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 分道扬镳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一十九章 分道扬镳

    翁城山,其实李小意一直想去看看,阴冥殿和龙宫之间的这场战斗,再无隐瞒的两边,有什么样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弑神者和海兽战队之间的优劣,他想知道,于是就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星魂海那边,敖旭于他有救命之恩,但是他给予的,相信足够偿还这一切的了。

    真的够了……

    然而他一连等了几天,敌对的两方,除了偶尔的争斗和摩擦以外,并没有太大的争端,偃旗息鼓的对峙着。

    李小意悬空于云端,抬头望天,百无聊赖的无所事事,这样突然的闲下来,虽然有所不适,却也不错。

    再又等了几天以后,他重新返回到了星魂海,一路潜行,直到外海,靠着手中的海图,找到当初的埋尸之地。

    虽然时日尚短,但李小意还是毫不犹豫的将其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玉棺材,已经变得血红一片,一股股浓重的血腥之气,扑鼻而来,更有冰冻刺骨的阴冷之气。

    将其收入到七彩金环内,李小意身形一闪的,又往来时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海底,他只是扫了一眼,便再不去看。

    黑鬼山,对于阴冥鬼域来说,或许已经没有谁还记得这里,但李小意自从知道这里以后,便一直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当初洗剑阁带领整个修真界出征阴冥鬼域的时候,便是在这里打开了空间黑洞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里有贯穿相连于两界的空间结点,不过近万年的时间变迁,是否还存在,属实难说。

    还是想去看一看,任何的可能性,李小意都不想放过。

    可当他行至黑鬼山的附近,属实惊了一下,阴暗的天色有别于阴冥鬼域暗红色的天空。

    泥土不黑,反而泛着黑红之色,空气里的湿气很大,翻卷在迷雾里,阴冷刺骨,让人全身都不是很舒服。

    定睛的看了一下,李小意小心戒备的踏入其中,周边是连绵起伏的山脉,到处生长着黑色的巨树。

    植被茂密处,殷红的花朵,点缀其上,偶尔能看到几头腐尸兽,好像豺狗一样出没在树林的深处。

    李小意行至山林,巨大的好像食人花一样的妖艳鬼花,不时扭动着枝叶,发出一阵阵轻响。

    这里有终年不见天日的鬼林,阴灵游离,无主无识,李小意穿行其中,神识外放于四周,也是漫无目的。

    空间结点的寻觅,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找到的,然而此地聚阴而无阳,倒是一个不错的修炼场所。

    走遍了附近的几座山脉,没有境界过高的修炼者,李小意在一处峡谷的深处,选择开凿洞府。

    道门修士的洞府,多是建造在高处,易于沐浴日月初升时的阳精,以及极阴之气,用于形练神魂。

    但是像李小意这样的,喜吞阴灵的修者,反倒是要将洞府接于地脉,更喜欢熔岩深洞中的晦明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李小意选择了这里,更是因为这里还有一处深潭,阴寒之气蒸腾于外,鬼灵和鬼头大将,游离其中,甚是舒爽。

    又选择了一处阴气最盛的潮湿地,重新画符圈地,聚阴凝气,再将五具棺椁埋入其中,养炼行尸。

    回到溶洞深处,在外布置起警戒禁制,在内开凿洞府,一连几天之后,才将将有了雏形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李小意忙忙碌碌,根本就没有时间停顿下来,如今一切都放下以后,他可以悠哉悠哉的过着他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李小意自嘲的笑了一笑,这一天的到来,似乎有点快,但迟早会发生的事情,与其被动的不断承受伤害,倒不如自己主动的退出。

    神族遗脉?李小意从来不这样的认为,根本上,他只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拿出真灵锦帕,自从上一次和弑神者一战以后,这件法宝就一直被李小意收入在涅灵宝珠内,不断地孕养。

    如今灵性已复,也算是一个好消息,再有就是功法上的修炼。

    冥狱转生诀,自从李小意阴阳化一,再没有好好的巩固修炼,一刀飞凰杀,用的也是极为吃力。

    第二篇的转生篇,可以说是贯穿着整部法诀的关键,是真丹期时修炼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李小意已经做好了自己的近期规划,呼出一口气,想想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,可以说是全部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但他不后悔,只有遗憾,然而静下心来以后,就他本身而言,只有修为上的提升,才是最为实际,也是完完全全属于他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别了,正在四处追查自己下落的鬼皇陛下,别了,正在卧薪尝胆的敖旭殿下,他李小意现在,有自己的小日子要过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功法运转,洞府内安静异常,只有鬼灵不时的出来,游离飞舞,侦查四周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所寄生的雷电蝠龙,则一动不动的趴伏在深潭之底,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黑鬼山脉,笼罩在天地的阴影之下,并没有因为李小意的到来,而有所任何的改变,异常的平静。

    至于星魂海底,敖旭的密室之内,海逵低着头,大气也不敢喘的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敖旭阴沉面色下,仿佛能拧出水来,李小意竟然一声不响的取走了五具炼尸,却并没有回到他这里来。

    其中的意味,不言自明,以敖旭的聪明才智,如何想不到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当鱼二回来,向他汇报当日所发生的一切时,敖旭便有了一种极为不详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小意和他一样,心气极高,当时的情景,以及鱼二等人的反应,算是彻底的伤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可就像鱼二等人说的,他们看不起的是人族,拘谨俘获的也是人族,李小意在他们的眼中,则是至高无上的神族遗脉。

    任何种族都有可能会流有神族的血,只要觉醒以后,那么他将不再是原来的种族,而是高于一切的神族。

    这在星魂海是一个不成文,也是大家公认的道理和规矩,可李小意不是来自星魂海,而是阴冥大陆。

    敖旭很愤怒,但他没有派出人手去寻找,是因为他对李小意的了解和熟知,并且在心底隐隐的,更多的是,伤心和失望,甚至有种被朋友背叛与抛弃的感觉。

    望着窗外,看着只属于他自己的这一切,愤怒被他压下,悲伤化为动力,敖旭的心性极高,他不相信没了李小意,他便不行,更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唤来鱼二的时候,其神态波澜不惊的已如常态,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抓奴隶,越多越好,包括人族!”

    鱼二抬头看了一眼敖旭,只是稍微的犹豫了一下,便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,只剩下敖旭自己时,他眯起了眼睛,拿起桌子上的龙炎液,一饮而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