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四章 潜入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四章 潜入

    其实在看到黑门的那一刻,李小意就在考虑要不要进去,但戒备森严的四周,已经让他没了选择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隐隐有一种感觉,这后面,风险极大,很有可能就此挂在这里。

    是银甲弑神者给了他最后的勇气,踏入门槛的那一刻,眼前一黑,即使开启灵目,还是如同墨汁一样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只有气息上,能够感觉的清楚,他的四周,还是那些僵尸,可在头顶的上方,有一股异样强烈的威压,在扫视着他这里的方向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敢放出自己的神识,一动不动立于原地,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黑暗里亮起了一道光。

    是深蓝的颜色,也有冰冷阴寒的风,呼呼的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一具具僵尸,无神无识的走了进去,然后消失在火焰里,两具手拿黑旗的银甲尸,目不转睛的盯视着。

    这火焰的属性阴寒,李小意迈步踏入的一瞬间,一层层冰霜,立马爬满了全身。

    却有光在传送,从脚下而来,一直往里,到了一具已经霜冻成冰的僵尸旁,这才停止。

    黑门闭合时,他们在这一群新出土的僵尸,已经全部在这里,其中还包括那些铁甲尸。

    神念悄然放出,四周寂然无声的没有任何生的气息,这群死人货更是任由蓝色的阴火不停的灼烧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神识已然在扩大范围,待到大无可大的时候,他的脸色,蓦然一变。

    身上还燃烧的蓝火,不停抽离着一身的尸气与阴气,李小意有些厌烦,银甲弑神者大口一张,一股脑的全部吞入到丹腹之内。

    冰霜碎裂,银甲弑神者腾空而起,施展重瞳术,透过它的视角,李小意顺势一扫,远近全是冰层,而在里面的,尽是僵尸,还有不少的阴魂。

    蓝火不停地燃烧着,最先来的那些僵尸和阴魂,不是成了干尸,就是化为了灰烬,随后蒸腾出的阴灵之力,一路向上,汇集成云,消失最顶方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禁制?抽导阴魂之力,传输到上层,相信那里,应该会再有一个法阵或者禁制。

    可在禁制的最顶层,又会有什么,李小意心下好奇,身形上飘,小心翼翼的直入黑暗之里的时候,两壁四周,尽是他看不懂的奇异符文和图画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修真界里的手笔,也不是出自天域商盟,而应该是来自阴冥鬼域里土生土长的东西。

    符文好像鬼画符,架构的应该是整个法阵的一个大概的框架,图画则是细微的控制,填充在法阵里的禁制。

    相辅相成,生生不息的不断抽离这下面的阴灵之力,导向法阵,传输向上。

    看明白整个法阵的结构以后,因为无人看守,想要过去,也不是太难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的大嘴一张,李小意显现身形,身体立马便开始有阴霜凝结。

    护体神光亮起,孽阴甲尽数吸收吞噬,李小意单手一拍银色的尸袋,银甲弑神者化作一抹银光,敛入其中以后,又将真灵锦帕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,一跃而出,然后兽口一张,一吸。

    李小意身形一缩一卷的便射入其中,短距离的异空间传送,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,身化流光,于原地一闪而逝,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身处法阵的上方。

    又是一层法阵,图纹禁制,阴灵之力再次的被净化一次,然后步入到更为严格的一层禁制里。

    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,身形一闪而逝,远处则是一个巨大的传输通道,上面法阵遍布,阴灵之力,正源源不断的灌注其中。

    四周把守森严,铁甲尸成队的游离警戒,银甲尸穿插其中,李小意躲藏在暗处,不敢稍有异动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不明白,这是个啥?

    眼前是一个庞大黑暗空间,横七竖八的到处是暗红色的光带,上面遍布着一缕缕阴魂,正在维护着刻在上面的法阵。

    而在这处空间的最为中心的地段,则是眼前的传输通道,圆筒形,上下串联,一直贯穿到山峰的最顶端。

    好像一条粗壮的巨蟒,或者是旋转的黑色飓风,上面镶嵌着一座座诡异的符阵带,全是李小意看不懂的纹路。

    这好像一个黑色的通道,李小意皱着眉,异兽身形连闪,无声无息的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放出神念,就像从前找寻空间结点的那样,然而就在神念离体的一瞬间,正在巡查的铁甲尸,还有很多的银甲尸,齐刷刷的头一转,看向的正是李小意所在的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白,内心里百味杂陈,这不是无的放矢的自绝后路吗?

    叹息一声,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,身形一闪,冲着传输通道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具银甲尸,突然而然的出现在异兽显现身形的前方,银钩一样的五指,闪烁着幽幽的寒芒,冲着异兽的面门就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异兽再次瞬移而出,使其五指抓空的同时,其它的银甲尸最先过来补位。

    全身的灵压释放于外,锁定空间的每一寸,异兽瞬移的轨迹,完全被其掌握,未等异兽自主现身,一具银甲尸对准一处虚空,猛然一击。

    踉跄的极其狼狈的异兽,不得不再次显现身形,根本就不给它站稳的机会,其后背便受了一击猛击。

    再有银甲尸补位过来的凌空踩下,异兽翻滚在半空的身体,避无可避,大口一张,一道光芒射出的同时,异兽消失,再出现的却是一具银甲弑神者。

    在场的,无论是围在内圈的银甲尸,还是外围的铁甲尸,其脸上都露出了惊愣的表情。

    弑神者在阴冥鬼域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,直属鬼皇,不受任何势力的限制,即使是四宫和八大姓氏,也无权节制弑神者的权利。

    就当所有的僵尸发愣的一瞬间,银甲弑神者身形一动,冲着传送通道,再次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以它的速度,再有浑身气势的带动,立时惊醒了周旁的银甲尸,咆哮连连的紧追在后。

    李小意因为附尸术的缘故,完全做不了任何事,只能干看着,但是以银甲弑神者的修为境界,摆脱身后的追踪者,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面对传送通道,银甲弑神者毫不犹豫的双手斜插,硬生生的撕裂出一道裂口,一头扎进去的同时,其身体,竟然不受自身控制的,被一股巨大的吸力,抽离了上去,不停地往通道的最顶端飞去。

    这是在传送?李小意悚然而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