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六章 材料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三十六章 材料

    陈月玲的住处,花团锦簇,香气四溢,一个院落里,布置的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推开院门时,陈月玲刚好出门,看见李小意,先是一怔,随后脸色一红的露出了浅浅的笑容。

    二人进屋,陈月玲小心的拿出一包茶叶,上面竟然缠绕着淡淡的灵气,和李小意房间里的一样。

    目视着整洁的房间,摆设精致,这是自慕容云烟后,李小意二次,进入到女人的闺房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袭纯白的云袍,身体依靠在椅子上,一头白发垂直于椅子之后,陈月玲又从厨房内拿出一盘糕点。

    就着灵茶,李小意和陈月玲两人一起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哪里可以炼制法宝么?”李小意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幕峰的道景师伯便是此中高手,你可以找他。”陈月玲如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过去吧,天幕峰我没去过。”李小意又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两人吃完,便踏空而行,往天幕峰行去。

    天幕峰作为四峰之首,以挺拔险峻著称,整个山体仿佛一柄插入天际的长刀,高耸入云。

    两人没用多久,便于山下降落,台阶的两侧,有早起的弟子,正在打扫。见到二人先是一惊,尤其在见到李小意时,纷纷过来行礼。

    毕竟天门长老的这个称号,有些吓人,况且李小意过往里做的那些事情,短短几日,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一路行走,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,两人一前一后,边看边走,不多时便到达了山顶。

    一名内门执事,此时已经恭候多时,对着李小意拱手一礼,便带着二人往内殿走去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见到李小意的时候,脸有笑容:“小师弟终于来师兄这里坐坐了,自你入门,这怕是头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也是笑:“这不,马上来看师兄了吗?”

    将二人让座,有人上茶倒水,道景真人喝了口茶,这才说道:“是为了扩充军团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摇了摇头:“为时尚早,今天来,是有求于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道景真人有些意外,然后接着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从七彩金环内,取出一个寒冰玉盒,将其往地上一放,立时变大,好像一个体积庞大的棺材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眉头皱起,起身离座的走上前,伸手触碰到寒冰玉盒的那一刻,脸色立变,甚至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后者并未说什么,道景真人随手便布置了一个禁制结界,防止灵气以及气息外露。

    然后轻敲了一下棺盖,后退一步,盖子飞起,一条体型庞大的蛮蛟尸体,顿时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道景真人,陈月玲也是第一次见到海兽,不免走近了一步,一脸的惊奇。

    寒冰玉盒内,蛮蛟的骨肉已然分离,尤其是一张蛟皮,闪烁着银亮的光泽,整整齐齐的摆放于一旁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一个玉瓶,里面分装着蛮蛟的血液,一颗内丹和魂魄早已被李小意事先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足足绕着蛮蛟的尸身走了三圈,口中啧啧称奇的同时,转头对李小意问道:“师弟这东西,恐怕是海外的产物吧?”

    李小意也不做争辩,他消失于昆仑宗的那一阵子,有着诸多的猜测,有人说他死了,也有人说他出走昆仑,至于去向,则是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没去过阴冥鬼域,自然不认识蛮蛟,并且他也不相信自己的小师弟,有跨界而行的能力,所以只能往海外猜测。

    那里对于道门来说,是一块混乱之地,多岛屿,被大海所覆盖,有各种各样的巨型海兽,却区别于星魂海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头蛮蛟,形似蛟龙,却又像鱼,有些不伦不类,但是化形之境的灵气波动,从蛟尸上不时的散出,这样的东西,在整个道门,也是至宝一类的品质。

    “久闻师兄精于炼丹炼器,所以师弟是想请师兄帮个忙。”李小意看着那张完整的蛮蛟皮:“不知能否炼制出一件不错的甲胄法宝。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没有立刻回话,对于痴迷于此的他来说,李小意拿出的这件东西,在其心里,价值可远远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如是做的好,他炼丹炼器的手段,必然能够再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可知道这东西的珍贵之处?”道景真人的话,让其微微一愣,便是笑道:“望师兄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千百年前的十万大山,妖族横行,一头化形期的妖兽,尚可弥足珍贵的让人欲罢不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道景真人平静了一下内心里的激动情绪,继续道:“如今妖兽隐匿不知踪迹,这样一头混有龙族血脉的妖兽尸体,若是抛到市面上,怕是有无数的炼器大师都会自动登门,不求报酬的无偿为你服务。”

    想起星魂海的无尽资源,李小意并不太以为意,而是手中光芒一闪,又是一个寒冰玉盒横在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眼睛一亮,单手触碰其上的时候,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惊讶,迫不及待的一掀盖子,却是一头巨型龙龟的尸体。

    内丹和魂魄同样也被李小意事先收回,只剩下一些血肉,和精血小瓶,再有一个完整的巨大龟壳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张着嘴,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,陈月玲也是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这头龙龟的尸体,虽然比不上先前的蛮蛟,却也有真丹顶峰的修为,尤其是那一副龟甲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刚刚平复的心绪,再起波澜,毕竟是一峰首座真人,所以很快的他便恢复到了常态。

    “如此异宝,做师兄的只能说是尽力而为,但是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李小意放心了不少,然后一出手,便拿出一颗六品的海兽内丹赠与给道景真人,后者没敢接。

    李小意微笑道:“师兄尽管拿去,权当做师弟的孝敬师兄。”

    道景真人想拿又不好意思拿,也明白这是李小意给自己炼制法宝的报酬,但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,能有这样的机会,也是足矣,何须再付酬劳?

    李小意也不和道景真人多做争辩,他手里的海兽尸体可有不少,以后要劳烦他的地方多的是,所以将装有内丹的寒冰玉盒放置到身后的桌子上,带着陈月玲就要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道景真人没送多远,回头望着那两具巨大的寒冰玉盒,内心里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。

    他是以炼器入道,多年卡在瓶颈上不能突破,原因就是理论不能付诸于实践,若是将这个机会把握住,或许有机会再进一层。

    同时也对李小意的身价有了重新的认识,甚至有些不敢置信,这些年这小子到底去了哪里,又经历了哪些事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