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高高在上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三十四章 高高在上

    昆仑,还是那个昆仑,梦牵魂绕的地方,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眼望过去,云霞遮天,彩云飘飘,一路风餐露宿的人,终于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踏入那片泥土地的那一刻,李小意愣着驻足了好一阵,护山大阵已经开启,道景和道均真人恭候于两侧。

    他抬头仰望,昆仑五峰直插天际,那两个字,笔走龙蛇,苍劲古朴,让人不免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是因为千百万年的沉淀,更因为这里是他心里,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。

    从前总是想着如何离开,天高任鸟飞的自由自在,然而在离开了以后,他的家,他思念的地方,不在这里又在哪里?

    众门人,包括四峰首座,都在行弟子礼,是对慕容云烟,一排排一列列,一直延伸到整个昆仑的门庭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抬脚起步,好像一位君临天下女帝,姿态庄严的一步步迈上台阶,身后的人缓缓跟随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她停步转身,然后看向了李小意,回眸一笑,百媚生,原本令人敬畏的身影,顿时娇艳如花。

    年轻一代的昆仑弟子,无不心神荡漾,眼中有的尽是狂热。

    李小意轻步上前,在一阵阵羡慕无比的目光里,他走到了她的近前,耳边同时响起了她的低语声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回家!”

    就好像越多年前,她带他走进了昆仑山,看尽这里的山山水水,风土人情,走遍了每一处的风景。

    那时她想让他知道,这里就是他以后的家,是有目的性的欺骗,李小意毫不怀疑的走进了温柔乡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就在他不顾生死的,为了那两个字的荣誉而战时,她又把他推了出去,是无底的深渊,九死一生!

    李小意好像蟑螂一样的苟活了下来,在黑暗的角落里,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自己的心伤。

    然后他再次归来,她依旧笑脸如花,没有一丝愧疚的面对着他,伸出了手,笑着说:“我带你回家!”

    李小意一脸茫然,李小意满心的挣扎,当他牵起她那纤细如白玉的手时,他的内心再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她在笑,然后转身,抬脚迈步的往昆仑之巅走去,李小意的手被她紧握着,他的心也抓在了她的手里,一步步的迈向顶峰。

    道景,道临等人,相互对视一眼,四峰的首座紧随其后,然后是执事长老,以及各峰的弟子。

    昆仑山上,响起了一连三十六声的钟鸣,大殿之内,慕容云烟端坐其上,依次排序,李小意坐到了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任命!”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落座的时候,慕容云烟的声音,突然响起在大殿之内。

    众位长老连忙起身,四峰首座有些莫名所以,还是静静地等待和聆听着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目光,扫过大殿每一个人,最后还是落在了李小意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李小意!”

    微微皱眉,还是拱手抱拳的走了出来,慕容云烟看着他,李小意想揭穿她杀了掌门。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……”慕容云烟顿了顿,有人抬头看,慕容云烟的继续道:“你既为昆仑的天门长老!”

    道临和道萍儿,以及道均和道景的脸色,纷纷一变。

    却没人出声制止,李小意领命的同时,内需殿的道恒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硬着头皮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李小意以为他会出言反对的时候,毕竟这所谓的天门长老在昆仑宗有着特殊的意味。

    每一位昆仑掌教真人,快要飞升,或者寿元将尽的时候,都会立下一位天门长老,也就是将来新一代的昆仑掌教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自从玄云执掌昆仑以来,这个位置一直处于空缺的状态,所以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很意外,道恒走出来,并没有看向慕容云烟,而是走到他的近前,一抖手时,光芒一闪的,手中出现了一件叠的整齐的白色长袍。

    上面绣有云纹,白色的光晕里,有七彩霞光,居然是一件五重天的法宝。

    李小意眉头一挑,将其拿起,在众人略显怪异的注视下,穿起之时,轻若鸿毛,恍如无物。

    天门长老……李小意犹疑着看向慕容云烟,后者面无表情,接下来又将门中的一些事宜整合,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又将昆仑的百人中队,扩大到千人大队,完全没有休养生息,而是有了闭门练兵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命令,让所有人都有些发蒙,但还是一一遵循,李小意很好奇这个女人是如何做到令行禁止的,但事实如此,他想要不信都不行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的出了云海殿,不仅仅是他,昆仑的四峰首座真人皆是如此。

    千人大队,是要从四座山峰分别抽调,以现有的中队为基础,再行扩建。

    道临叹了口气,看向李小意时,目光里尽是平和,再没有过往里的峥嵘。

    道景一向是老好人,自然只是笑了笑,便和道临一起,驾驭遁光飞向远方。

    道萍儿眼眸流转,似笑非笑的看向李小意:“师弟啥时候要人,望月峰随时可来。”

    道均同样如此的说道,两人便也纷纷的飞离了连霞峰。

    云海殿外,只剩下他一人,身穿白金云袍,默默地站在殿外。

    看着云海的变化无常,想着那个女人的千娇百变,他的内心里,突然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**。

    陈月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,还有王峥和徐云,作为门中的新生代真丹,宗门大会,他们当然有参与的资格。

    三人里王峥最为兴奋,徐云整个过程都在梦游,心思里还在想着有关御灵大阵的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陈月玲伸手牵起了李小意的手,很凉,这一举动,让正在绞尽脑汁的徐云,以及正处于极为欢喜状态下的王峥一愣。

    李小意回头道:“咱们还是先从百人中队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陈月玲点头,王峥一直低头看着两人的手,徐云又开始思虑有关于法阵上的禁制变化。

    他看着云海,脑海里全是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。

    从第一次见面的神秘莫测,到亲如邻家姐姐的爱护有加,再到翻脸无情,以及最后的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一个人原来可以这样的让人揣测不透,一个女人居然有如此的手腕,让曾经野心勃勃的众位师兄姐,心悦诚服,他不在的这些年,他究竟错过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