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同行-道吟-
道吟

第十六章 同行

    黑黝黝的山涧下面,突然泛起了一阵黑烟,在快要临近山崖口的时候,才被众人发现。

    郭远皱着眉头的拱了拱手,算是回礼,李小意的面色已经变的极其不好看。

    与蜀山剑宗的相遇,有点让李小意始料未及,他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双手,上面似乎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温热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双手,以及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地面,那里好像埋藏着两只饱含怨毒的双眼,正在诅咒嘲弄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李小意抬头,正好看见郭远正在盯着自己,不知为何,心里一紧,故意转移视线的伸手一指下面的山涧道:“他们是不是也要下去?”

    郭远皱着眉头的转头看向对面,耳边传来张亮的声音道:“蜀山剑宗的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抬眼望去,果然山崖的对面亮起了数道遁光,眨眼间,便已经飞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面色稍长的男子率先走出遁光,而后跟随着两女一男,只听郭远笑道:“当年蜀山试剑会一别,欧阳兄修为更盛往昔啊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欧阳的男子洒然一笑道:“郭远兄哪里的话,我看兄台气韵内敛,丹腹紫光环绕,该是结丹成功了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男子身后的几人都用惊诧的眼光打量着郭远,而郭远却是一笑道:“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何来的侥幸,你我都知道,修道求索无非是为了大道长生,真丹期就是我们求仙路上的一条鸿沟。过去了,一步登天!没过去的,老死山门。古往今来,不知道有多少修真求道者,卡在这一道门槛上。”

    郭远听完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而后目光看向欧阳身后的几人道:“道友今日不是来和我讨论这些的吧。”

    欧阳一笑,转身说道:“不错,今日与兄台偶遇实属意外,这几位是我的师弟师妹,来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指向身旁的两女一男道:“我的两位师妹雨晴雨涵,这位是我的师弟,郑途!”

    三人一起拱手道:“师兄好!”

    郭远回礼后,又将自己这边的人做了简单的介绍,说到李小意的时候,只有欧阳多看了两眼,其他人似乎对只有胎息中期的李小意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这让李小意长出一口气的同时,却听到欧阳说道:“实不相瞒各位,这一次我们几人是为了门中一个叛徒而来,但是没想到追踪到这里,竟然气息全无,所以我们想此贼子有可能堕入这条山涧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前些日子夺命金牌上标示的那个人?”孙倩忍不住插嘴道。

    欧阳一点头道:“不错,正是程乾此贼,不知孙师妹可曾见过?”

    孙倩摇头,欧阳沉吟一声:“不知几位到这白骨山又是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郭远呵呵一笑道:“不瞒道友,我这几位师弟师妹从未走出过师门,这一次由在下领队,算是门中的一次试炼,并顺便探查一番这白骨山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了一声,欧阳转头看向幽黑的山涧道:“不如我们同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!”郭远点着头,又是说道:“方才那股黑气可不简单,鬼气阴沉,如我两门一起,会更稳妥一些。”

    于是郭远又和欧阳简单的聊了几句,算是达成同行的协议,到了最后,所有人的目光,又重新落到了李小意的身上。

    至于李小意呢,这时候正在心里大骂着程乾的拉屎不擦屁股,给自己带来了多少麻烦,而最让李小意恐惧的是,程乾要真是在这山涧下面怎么办?

    他一定会认出自己,而前前后后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和他李小意有关,怎么躲,怎么藏,他李小意都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真下去?”李小意的声音有些不自然,在场的人都当他是胆小怕事,有些略带嘲讽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郭远,见对方没有松口的余地,只好顺手一指山崖旁的密林道:“那边有条过山小道,不过只能走的不远,我只能带你们到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,只见草木密集,怪石嶙峋,极是难走,蜀山剑宗的郑途有些皱眉道:“与其这么麻烦,不如御剑直下来的方便。”

    郭远摇了摇头,欧阳却是说道:“山涧里方才飘出的黑气,极不寻常,如是有妖物潜伏在侧,我们御剑飞行,就会成为活靶子,还是谨慎些好。”

    郑途见自己的师兄发话了,也就没在说什么,郭远冲着李小意道:“那就麻烦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一脸苦笑的走上前,在经过郑途身旁的时候,声音凄然的说了一声:“兄弟你说的很对,为嘛不在坚持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加理会众人怪异的目光,李小意当先一步的走入到了密林之中,身上的气息,忽然变得若有若无,众人皆是一怔,欧阳眼中却是异色一闪,并没有多话。

    郭远走在李小意的身后,然后是欧阳,一行九人,顺着这条崎岖如蛇盘的险道,小心翼翼的往下走着。

    眼前渐渐的黑了下来,一阵阵冰凉的山风此起彼伏,呼啸着如鬼哭的声音,不禁让人头皮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山涧小路上,不时的有泥石滑落而下,久久听不到任何的声响,可见这条山涧之深,还是超乎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路上忐忑难安,不仅仅是因为出自对山涧底下未知事物的恐惧,更多的是在想程乾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切因果皆有报,不是不报,是时候未到,他李小意这才逍遥自在了几天,就碰上这么一档子事儿,还真有些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就在李小意心思难安,百味陈杂的煎熬着的时候,郭远突然伸手拉扯住正要往下走的李小意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却见小路的山壁旁,凸出了几根粗壮的树木横枝,上面歪歪扭扭的挂着几具身穿皮甲的干尸。

    尸体已然风干的看不清容貌,好像树皮一样的肌肤上,紧紧的贴在骨架上,一点水分也没有。

    李小意之前探查这里的时候,就见过这两具干尸,并不觉着有什么奇怪,于是好奇的问向郭远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郭远没说话,双眼如炬的盯着对面,倒是一旁的欧阳似乎看出什么了,皱起眉头道:“先不说这两人的死因,单说此地的气候,潮湿阴冷,根本就够不成干尸形成的条件,你说不奇怪么?”

    李小意挑了挑眉:“白骨山多厉鬼凶魂,兴许是被吸干了精血而亡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郭远摇头道:“那他们的五脏六腑为何还如此完整,要知道凶魂最喜心头血,我看这两具干尸,是被人有意而为之!”

    “心头血被吸了,心脏不一样会干瘪如皮么?”李小意有些好奇

    “不对,会腐烂掉!全身血液被抽干,人一定会烂,尤其是在这里!”郭远的回答很肯定,接着又是说道:“想来这山涧之下定然是有什么,不然不会如此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小心些,不要碰那两具干尸。”欧阳随后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小意瞅着两具好似骷髅的干尸,心底越是没底,而在他刚刚走过去的时候,郭远又问道:“上一次你来此地,为何没有走到山涧底部,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小意回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,然后伸手一指再往下的方向道:“你相信地狱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