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 黑门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三章 黑门

    山脉的近处,并无出奇的地方,李小意就像之前所做的那样,将神识外放于体外,一遍遍搜寻着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境界上的突破,神识所能扩展的距离,比起先前,大了将近一倍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失望的情绪,便浓重一分,直至大山的深处,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手扶在一棵粗大的黑木上,李小意收回神识,继续往前的时候,他的目光忽然一闪,身体悬空,如影随形的化成虚无的状态。

    一层阴雾吹刮而来,铺在地面上,好像滚滚而动的浓烟,快速的往前奔袭。

    隐匿于暗处的李小意,皱着眉头,想不到黑鬼山脉,居然有阴冥殿的人?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判定,是因为从黑雾里,他感觉到了一丝蛮荒之魂的气息。

    待黑雾快速滚动而过去的时候,李小意稍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悄无声息的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丛林里,树木繁杂,灌木累累,黑雾无实无质的一穿而过,李小意紧紧跟随,小心翼翼的隐匿着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行至山腹,一面空无一物的山体石墙,黑雾穿入其中,李小意躲在一棵大树的身后,心下迟疑。

    这要如何是好?想了一会儿,还是摸了过去,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这里是阴冥鬼域。

    这里的修者,虽然已经开始重视法宝,但是对法阵禁制的意识,还没有大概的一个认知度。

    除了那个曾投入他大量心血的海底,但至少眼前这个区域里,没人明白这些。

    头顶有腐蚀鸟的啼鸣声,好像乌鸦的鸣叫,心思一动,李小意身形一闪,只是一瞬间,便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手中却多了两只腐蚀鸟,往前一送,腐蚀鸟没有任何选择的,往山体墙壁上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注目观看,腐蚀鸟头破血流的脖子一扭,嘎巴一声跌落于地面。

    实体墙?李小意皱着眉,手中的另一只腐蚀鸟又往前一送,同样的一幕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居然是禁制?李小意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而这时,墙壁蓦然出现了一抹阴影,然后一具黑面僵尸,出现在山体之外。

    低头扫了一眼地上的两只腐蚀鸟,黑面僵尸用脚一踩,立时有体液鲜血喷出,就已经成了两个肉饼。

    黑面僵尸抬头看向四周?神识一遍遍的游走探测,看了好一会儿,见再没有别的异样,这才一转身,再次消失在墙体之中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些头疼,这帮家伙居然懂得禁制?

    重新退回到黑木森林里,蹲伏于一棵大树之上,冥思苦想了一阵,这时的天幕已黑,周旁静悄悄的,夜风很凉,一层浓雾,重新出现在黑森林里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为何这里能看到阴冥殿的人,难道那处空间结点,已经被他们发现了?

    如果是那样的话,那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依靠在树身之上,瞅着不远处的山体墙壁,他在苦苦的等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那边再无动静,之前发现的鬼雾,也没第二次出现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灰意冷,准备动身返回的时候,地面震动,他所在的大树,落叶纷纷,李小意皱眉远望。

    黑气腾腾的的翻滚,居然是行尸之气,目光一转,一拍腰间的银色尸袋,银甲弑神者悬空而现。

    李小意周身化成一道黑光的同时,银甲弑神者的大口一张,敛入其内的同时,冥狱转生诀里的附尸术,同时施展。

    这是养尸篇里的一门人尸合体法,区别于附身术,在修者寄身于炼尸之后,再不能施展任何的神通。

    只能依靠缔结契约时的猩红之戒,来操控炼尸,两相对比,附身术就没有这许多的限制。

    那边行进的速度很快,黑风起时,尸气漫天,一排排,一列列,李小意通过重瞳术,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神念一扫,这些家伙居然没有神魂意识,完全的就是僵尸,其中还有几具铁甲尸,浑身挂着土,一样僵硬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是新挖出来的?李小意犹豫了一下,在黑风刮到他所栖身的那颗大树时,银甲弑神者悄无声息的一落,便混入到了僵尸的队伍里。

    护持和驱赶这些僵尸的,大多是黑面僵尸,凭借银甲弑神者的修为境界,并没有让其发现。

    一边走,一边打量着四周,眼前的这些僵尸,大多无遮无拦的没有任何衣物,想必年月太久,早已烂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有几具僵尸的身上,披着几件已经不成样子的服饰,隐约能辨认出,是来自修真世界。

    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,之前在人族的洞壁上,关于此界的种种,李小意已经了解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但是那个山体洞壁的背后,到底隐藏着什么,却是一个谜,不过只要不出意外,李小意很快便能知晓它的真相。

    队伍的最前方,是两具银甲尸,手持两杆黑旗类的法宝,大雾弥漫全部来自于此处。

    中间则是黑面僵尸,维持秩序,而队伍的末尾,则有三名银甲尸,手里拿的也是相同的旗类法宝,来回巡查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的面部开始泛起黑气,周身的颜色也是如此,而在其身体内部,李小意正用四方宝镜,幻化着它的外观。

    毕竟他不想太过唐突的凸显自己,而是想方设法的隐藏一身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行至山体洞壁的时候,银甲尸手中的幡旗,映射出一道奇异的符号,然后率先走入其中,接着便是整个队伍,包括混在其中的李小意。

    穿越山体墙壁的时候,如若无物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阻挡,完全不同于先前腐蚀鸟的遭遇。

    进入其中以后,李小意很庆幸自己没有硬闯此地,呈现于眼前的,是一个异域空间。

    这里的阴灵之气非常充裕,沐浴其中的尸者,无不颤抖着身体,是尸体本身呼应着阴气所造成的异象。

    两边四周,铁甲尸和黑面僵尸,林立在一侧,谨慎的盯视着这一队的每一具僵尸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银甲尸,用一面镜类法宝,照耀四周,从另一面鉴别队伍里的每一具行尸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这件法宝只有区区的五重天,并不能看破四方宝镜的幻术和隐匿。

    李小意很容易的蒙混过关,再由两具手持黑旗的银甲尸,带着队伍,继续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这里守备森严,每行进一段路程,便有一道关卡,检查也是一次比一次严格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下忐忑,抬头观望,整个山体的内部,成螺旋体,阶梯遍布,层层攀升,而在中部的位置,却有一道异常显眼的黑门,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的最终去处,显然也是那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