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五章 传送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五章 传送

    眼前是流星火雨一样的银河,层层迭起,火花四射,不停地带着银甲弑神者往上飞去。 ̄︶︺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不由自主,李小意有些惊恐,因为他忽然发现,自己竟然摆脱不掉附尸术的束缚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弑神者本身,已经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身体,任由空间之力的带动,好像一颗陨石一样的,飞起上升。

    至于传送通道的外层,本来撕裂的口子,已经自行愈合,一群银甲尸以及铁甲尸面面相窥的,脸色难看,却没有一具僵尸,有追进去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金甲尸突然显身出现,目光冰冷的扫视四周,已有僵尸上前耳语传音。

    未等那具银甲尸把话说完,一颗头颅已经握在了金甲尸的手里,他愤怒的嘶吼一声。

    周边的僵尸们畏惧的纷纷后退,都用极其恐惧的目光,看着那具已经尸头分离的银甲尸身体,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金甲尸不容分说,金光一闪,身体立时隐没在传送通道的外围,而进入其内,并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李小意所容身的银甲弑神者的身体,由于传送的速度过快,来自于空间的挤压与撕扯之力,锋利如刀,不断地侵袭,一身的骨骼外甲,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不单单如此,虽然有灵光的护持,但是严重的脱水,以及高强烈的炙热温度,如果是普通的银甲尸,恐怕早已毫无反抗的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一瞬间,李小意仿佛飞跃到了九天之上,目光所及之处,是一望无际的天空,回首时,有些艰难,但还是看到了苍茫的血色大地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的身体,已经完全的脱离了直插天际的山体,向着更遥远的星空,由传送通道吸拽着他,不停地往上,再往上。

    渐渐地,他已经不能呼吸,却有涅灵宝珠自行供给,身体所需要的气息,让他不至于憋闷而死。

    慢慢的,全身所承受的挤压力越来越强,银甲弑神者已然被火光所包围。

    炙热的温度由外而内,但是他的本体,依然不能施展任何的法术神通,就连脱离银甲弑神者的这件事情,也是办不到。

    一道金芒忽然出现在身后的下方,同样有大火在烧,疯狂而汹涌,但是那股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威压,让李小意的心里一突。

    是金甲尸!也只有相当于劫法真人的金甲尸,才有如此肆无忌惮的威压。

    这真是,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,福无双至的祸不单行。

    金甲尸很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,被金甲尸锁定,绝无逃脱的可能,这根本就是不用考虑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有这条不知连向何处的传送通道在,又当别论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眼里已经看不到阴冥大陆,只有浩瀚无垠的无尽星空。

    两道光火,一前一后,只是金甲尸的速度,有些后来者居上的意思,正在不断地接近着他。

    是因为金甲尸的境界,让它有抵抗外力侵袭的空挡,不断提升着自己的速度。

    与其相反的是,银甲弑神者就没有这样顶尖的实力,虽然是弑神者,高于普通的银甲尸,再有后期的实力,可它毕竟还没有突破到金甲尸的行列。

    挤压之力越来越重,全身的骨骼已经变形,外层生长在皮肤表层的银亮甲片,已经焦糊了一片。

    灼热之感,透体而入,李小意无法施法,只能凭借孽阴甲全力抵挡。

    好在有鬼灵在,即使在他无法调用紫宫丹腹内的灵气的情况下,依然能够全力运转。

    但是问题的所在,是越来越接近的金甲尸,李小意已经闻到了死亡的气息,却不甘心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但金甲尸的速度更快更稳,一瞬间的加速,已然临近银甲弑神者的身后。

    两团炙热的烈火相交,爆发出更加灼热的温度,金甲尸一手探来,狠狠地抓在银甲弑神者的身后。

    轻而易举的破体而入的刹那,他的全身忽然有银光一闪,交织在护体的金芒之内。

    金甲尸一下子就瞪大了双眼,眼眸往身体的右侧斜视,眼白尽露的同时,一嘴的尖牙利齿,猛然大张,发出一声尖利的咆哮。

    一颗僵尸头,从金甲尸身体的右侧生长而出,弑神者独有的技能,附身术已然施展。

    金甲尸一身的尸气翻滚偏移,右手上抓,狠狠地扣在银甲尸的脸上,却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个枯萎着。

    躲藏在弑神者体内的李小意,一脸冷笑,仔细盯视着附身术的运转轨迹,却在这时,有一股强烈的气息,充斥到银甲弑神者的体内。

    好像奔流不息的浪潮,大浪翻滚的冲了进来,越来越浓郁的尸气和阴气,鼓胀在银甲尸的紫宫丹腹内。

    按正理说,这样的情况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附身术一旦寄生成功以后,被寄生者体内的所有,一股脑的会被寄生者全部的吞噬和吸干。

    但在此时此刻,银甲弑神者的体内,就好像一个已经扩张到极限的水库,大坝已经续满,再来的话,就会有冲破水库原有的限制,造成堤坝崩塌,一切尽毁。

    李小意从来没想过相当于劫法真人的金甲尸,其体内到底有多少的阴灵之力,也无法想象它的精纯程度。

    这时的深有体会,给他的感受,只有深深的恐惧!

    终于,他熬不住了,阴灵之力,还在不停地灌入,这家伙想要同归于尽?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若是自爆,同身一体的金甲尸,绝对也好不到哪里去!

    尤其是还在传送的通道内,外部的挤压力,炽热的气息和浪潮,李小意没有选择,因为他想活!

    分离的那一刻,金甲尸的身体后移于下方,银甲弑神者的身体,由于之前就被通道内的力量,毁坏过。

    这时肿胀的身躯,仿佛露了气的气球,周身上下,四处冒烟,阴灵之力外露于体外,很快的就散尽一空。

    挤压之力,和外在因为极速摩擦而生出的火焰,暂时屏蔽在阴灵之力的外围,产生了一个真空带。

    可随着这股力量的消失,通道内的挤压力,撕扯之力,火焰再生,一股脑的全部充斥了进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已经借着方才松弛的一瞬间,冲了出来,整个本体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通道之内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李小意苍白的脸上就因为各种力量的撕扯,而涨的通红,孽阴甲已经激发到了极致,鬼灵一脸的痛苦。

    回首一望,银甲弑神者的身体,在不断地收缩,好像被无数的重力,击打其上,火焰升腾,他没有任何的犹豫,就在金甲尸一鼓作气的,要再次冲杀上来的瞬间。

    戴在尾指上的猩红之戒,忽然碎裂,一同破碎的还有银甲弑神者的身体,在传送通道内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李小意也在蒸腾的烟尘与火焰里,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整个传送通道都在颤抖,无数的裂痕出现在两壁四周,而他从烟尘滚滚里冲出的一瞬间,眼眸深处,已然亮起了一道光。

    就在通道的不远处,那是他的希望,很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