算他输,虽然修为境界上他高于众人,但一人战百人,属实有点吹大了。

    孙彪握着手里的重剑,几步上前,目光凶戾的瞪视着李小意。

    后者随手一荡,王峥身后的飞剑飞起,握入掌间,随手一挥,剑音低鸣,李小意伫立原地,一动不动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孙彪起脚踏步,重剑自行飞起,双手捻剑诀,重灵山的剑意,浑然天成的仿佛重岳成山,居然有了一丝隐隐入了剑意化形的门槛。

    李小意依然的巍然不动,只是手中的剑音低鸣不断,就在孙彪发了一声喊,重岳压来之时,李小意一剑荡起,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随后又有剑音爆响在半空,陈月玲本来低着的头,立时抬起,眼中尽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李小意练刀,在场的除了自己,王峥还有徐云之外,再无人知。

    但这一手的剑意凝练,不仅仅是她,另外两人也是一脸的惊讶,但接下来的一幕,整个落日峡谷的人,都是两眼圆睁的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方才的那一刻剑鸣响起时,整个峡谷内的时间,也好像停滞了。

    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孙彪的身体,此时已经躺在了不远处,半死不活,七孔流血的只剩下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小意手中的长剑一挥,弥漫于四周的剑意,立时消散,他淡淡道:“还有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