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章 隐士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二十章 隐士

    每日的清晨,李小意都会睁开双眼,从溶洞中走出,先在洞口眯着眼睛的看一会天,然后再去集尸地。

    去看看自己的五具形练的弑神者僵尸,鬼灵则会飘忽的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发现没有异样以后,他便开始漫山遍野的闲逛溜达,神识放出体外,不断地去感受周围空间是否有任何的波动,哪怕是极为细小的变化。

    然而走遍了附近的山脉,也没有丝毫的发现,不过他并不气馁,因为这本就是一个撞大运的活计。

    这里的阴气汇集,终年不见阳光,阴灵繁多,喜扑生人,好在境界都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跟在李小意身后的鬼灵,形迹如魅,扑之过来的阴灵,大多进了它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其实他有些弄不明白,如此的阴灵汇聚之所,居然没有大的鬼灵行僵,接连几个山脉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摸着自己的下巴,看向远方,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带着鬼灵回到自己的溶洞,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这样的与世无争,全心全意的做一名隐修者的日子,时间长了,便会越来越适应,越来越喜欢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也在不久之后,从寒潭中升起,雷电蝠龙庞大的身躯,已然适应的它,尽量缩小体型,好像一只蝙蝠,带着鬼灵四处游荡翱翔。

    李小意在洞口笑眯眯的看着,然后再返回洞内修炼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是真的再不闻天下事,只愿深山,仙道求索。

    静寂的黑木森林,又刮起了一阵阴风,李小意隔空远望,大雾弥漫的黑蒙蒙的,什么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这样的黑风,李小意还是第一次见,却没动什么别样的心思,再过几天就是起尸的时辰,他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走到集尸地,阴脉中的阴气,凝气化雾,再成雨露,轻轻的飘落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将手指割开,殷红的鲜血,滴落在黑红色的泥土里,青烟冒起的时候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李小意打出几个法诀,空气里亮起了几个奇异的符号,带动着阴气化成螺旋,也一起的没入到泥土的深处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便返回到洞内,同时传神念给鬼头大将和阴灵,因为那场突如其来的黑风,让这两个家伙近日里好生的呆着,免得生出其它的意外。

    黑森林内,雾气前移,有落地生根的脚步声,也有幽魂飞天的风声,但在雾气之外,却没有一丁点的响动。

    黑雾前移,远离于李小意所在的熔岩洞府,而是向着更远的阴灵山脉行去,也是李小意打算下一步想去探索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起尸在即,不容耽误,特别是一连五具,阴年阴月阴日阴时,李小意不想其它,估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和鬼灵,一个趴在地上百无聊赖的呼呼大睡,一个好像游鱼一样,一会儿也闲不下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将神鬼台拿了出来,鬼头大将的一颗大龙头,本来鼾声已起,却在这一刻里蓦然醒来。

    大尾巴一摆,周身雷光一闪,瞬间便出现在神鬼台上,趴在其上,无论李小意怎么让它下来,死活就赖着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李小意皱了皱眉,绕着神鬼白玉台转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但是鬼头大将,却一脸舒服的躺在上面,灯笼一眼的一对儿龙眼,警惕的看着李小意的同时,神念传来,尽是哀求。

    鬼灵这时也凑趣的过来,李小意注意观察,这家伙的一颗小光头,探来探去的,只是单纯的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它只是喜欢和鬼头大将呆在一起,飞起来再降下去,然后又坐到它的背上,冲着李小意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这真是有些看不懂了,神鬼白玉台对李小意来说,一直是一块心病,毕竟这里面可藏着如何能够回到本来世界的关键,鬼涡!

    即使李小意在黑鬼山脉找到了空间结点,没有鬼涡,他可不敢直穿异界。

    就凭他现在的修为,不要说空间风暴,即使是稍稍的一个空间扭曲,他都不敢承受。

    但如果要是有了可以控制的鬼涡,可以让其作为传送的通道,以结点为坐标,即使有风险,也能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的神鬼白玉台,就仿佛一个打不开的龟壳,李小意想尽了办法,连天灵神火与洗炼圣光都用上了,依然无尽于事。

    所以鬼头大将的异样变化,引起了李小意的重视,就像他寻找黑鬼山脉的空间结点一样。

    一座山就要仔仔细细的来来回回,一点一点的去寻找,从山体的底部,中间,顶峰,一遍遍的去搜寻。

    虽然暂时没有结果,但他依旧不肯放弃,因为已经是别无他法的局面。

    天域商盟那里,必定有穿梭异界的方法,但是这个组织给李小意的感觉,实在太过于庞大,甚至是恐惧。

    他不敢赌,命只有一条,何况他也没有下赌注的资本。

    通过神念,反反复复的和鬼灵大将沟通着,这家伙也是个没脑子的二百五,只是单纯的感到亲切和喜欢,所以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法宝有灵,何况是九重天的品级,一定是李小意自己的方法不对,所以没有激发神鬼白玉台,可这方法又是啥呢?

    李小意又开始新的一轮的尝试,只不过这一次带上了鬼头大将,依旧无果。

    费了几天的时间,最终还是放弃了,却也到了起尸的时间。

    深更半夜,李小意独自一人来到了集尸地,月色下,有烟气飘渺在磷火里,单手一指,一道诡异的绿光亮起。

    顿时,四周的温度开始下降,很快的,就连地面上都冻结起了一层白霜。

    李小意双手捻诀,按照冥狱转生诀里的养尸篇里的记载,行诀施法的同时,心念起伏于胸口,一颤一动。

    奇异的感觉,连接地面,潮湿阴冷的气息,扑面而来,李小意身形后退,将整个集尸地都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阵阵的烟气,鬼火,呼应交叠在一起,随之亮起的是一道道血色符篆,升空而起的光芒,呼应着当空的皓月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心跳变得紧凑,地面也有了急促的颤抖,好像心跳,而那些迷雾一样的烟气,仿佛寒冷冬天呼出的热气,有着胸口起伏的节奏。

    泥土开始翻卷,在血光里,夜色下,李小意紧张的望着前方,感受着自己的心跳,然后一指点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