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一章 祭奠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三十一章 祭奠

    蜀山剑宗的后山,牌位林立,满目皆是,各宗各派的都有,李小意一排排的走过去,走到山顶时,才霍然的

    那里有太多李小意不曾认识的名字,认识和熟知的,也就那几个人。

    张生,李泞,陆明,谭聪,张晓飞等等,当看到他们的时候,李小意神色黯然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带回昆仑山?”

    陈月玲的脸上亦有凄然之色,这里从来都是她最不愿意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是六宗掌教的意思。”她的声音很底。

    “为了个啥?又不是他蜀山剑宗的人。”李小意的脸色阴郁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,陈月玲看向那一排排的牌位,这下面埋的都是人首分离的尸体,很多还是衣冠冢,比如张生和李泞的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道门六宗,同气连枝,即为苍生而身陨,葬在一处,也有陪伴,可以共同见证道门不久后的胜利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冷笑了一声:“这是悟世真人说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了一声,陈月玲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山上的清风徐徐,天上却是天幕垂挂,是受了远处的天边所影响。

    陆地神仙之间的一战,竟然横跨三州之地,远如蜀山剑宗,也避免不了的受其影响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思烦乱,一头的白发轻轻飘起,在昏暗的天色下,尤为的明显。

    陈月玲的目光落在其上,只是呆呆的看着,嘴唇咬紧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手落在墓碑上,字迹雕琢有力,看着极为熟悉,嘴角一翘道:“是出自掌教真人之手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和李小意之间的关系,在过去,昆仑人无不知晓,也羡煞了旁人,谁人不想有一个传奇般的人物,对自己呵护有加。

    自然李小意能看出慕容云烟的笔记,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悟世真人将战死的道门修士,葬于此处,为的是拉拢人心,慕容云烟做的这一切,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都死了,从前在一起的时候,李小意从未将其当过知心的朋友看待,现如今斯人已去,留下的只剩下感伤和遗憾。

    人心这东西真有意思,想要狠下心来,或者自以为已经做到无情冷漠的时候,现在来看,无异于自欺欺人而已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已经死去的人,在他的心里,不知为何,总有难以磨灭的痕迹。

    拿出一壶龙炎液,李小意先是自己喝了一口,然后笑了一下:“这酒我平时是舍不得喝的,便宜了你们这帮死穷鬼。”

    每一个牌位前,他都倒是了一些,轮到张生的时候,李小意端着酒壶,嘿嘿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小子,平日里闷声不响,有好处的时候从来不跟我客气,我记着,你好像还欠我一声谢谢吧。”

    想起当年赠剑时的情景,恍若昨日,陈月玲泪眼朦胧,那个闷声不响的身影,依稀还在眼前。

    张生的牌位前,酒水倒的最多,空气里顿时酒香四溢,李小意仰头将剩下的龙炎液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口中唱道:“季子平安否?便归来,平生万事,那堪回首!行路悠悠谁慰藉,兄弟死,记不起,从前杯酒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凄凉,悠悠的回荡在蜀山剑宗的后山之上,正在忙碌的徐云从房门中走出,还有王峥,两人对视一眼,安静的听着唱词里的凄凉。

    道门回山的时候,从来没有过的狼狈,这一次大战,光是劫法真人就陨落了两人,其余的真人和真丹,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还算好,只是受了轻微的伤,而作为蜀山剑宗的掌教真人,悟世真人则是闭关不出。

    并且在其余宗门,接连返回之后,悟性真人毫不犹豫的开启了护宗大阵。

    龟缩不出的开始了全面防御,但是让人惊讶的是,这一次白骨山居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不动声色的做起了和蜀山剑宗同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鬼母因为全力发动鬼潮,属于自损修为,却也全身而退,作为道门唯一的一位陆地神仙,吕冷轩,则是安然无恙的返回到蜀山剑宗。

    大人物会有怎样的安排和规划,李小意接触不到,也不想去知道,他的眼前只有那些冷冰冰的牌位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,已经不见了陈月玲,只有另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手里,死死的扣住一面金牌,身子不动,甚至连头也不回,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眼前的牌位。

    山风很凉,以前对于外在的冷暖,自从修道求真以后,便没有了太多的感知,可是现在,他觉着格外的冷。

    良久的沉默,长时间的没有一声言语,慕容云烟的紫金衣袍上,还沾染着丝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既然回来了,就好生的活着吧,昆仑,你也只能在昆仑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轻落在李小意的肩头,李小意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,可随即便放开了浑身紧绷的气机。

    “你不杀我?”

    慕容云烟无声的笑了一下:“我在等你能杀我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了一声,李小意起身站起,转身时,看着眼前的女人,这么近,却又那么远。

    在过去的年月里,心里只有无尽的恨意绵绵,时至今日,还是如此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出手,与勇气无关,修为是一个原因,还有就是,这个女人他从来没看明白过。

    如果互换位置,李小意若是慕容云烟,面对野心勃勃的自己,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,就像当年,她将他推下山崖一样。

    慕容云烟转身,李小意眼色复杂的望着她的背影,她的声音忽然幽幽道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死……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身体不自然的动了一下,而那个婀娜的身影,已然消失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手中紧握的海兽金牌,用力的握着,全身仿佛脱了力一样,他默然而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看着远处的渐渐呈现的风轻云淡,阴云已经散尽,有光照万物,一切似乎再次的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心却乱的很,回首看向那些个没有生命气息的牌位,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她,他真的看不懂,不过又有些豁然开朗,原来自己从来就不在她的眼里,虽是女人,却有着男人也无法比拟的胸襟,这是好话。

    换言之,在她那里,难道他李小意还有利用的价值?这是他的揣测,其实他不明白,为什么他会选择留下,为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