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九章 神仙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九章 神仙

    大战已经开始,法宝碰撞后的轰响,陨落前的绝望,有人在死,有阴魂在魂飞魄散,每一时,每一刻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的焦点,都聚集在了那座法阵,以及忽然而出的那支军团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脸上的笑容,早已消失不见,云台之上六宗的掌舵者,全是一脸的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反之鬼蟾的脸上,浮现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,六宗资源尽出,耗费心力的一座大阵,就此被天逸带头,摧枯拉朽一样的毁灭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就连六宗准备的后手尽出,同样全军覆没于那支军团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上,天上天下,这支突然而出的一股力量,就仿佛一把利刃,将整个修者的阵营一切两半。

    李小意已经出了山谷,而是站到了一处山巅的顶峰,这一幕刚好看见,他的身后,则是一整队的昆仑中队。

    陈月玲,徐云,王峥,同样也在安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他没有走,尽管李小意没有给他们当初离开的缘由,陈月玲等人,还是不希望他离开。

    可那个女人会放过自己?就好像这场大战一样,明眼人一看便知,方才的措手不及,这时就是想要亡羊补牢,为时晚矣。

    所以道门在做着最后的努力,撤退!

    知进退,懂得不争一时的长短,才能有后续之力的再一次崛起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想法,和道门此刻在做的,不尽相同,只有努力提升修为,才能有资格和那个女人并肩对峙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的内心,还在矛盾和挣扎,徐云却在此时忽然开口道:“小师叔,你是不是觉着咱们这次前功尽弃了?”

    李小意默不出声,徐云显然是误会了他的心思,然而一旁的王峥竟是一笑道:“吕神仙尚未出手,一切为言尚早吧。”

    修者之间的战争,不以数量取胜,往往是修为境界见高下,这是修真界原有的规则。

    所以宗门之间,即使有矛盾,也很少有两宗倾其所有的全力一战,往往是选择两宗修为最高者,单打独斗的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但是阴冥鬼域给修真界的修士,生动的上了一课,李小意望着远处已经被分为几块的战场。

    阴冥鬼域的指挥者显然为这场决战,准备了许久,那支特殊的军团,李小意一眼便认出,那绝对是来自阴冥鬼域的真正实力。

    作为一把尖刀,将整个战场切成几块,再凝聚战力,分而击破,最后的最后,合兵一处,给道门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但是王峥口中的“吕神仙”应该是他跌入阴冥鬼域以后,才出现的出色人物。

    如果能一举改变整个战局,将现如今已经糜烂的场面,一撮而就,有这样修为的人,其境界最少也应该有,劫法真人后期以上的实力。

    道门的这边,以悟性真人为首,六宗此刻手段尽出,相对应的白骨山,金甲尸无畏无惧的冲了上去,与其纠缠。

    就是不让这些大能真人有所作为的搅乱战局,那个女人李小意居然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分别多年,无情的岁月好像已经凝固在了她的身上,外貌上,居然没有一丁点的改变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闪动,极力压制内心里的躁动,死死的盯着她的身影,再也移不开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天地震动,就连低垂的天幕,居然也向上翻卷,整个战场上的气息,也在这一刻里凝滞不动。

    李小意想不注意都不行,混乱的战场上,仿佛时间停滞的一刻里,有一人而来。

    后背一柄古朴长剑,一步一走,仿佛跨越了空间,这一刻还在战场之外,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战场之内。

    金甲尸已经和道门的劫法真人,不再彼此纠缠,分立于两方。

    自他出现,笼罩在白骨山多年的阴云,尽数散尽,竟然露出了温暖的阳光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凝滞,身后的众人却是满脸的喜色,从他们身上气息上的变化,李小意已经知道,眼前的来人是谁,就是这帮人口中的吕神仙。

    能被修者称之为神仙的,这个境界修为,也只有一境,敢受此称谓。

    陆地神仙境!

    难怪有此大气象,也难怪道门敢和白骨山一绝高下,是出自这里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再次移到那个女人的身上,她站立在半空之上,目光淡然,脸色恬静,从其外表看不出一点波澜。

    看久了,也就不愿再看,因为心疼,李小意转身退了下去,陈月玲等人惊奇,适逢道门反戈一击,如此让人热血的一幕,反而不看了。

    从七彩金环内拿出一瓶龙炎液,酒香四溢,徐云等人因为是久别重逢,虽然想看陆地神仙出手的场面,但更亲近于李小意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这次不走了吧?”王峥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仰脖喝了一口酒,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徐云也坐到了李小意的近处,那边陈月玲的目光至始至终都在李小意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李小意看向的,却是她那空空的袖口。

    后者低头不语,李小意却是再喝酒,也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远处的天边,阴云重新汇聚,正在看向那边的昆仑人,则是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李小意嘴角翘起,道门太小瞧白骨山了,现如今的他,如何能再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那条连接两界的传送通道,不用想也能明白,就是阴冥殿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鬼皇野心勃勃,既然做好了准备,又怎能容忍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白骨山必然有高人坐镇,至于是谁,李小意并不知晓,但是猜一猜,也能明白个大概。

    不是鬼皇本人,就是鬼母亲临,能有陆地神仙境的阴冥鬼域,他实在想不出还有第三人。

    除了星魂海的那条老龙外,想必也有这样的实力,但绝不可能和阴冥殿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起身的时候,李小意收了龙炎液,然后对着众人道:“咱们走吧,这里不是咱们能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王峥笑了,脸上全是欢喜的表情,还有徐云,也有她,只是浅浅的一笑。

    只因为这一句“咱们!”

    李小意走在最前,身后昆仑人还有些恋恋不舍,全被徐云和王峥两人呵斥的赶紧动身。

    那个背影,他们又一次看到了,虽然有很多人已经看不到了,但是王峥和徐云的眼前,仿佛又出现了那些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木头人张生,万年不变的表情下,嘴角翘起,眼角有笑。

    一向好动和爱开玩笑的李泞,拍着手的人前人后,还有那许许多多的人,他们似乎都跟在那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陈月玲笑着笑着,泪眼朦胧,还有徐云和王峥,以及一群懵懂无知的昆仑人,安静的往山外走去。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