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三章 离开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三十三章 离开

    黄昏的时候,蜀山剑宗的山门之外,各宗云集,不仅仅是慕容云烟,几乎所有的宗门掌教,几乎都有着不言而喻的默契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领着蜀山剑宗的内门长老,在恭送各宗的同时,还在极力的挽留着。

    半空之上,李小意领着昆仑中队,站在整个昆仑大队的最外边,冷眼旁观着。

    直到慕容云烟和这些人心口不一的絮叨完,这才带着众人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昆仑,李小意领着昆仑中队,游离在整个队伍的外围,负责前哨和探查。

    白骨山虽然送来了求和的诚意,各宗也都同意,但没人相信,这场战斗会真正的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这就像塞外的魔宗,有了自己的一块栖息地,暂时的平息,大家都需要休养生息,并且白骨山的势力划分,道门只给了一州之地。

    白骨山也欣然同意,显然它们求和心切,也给了道门一定的脸面,绝不多占,这样做法,让各宗的掌教真人也说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一旦阴冥鬼域的内战结束,若是星魂海胜了还好说,阴冥殿要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,修真界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李小意没法说,即使说了恐怕也没几个人会相信,更何况,李小意还是那个心思,越乱越好!

    走了,李小意一摆手,身后的遁光,五颜六色,绚丽多彩的亮起,然后犹如流星一样的划过天际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倒背着双手,眯着眼睛,看着漫天绚丽的光芒,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密室之内,久违露面的悟世真人,正在闭目打坐,而他的身旁吕冷轩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一根香燃烧殆尽的时候,悟世睁眼,有着一抹失望之色一闪而过,不过还是起身对着吕冷轩深施一礼:“多谢师叔祖出手相助,是弟子不争气,不能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陆地神仙境,不是日积月累,就能道法自成的。”

    吕冷轩睁开眼,精光四射,又是一敛而入,语气平淡的继续道:“当年本座也是有了一次莫大的机缘,才能将这个门槛迈过去,天地悠悠,整个修真界,千百万年里,陆地神仙又有几人?”

    悟世真人点了点头,重新点燃了一根香,插在香炉里,烟气渺渺的升起,清香沁入肺腑,让人心静如水。

    “悟尘师弟远赴西北魔宗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自己的机缘,若是能,我蜀山剑宗就是想整合道门,谁又能挡?”

    吕冷轩重新闭上了眼睛,并没有接悟世的话,半晌以后他才开口道:“白骨山那里,你不能疏忽大意,切记!”

    悟世皱眉,想要再开口,但犹豫了一会儿,躬身一礼的,便退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黑暗里,吕冷轩重新睁开精光四射的双眼,看着香炉里的萤火之光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昆仑中队一路行来,所遇到的城镇村庄,十室九空,人迹罕见。

    这都是白骨山崛起所造的孽,无尽的杀戮和转化,血食的供需,养尸地的炼化养成,都需要大量人族血肉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这场战争终于结束了,白骨山被限定在了一州之地,自然会有道门监视,六宗十八门,每月一轮换,道门可不会让白骨山有再次做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那些已经伤痕累累的,只能等时间来冲刷,来填充,慢慢的恢复生机,毕竟道门所能做的,也都做了。

    夜晚的时候,选定了一片空无一人的山林,作为临时的歇脚之地。

    树林里连一只兔子也看不见,李小意端坐在篝火前,眼前是他越来越熟悉的昆仑中队的成员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除了白骨山议和,整个昆仑的阵营里,就属李小意回归这件事,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。

    曾经的笑面阎罗,他背后的那些事迹,也再次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    尤其是喜欢热闹的王峥,吐沫星子横飞,即使无中生有的事情,王峥也能强按在李小意的身上,让昆仑中队的新晋弟子,对自己的领头人,充满了憧憬。

    徐云抱着自己的新阵盘,两耳不闻雷电与风雨,一心只沉浸在自己的法阵世界里,几乎已成魔。

    陈月玲呢,此时就坐在李小意的身旁,单手独臂的抱膝而坐,火光映照在她美丽的脸庞上,给人一种异样的美。

    围着王峥听他吹牛的人,耳朵在王峥那,眼睛却不时的偷瞄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的话很少,从前是这样,现在也是如此,不同的是,有了很多之前不曾见过的笑容,浅浅的,很安静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时往火堆里添着柴,眼眸里倒映着火焰,天上的星辰如灯盏,弯月如勾,高高的悬挂在夜空,凉风徐徐的吹拂着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近前,没有一人,道临和道萍儿各有弟子围坐在眼前,她那里就显得极为冷清。

    李小意将手中最后一点干柴扔进篝火,然后起身,陈月玲的目光跟随着他的身影,一直看到了慕容云烟那里,这才转头继续望着眼前的篝火,那只空空如也的袖口,随风而荡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的脸上泛起了笑容,李小意也是这样,两人目光相对,互相打量着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不会再过来了。”慕容云烟先开口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又靠近了一点,鼻息里,有着淡淡的香气,是他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来的话,别人的眼里,可就有了话题,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人,却距离分明,我的突然消失,就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替我着想?”慕容云烟眼里的笑意更甚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我的好师姐,为什么不呢?”李小意又靠近了一点,话里话外有些揶揄的成分。

    远处的目光不时的看过来,老一辈的人习以为常,新晋弟子却充满了好奇,于是已经吹的没有了话题的王峥,眼睛一亮,咽了口唾沫,继续开始吹……

    “我曾经可是想杀了你的。”慕容云烟毫不掩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想?”李小意丝毫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轻笑出声,没有继续往下说,李小意无趣的捡起一块石头,然后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回去,我会给你权利,也会给你所需的力量,我要你把昆仑中层的力量带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再卸磨杀驴吧!”李小意嘴角一翘,眼中已经有了一丝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同样笑道:“你猜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