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归来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七章 归来

    一阵黑风卷起,在一个比较隐秘的峡谷内,从翻腾的鬼气中走出的,是一位满头白发的青年。

    长相俊俏,却又肤色惨白,瘦弱的身体上,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。

    眼前是幽暗的山谷,脚下就是枯骨累累,潮湿的空气里,有着一股股尸臭的气息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太熟悉了,李小意咧开嘴角,眉宇间的七彩凤翎,呼之欲出的仿佛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指,对鬼涡螺旋一点,嘴一张,吸入紫宫丹腹之内,他抬头看天,天幕低垂。

    不一样的天空,有着不一样的感觉,却还是熟悉的味道,他闭眼,用力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那个山洞,曾经待过生活过的地方,竟然有两具尸体,哄臭的让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路潜行,不时的便能看见僵尸横行,低阶的居多,偶尔碰到的银甲尸,他也是远远的避开。

    但是越往白骨山的外围,戒备的越加的森严,幸运的是,这时居然有宗门攻山,仗打的异常激烈,李小意无暇多顾,趁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,他是真的不敢多呆,再有这一次损失太大,孽阴甲是费了,一件七重天的法宝,让他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最为珍贵的就是那具银甲弑神者,到手里还没捂热乎,就这样没了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在一处绿水青山的山脚下,显现身形,藤汁灵液被他拿了出来,喝了一小滴,灵气开始在紫宫丹腹内复苏。

    李小意蹲下身子,清泉流水里轻轻扬起,再喝上几口,身心满足的往地上一躺。

    脸庞边就是青草依依,泥土的芬芳,空气里不再有尸气阴气,从来没有这样的欢喜,也从来没感觉这个世界,原来是这样的美好。

    不再是只有黑红两色,蓝天白云,青山绿水,花红柳绿的让人欲罢不能,总觉着永远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依靠在大树的背后,李小意闭上了眼睛,轻轻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嘴角带笑的浅浅睡去,任由时间随意的流淌着,他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白骨山的附近,道门各宗已经开始聚集,攻势不断,鬼蟾则站在白骨山巅,眯着眼睛的审时度势。

    鬼母说阴灵通道很可能已经暴露,她很担心,鬼蟾却不在乎。

    仗打到现在,双方已经是仇深似海,阴灵通道无论是暴不暴露,又有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他手下的黑面僵尸的数量虽多,但缺少高阶的银甲尸和金甲尸。

    即使有转换出来的银甲和铁甲,却不是像阴冥鬼域里,日积月累的天然而成的僵尸那样,可以说他手下的这些铁甲银甲,包括金甲尸,大多是催发而来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战力还是智慧性,都差了不是一星半点,短时间的战斗尚可,长时间的拉锯战一旦开始,便会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最为主要的是,他鬼蟾还是小瞧了修真世界里的人族,不似阴冥鬼域里的那样,猪狗不如。

    但是要想让他承认失败,为时尚早,他还有最后的底牌,是时候让那些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家伙们,看看来自阴冥鬼域的真正实力了!

    “阿一!”

    一具金甲尸突然闪现而出,金光闪闪的全身,血迹斑斑,还有几处重创,让其看上去略显狼狈。

    “通知天逸和阎寒两家的家主,那个方向。”鬼蟾伸手一指白骨山外的那座大阵道:“给我死死的打!”

    金甲尸身形一转的便消失不见,鬼蟾望着不远处的那座大阵,眼神阴厉,法阵的出现他原本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法阵的强大和功效,彻底的打破了他的认知,远远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想。

    也是整个局势扭转的关键之一,但还不至于一败涂地,鬼蟾的嘴角出现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此时的白骨山,尸气冲天,地面震动一行行,一排排的高大身影,突然出现在白骨山和道门对峙的中心地段。

    悟性真人眯着眼睛,立马就发现了这支队伍,却并不以为意的,对身旁的一位蜀山剑宗的长老道:“老规矩,引他们入瓮!”

    那名长老拱手施礼后,转身就下了云台,大衍宗的妙可先生,忽然出言提醒道:“老道我总觉着哪里有些不太对,悟性道友,要慎重些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要是在过去,道门六宗里,无论是谁,绝不敢忽略不听,然而眼前天机已乱,悟性真人对妙可先生的话,只是听进去了一半。

    但面子上却不失礼的笑道:“妙可道友提醒的是,小心方能使得万年船。”

    转首对身旁的另一位内门长老,又吩咐了几句,后者领命而去,却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准备的后手。

    两人又言语了几句,霓虹殇站在一旁不言不语,还有一个女人,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她身穿紫金道袍,一脸的淡然,沉默的望着前方已经开战的两方,而在她的身后,昆仑望月峰的首座,道萍儿就在那里恭敬的守候着。

    至于昆仑中队,现在的战斗已经不适合他们,而是游走在白骨山的周边区域,防止僵尸逃出包围,造成不必要的混乱。

    毕竟黑面僵尸的高传染性,太过吓人,一条漏网之鱼,势必会造成一定的混乱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接到的命令是,绝对不能放过一个,各宗的中队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陈月玲带着人飞翔在半空,将近百人的中队,仿佛翱翔展翅的雁群,井然有序的一遍遍视察着他们所负责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休息一会儿吧。”徐云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陈月玲回头,的确一连数日的不断巡视,众人都有些疲惫,往再远处看,有一处山谷,相对比其它的地势偏低,也足够隐蔽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自昆仑小队成立,一直到现在的中队,行使的规则,全是当初那人定下的。

    为的就是能够最大限度的,保护队伍里的每一位成员,可现如今,老一批的成员相继陨落,剩下的只有她还有徐云,以及王峥。

    他做的都是对的吗?陈月玲忽然问自己,还是她的领导不利,这样的问题她不止一次问过自己,没有答案,只有现如今的结果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选定了以后,陈月玲抛开自己的胡思乱想,便带着人往那里飞驰。

    可她的心绪总也不得安宁,尤其是今天,她又望了望白骨山的方向,目光里也有了一丝难以言喻的忧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