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穿梭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六章 穿梭

    李小意用尽了灵气,全力飞驰,移形换位,不停的往烟火以外冲,孽阴甲的外围扭曲变形,已经烧灼成了血红色。

    鬼灵还在拼命,李小意随手一切,捻断了它和孽阴甲的联系,不顾其反对,将其收入到了鬼头戒指里。

    因为是真空地段,所以爆炸的冲击力有限,未等完全的扩张而开,便被力场挤压收缩,不见金甲尸的身影,李小意却是已经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距离,却走的艰难,可以说是举步维艰,孽阴甲已经开始崩裂,无数的阴魂在烈焰里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紫宫丹腹内,涅灵宝珠全力运转,所有的灵气,汇聚于掌间,有鬼涡在动,却很慢!

    是传送通道的压制之力,仿佛一层无形的枷锁,禁锢阻碍,李小意全身的灵气调集极为的缓慢。

    再有移形换位的消耗,平常都不太看重的灵气损耗,这时却能搬到台面上来,让李小意忽视不了。

    孽阴甲的外层已经焦糊一片,原本呈现在胸口的一颗鬼头,好像烧灼的蜡烛,早就没了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终于在熬过了最为艰难的一段时间以后,鬼涡形成,旋转于李小意的掌间,越来越大,骤然而降的时候,李小意的身后,不远处有金芒在闪。

    鬼涡成疾风骤雨,巨大的龙卷旋转于李小意的身体外围,回首的刹那,金光如利刃,直切而来。

    冷然一笑,再转头时,李小意的眼中,全是那一片耀眼的白光。

    背后已经有怒吼传来,鬼涡瞬移已出,突然而然的消失在白光之内,金甲尸还是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浑身焦黑的立足于原地,瞪着一对儿精光四射的双眼,金甲尸虽然怒火中烧,但无论是气势上,还是一身的灵气威压,都远不如方才。

    看着那刺眼的白光,阴森着脸,他于原地伫立了好一会儿,任由传送通道内各种力的挤压,以及光火的不停灼烧,却能依然不倒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颇为无奈的转身离开,化成一个光点,往传送通道的下方飞去。

    至于李小意,则是在鬼涡的带动下,于虚空中不停地穿梭,白光蒙蒙,一晃即出时,是无尽的闪耀星辰,不停地在眼前转动变化。

    鬼涡的外围,魂飞魄舞,阻挡着空间各种力的拉扯与挤压。

    但是过了空间的壁垒以后,传送通道内的力场,似乎开始渐渐的有所缓和。

    上升的速度也开始降了下来,然后再无星辰转换,只有单纯的黑暗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样飘离了多久,又是一道光亮,闪现在头顶上方,略微估算了一下距离,应该是不远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放下的心,又一次提了起来,鬼涡的魂魄之力里,充满了神性,而这所谓的神性,也是力的一种体现。

    鬼皇在统御阴冥鬼域以后,对神族挥起了屠刀,剁碎的身体,流淌的血肉,愤恨的神魂,都祭祀在这座白玉台上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怨力。

    也是这种大仇不得报,再有千年岁月的洗礼,造就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恨,凝固不化,于白玉台内的日积月累,才有了鬼涡的形成。

    即使李小意因为本身血脉的缘故,可以掌握神鬼台,却达不到如臂挥使的境地,再有就是他的修为境界,委实太低。

    可他不能沿着传送通道的出口出去,入口的地方已然把守森严,出口又怎会一个人没有。

    更何况追赶自己的金甲尸,竟然就此放弃,那道光的背后,到底隐藏着什么,能让相当于劫法真人的金甲尸,也望而却步,李小意一点都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他再次割破了自己的十根手指,流淌出他的心头血,在鬼涡里转瞬即逝的就被吸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如此这样,反而更加契合了他与鬼涡之间的联系。突然之间,在恍惚里,他好像看到了一头凤凰在舞。

    就在鬼涡里,忽闪忽现,七色的羽翼,琉璃着绚丽的光晕,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那凤凰仿佛活了过来,它的眼眸在转,飞舞中蓦然停顿,就在李小意的眼前,与之相对。

    孽阴甲上仅存的魂魄,开始不停地被鬼涡的本身所抽离,李小意低头一看焦黑的甲胄上,哪还有一丝的灵性存在。

    那凤凰却好像意犹未尽的,将目光盯视在了李小意的身上,十根手指上的鲜血,再一次喷洒,尽数到了凤凰的口中。

    体内的涅灵宝珠,竟然也在这时发出一声啼鸣之音。

    紫宫丹腹内的灵气外溢于体外,李小意本就苍白的脸色,不禁又白上了一分,变得极为惨白。

    那凤凰再次振翅而飞时,鬼涡旋转,声势磅礴,充盈的灵气,以及大量的魂魄之力,彼此纠缠,旋转。

    随着凤凰的牵引飞舞,越来越多的,他认得和不认得的神兽魂魄,一股脑的纷纷亮相而出。

    跟随着凤凰的七色光晕,一起鸣啼嘶吼,一起舞动在鬼涡的内部。

    几乎就是一瞬间,磅礴如潮的森然鬼气,仿佛撕裂了空间,连带着李小意一起,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传送的通道之内。

    静坐在空无一人的大殿之内,鬼母的双目,蓦然睁开的刹那,身形忽然的一模糊,便消失在了黑暗中,再出现的时候,阴灵通道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神识散出体外,阴灵通道的里里外外快速的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守护在通道一侧的金甲尸,一见鬼母的突然出现,再有阴晴不定的脸色,和身后的银甲尸,大气也不敢喘的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鬼母转头看向那具金甲尸道:“可有异常情况发生?”

    那具金甲尸摇了摇头,其身后的银甲尸也是一阵摇头,鬼母的眉头已然皱了起来,不发一言的身形又是一转,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大殿之内鬼母重新现身,将方才一幕,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,想了又想,坐回到座位上,便联系起身阴冥鬼域的分身。

    再得到消息的时候,已经是十五天以后,鬼母的脸色极为难看,鬼蟾此时就站在大殿之内。

    神态已不复之前的散漫和狂傲,如今的战局,于鬼母这一方来说,已经是极为的不利。

    修真世界的全面反击,让他焦头烂额,尤其是现在,白骨山已经彻底被围,六宗的总攻,已是不远。

    “阴灵通道很可能已经暴露了!”

    鬼母的话,让鬼蟾的神色蓦然一惊,不过转念间,他的脸色又恢复如常:“那又怎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