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 深涧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三十五章 深涧

    独门小院,是李小意曾经住过的那个院落,花坛内,那朵晶莹白净的栀子花,还在静静地开放。Ww.la

    推开房门,空气清新,桌面床榻上,没有一点的灰尘,这些年,显然一直有人在精心打扫。

    陈月玲一直跟在他的身后,从柜门里拿出茶叶,从厨房中拿出茶盏,手上一点光火,静静地煮着茶水。

    李小意行气打坐,徐云在院落里,借着皎洁的月光,看着手里的阵盘。

    王峥百无聊赖的看着陈月玲煮着茶,闻着沁人心扉的芳香,一点一点的弥漫在整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闲,打算睡在我这?”李小意睁开眼,喝了一口,陈月玲递过来的香茶。

    王峥瞅了一眼陈月玲,又看了一眼院落里已经魔怔的徐云,想要蹭点茶喝,但是陈月玲不给,惺惺然的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拉着一脸茫然的王峥,便往外走去,李小意的目光转向了陈月玲,她将李小意杯里续满了茶水,不言不语,然后也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放出鬼灵,它对四周的环境有些好奇,不过随后便认出了自己曾经呆过的地方,咧嘴傻笑。

    雷电蝠龙的一颗大脑袋,露出的一刹那,立马塞满了整个房间,李小意一巴掌下去,又将它拍了回去。

    起身来到院落里,看了一眼那朵白净的小花,身化虚无,带着鬼灵,便往连霞峰下飘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阴灵飘忽,仿佛水深下的游鱼,起伏不定的游弋着。

    越往深涧下走,幽魂阴灵越多,聚阴之所,有鬼涡,当初李小意就是从这里被传送到了小幽界。

    偶遇大凶之灵,鬼灵张嘴吞噬,从前难以以应对的,如今反而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没用多久,便行至了深涧底层的尽头,至阴之气,异常的浓郁。

    走进去,便置身于一层云雾当中,阴灵鬼魂,凶魂厉魄扑面而来,李小意信手拈来,没有拖泥带水的全部消灭。

    走进迷雾的中心处,一对儿猩红的眸子,凝视在他的身上,与之相对,李小意舔了一下唇角。

    星河鼎蓦然发动,重力磁场,立时弥漫在整个深涧之底,一声低吼的声音随之爆发。

    许久未来,不曾想,这里居然能产生一头真丹之灵,委实让李小意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未等其扑将过来,四禁枷锁一甩,对面顿时鸦雀无声,只有一声闷响跌落地面的声音。

    拨开云雾,一具双头四目,浑身绿毛的鬼兽,一动不动的躺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鬼灵眼眸一亮,它对污秽之物最为喜欢,尤其是这种天成于自然的阴灵之物,对它而言,更是大补之物。

    感受到鬼灵的激动,李小意自然不会和它抢,任由它将其拖入到黑暗里,吞噬撕咬,李小意已经走出了云雾,面前所呈现的,居然是一副巨大的骨架。

    蛇形的曲骨,庞大的让人难以想象,尤其是其头部,一颗独角闪烁着幽幽的光泽。

    早年间听门中人说,昆仑山下,曾有一条龙蛇,盘踞于山涧,作为护宗神兽,一直受到昆仑人的供养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此言非虚,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竟然让这条龙蛇身陨于此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时,李小意的浑身一震,身形连忙急退,有龙魂?

    再仔细查探,他的眉头已然皱了起来,原来是有魄无魂。

    这条龙蛇的躯体上,魄不离体,凶戾异常,难怪这里会汇聚阴气污秽,究其原因,是在这里。

    神鬼白玉台,成鬼涡螺旋,李小意甩手而出,漩涡带动深涧底层的阴云迷雾。

    至于龙蛇体魄,蛇嘶龙鸣,又是一个鬼涡突然形成,搅动而起时,两相接触的瞬间,一大一小,强弱立显。

    以大吞小,风舞凰鸣,亦有百兽游走冲锋,单单一条龙蛇之魄,即使它原有的境界再高,可主魂不在,也是无尽于事。

    几乎就是转眼的功夫,龙蛇所在的鬼涡,就已经溃不成军,一路后退,再到退无可退,因为它不能远离本体。

    李小意毫不犹豫的将其吞噬殆尽,魂善而魄恶,这条龙蛇之魄,如果假以时日,必成气候,可惜冥冥之中,自有定数。

    再次合并的鬼涡,强大如海潮巨浪,层层叠叠,螺旋成涡,不停地旋转翻腾。

    李小意神念一动,神鬼白玉台,显现真身。

    不过不再是一个平台的外观,由于鬼涡的不断释放,其表层神兽林立,逐渐成圆,原有的棱角,早已不见,而是成了滚珠的模样。

    握在手里,灵力逆转被吸,李小意并不控制,任由其吸食他本身的灵气,直到其满意为止。

    然后张口一吞,将其重新收入到紫宫丹腹内,慢慢炼化。

    深涧之底,迷雾消散,巨大的龙蛇之骨,随着附着其上的龙蛇之魄的消失不见,在凉风袭来的时候,分崩离析,化成了齑粉,消散于空气里。

    鬼灵已经将鬼兽吞噬殆尽,一身的气息骤然提升,拿着四禁枷锁,摇摇晃晃的出现在李小意的身边。

    摸着光滑的小脑袋,这家伙体内的阴力,已经到达了一个顶点,李小意面色一喜,便将其收入到鬼头戒指里。

    必须给它重现找一个能够寄居的法宝,还有蛮蛟的躯体,李小意缓慢的走出深涧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天边已有红日初升,连霞峰的这处隐匿的山涧,再不复阴气汇聚,渐渐地也展露在阳光之下。

    抽身飞离时,李小意没有选择自己的住处,而是陈月玲的,虽然犹豫了一下,还是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在小幽界里,一处螺旋飞转的鬼涡,忽然骤停,一个艳丽的女子,背后有翅,面目上,却是忽显狰狞的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刚刚发现没多久的坐标点,竟然就此消失不见了?

    她此刻置身的,正是当初李小意所造就的洞府之内,一身的戾气,随着愤怒交加,眼前所及之处,皆是在阴灵大潮中毁灭殆尽。

    她很愤怒,简直就是怒不可遏,眼看着小幽界的灵气,渐渐地消失不见,越来越低的灵压,已经不能支撑太久她现有的境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发现的空间结点,居然就此消失,几乎毁灭了她所有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一界已经不能呆的太久,她一身的灵气,会随着她每次的使用而有所降低,直到境界无法支撑,一降再降时,就是她的毁灭之时。

    怒目于四周,她仰头,抽身上飞,这一界的修士,再次成为了她猎杀的目标,也是现如今唯一能维持她本体不崩的办法。

    再次的怒吼,身形一闪的,便往修者云集的城区飞去,一场腥风血雨,在小幽界里再次降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