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鬼涡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二章 鬼涡

    道法异术的运转,先起于神,也就是内心的一个念头,继而行功于紫宫丹腹,灵气于脉络中凝成一气,发于身外。『→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℃Ww.La

    再有口诀真言,控制四周的灵气汇聚在道法里,内外兼并,化合成一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虽然已成炼尸,但还有主魂,只是神识泯灭,功法形转的记忆,依然犹在。

    李小意这边一心研究两门奇术的同时,那边的神鬼白玉台,忽然发出一阵阵乳白色的光晕,照的洞府大亮。

    正看到关键处的李小意,回头惊讶的看着那边,连忙走过去,神念扫在其上,一股股纯净的灵魂之力,正从神鬼白玉台上,将雷电蝠龙包裹在乳白色的光晕里。

    一身的气势不断地在攀升,李小意目光闪动,目不转睛的盯着的同时,精纯的阴灵之力,渗透,混入,已经将鬼头大将提升到了新的层次。

    压制许久的境界,开始有所松动,鬼头大将所寄生的雷电蝠龙的身体,电蛇游走,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瓶颈期一冲再冲,终于在气势升腾到顶点的那一刻,破土而出,一颗新生的种子,发芽生长,再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龙头扬起,咆哮如雷动,新的身体,新的土壤,鬼头大将也在此时跨过了最后一道门槛。

    这具身体,这缕神魂,终于完全的契合,振翅而飞时,李小意一脚将其踢了出去的同时,一头扎进了光晕当中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刹那,体内的血液翻腾,升华凝固于身体里,鲜血喷出的一瞬间,李小意抬脚后退,他猛然间发现了有些不对,想抽身而出时,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大口大口的鲜血,不断地从李小意的七窍里流出,滴落到神鬼白玉台上时,立马成烟化雾,转眼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神鬼白玉台上,亦然有血液升起,却是来自于白玉台的内部,鬼涡旋转,李小意仿佛看到了一凤一凰,再不停地飞旋鸣叫。

    气息相连,紧密缠绕于李小意的全身上下,越来越多的血液,开始从外而内的灌入。

    与其本身的血液相融相合,涅灵宝珠的表面,纹裂出密密麻麻的纹路,阴寒之力,不停地开始冲撞涅灵宝珠的表层。

    然后是破碎,涅灵宝珠的再生,凤凰起舞,于李小意的身体内,一声声的啼鸣,有倔强的不甘,还有傲视天下的高傲。

    和雷电蝠龙一样,李小意周身的气势,一而再,再而三的不断攀升。

    头顶之上,有七彩祥云,悬浮半空,也有凤鸣凰啼,再有,祥云化凤凰,出现的一瞬间,法相自成,炼狱凤凰!

    一天,两天,三天,不断地持续变化,双目双瞳,一为黑,可看破一切虚妄幻象,二为血目,夜寰降临,有无尽的黑炎,燃烧其上。

    后期,突破而至,白光散尽,左眼角处,原本已经消失的凤翎再次出现,不再是单一的红,却有七色渲染其上。

    李小意仰天长啸,手一伸,鬼涡旋转于掌间,魂魄漩涡,涌荡出无尽的魂魄之力,弥漫四周。

    五指并拢,魂消魄散,脚下的神鬼白玉台的内部,同样寂然无声,一道道诡异亮起的符文,接连暗淡,直到消失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,感受着和体会着这一刻的愉悦,以及重新感知力的原理和妙处。

    一境一心境,说的,想必也是这个道理,李小意感同身受,远处的雷电蝠龙,则是一脸的委屈。

    李小意笑着手一收,脚下的神鬼白玉台,一缩再缩,直到化为巴掌大小,然后破碎成一块一块,再没有白玉的模样,而是完全的成为了鬼涡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才是它应该呈现的本来面貌,神鬼漩涡,万鬼噬灵,血脉相连,因为之前的契合,虽能完全的掌握,其消耗也是惊人的让李小意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到底是有九重天的品级,心下一动,不同于其他的法宝,而是如同本命法宝一样,被李小意收入到紫宫丹腹内的涅灵宝珠里。

    整个洞府重新归于了平静,雷电蝠龙和李小意刚刚突破,需要稳固境界,一个回到寒潭之底,陷入沉睡,一个于原地打坐,运行功法。

    鬼灵东看看西瞅瞅,有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自得其乐的,游离飘荡到银甲弑神者的身前身后。

    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大家伙,而它却一动不动伫立于原地,一对儿红如鲜血的眸子,只是偶尔闪烁出一抹凶光。

    而在地底溶洞的外面,刮在黑木森林里的黑风,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更远处的山脉,一如先前,只是偶尔有阴灵飘过,再无其它。

    李小意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月之后,他打量了一眼,这些年他搜索过的黑鬼山脉,只有远处的那座大山,是他从来没有踏足过的。

    那里几乎寄托了他所有的希望,如果依然是一无所有,天域商盟,他需要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一来,他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在等待着他。

    天域商盟横穿两界的事情,天底下恐怕只有他一人知晓,并且他也怀疑,阴冥鬼域的入侵,是否和这个神秘的商会组织有关。

    但如果李小意要是知道,鬼母贯通主持的阴灵通道,恐怕就不会这么想,可惜他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天域商盟却是知道的,比如此时的商会密室之内,就坐了这样一群人。

    面貌身影,全部笼罩在黑袍之下,八个席位,八个身影,彼此相对,正中央,是一个白玉圆桌,上面光滑如境,却有影像传递。

    正是阴灵通道,就连鬼母的身形,也出现在其中,凭借她的修为,竟然无知无觉。

    而她此刻所在做的,是在修复和运转通道,试图将其不断地扩大化。

    八道目光,幽幽的望着桌面上所呈现的景象,并且每个人桌前都有一个大写的标识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标识着“二”字当头的黑袍人,用极其阴森的语气道:“阴灵通道贯穿两界,现已打开,商盟的事情,迟早会暴露,不知道各位的看法如何?”

    好半天没人说话,密室内的气氛冷清,似乎每一位在场的人,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“零,那里是否有消息?”其中一个标识着“四”字的人,忽然张口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,但是白玉案桌上的影像,还在不停地播放,整个密室,全是它映照反射的光,没人说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