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失算-道吟-
道吟

第十四章 失算

    自从李小意凭借着涅灵宝珠,可以炼化鬼魂的神通,从黑森林开始,一路过关斩将。虽然限于修为有限,但有四方宝镜的加持,也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可住在李小意对面不远处的,那缕凶魂,就得另当别论了。此物修炼已久,灵智开化,另有移形换物的神通,诡异难测。

    若不是李小意的四方宝镜已然通灵,每每在此物即将来袭,就能事先预警,李小意怕是早成了对方口中的血食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一位对自己虎视眈眈的邻居,李小意说不怕,那绝对是在装。可现在厚土幡离旗洗炼完毕,修为又再进一层,李小意的念头,自然而然的打到对方的身上。

    白骨山虽然孤魂野鬼众多,但是已开灵智的凶魂却不多,李小意想要快速的进阶到胎息境界的后期,这点“肥料”的档次,必须得提高。

    将四方宝镜放在掌心之间,神念勾连,镜面如水纹涟漪的画面中,在一阵柔和的白光里,一个如云团聚集的黑雾,一动不动的飘浮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李小意又仔细的观察了一阵,歪斜着脑袋想了一下,他是在计算。如果自己的两件法宝同时使用,以他现在的修为,能够支持多久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,也是李小意必须考虑的问题,修为实在是太低了。

    闭上双眼,李小意将自己模拟的战斗过程想了一遍。灵力的输出,以及法宝的使用顺序,必须考虑周详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,如果发生突发事件,自己的退路要怎样来安排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耗时的过程,也是一个很费心的事情,他的实战经验,真是少的可怜。不说修士间的,就是寻常人的打斗,李小意也没正八经儿的经历几次。

    好在李小意的悟性很高,之前又看过了几场比较大的阵仗,逐渐的,他似乎已经找到了,自己能够最有效运用法宝的方法。

    白骨山,其山如名,不能说到处是白骨累累,却也能时常的瞧见,被泥土沙石半是遮掩的白骨。

    昆仑一行四人,面色严峻,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寻找矿脉,所以必须深入到白骨山的最深处,如若不然,试炼的结果必然是失败的。

    就说这灵石,可以说是修行者之间互通有无得钱币,也可以说是一个宗门得根本。

    因为灵石不仅仅是作为商业得媒介,更多得原因,是灵石其内纯净的天地之灵,这玩应儿,乃是天地所生,和玉石产生的原因很像,对修行者更是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比如方才李小意考虑灵力得使用上,之所以如此的斤斤计较,就是体内灵气道力回复的太慢,若是手中有一块蕴含天地之灵的灵石,那么李小意的情况会有根本的改观。

    “若是门中的缠玉诀还在,咱们也不用这么费劲儿。”孙姓女子这时突然的抱怨着。

    “当年妖魔联手反攻昆仑,缠玉诀被盗,修炼缠玉诀的门中弟子长老,尽数被屠,这是妖魔早就计划好的事情,他们要的,就是要伤害我昆仑的根本!”

    被称为二师兄的男子,脸色阴郁,看着终年不见阳光的阴暗处,又是低声的提醒道:“小心些,这里的阴气很重!”

    “就算门中的缠玉诀不被盗,咱们昆仑也没几人能修炼。听师傅说,那缠玉诀的修炼条件极为苛刻,就比太虚衍化神光诀的修炼条件差上那么一点。”这时一个高瘦男子突然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!”孙姓女子一脸沮丧着又是叹息道:“那太虚衍化神光诀,只有慕容师叔祖一人修炼而得,整个昆仑得三代弟子竟没一人有此天资,我看师傅每每说到这,都是一脸的惋惜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,孙倩师妹,多余的事情就不要想了,咱们还是尽快跟着郭远师兄,将这座山探查清楚,好尽快回家啊!”

    “张亮师兄说的对,兴许咱们回山要是快一些,还能赶上山门的百年大祭呢!”

    “王奎你是不是又饿了?盯上了祭祀时的那些吃食了吧!”

    王奎被张亮说的胖脸一红,想要再分辩几句,却被郭远突然的沉声打断道:“这里不太对!”

    只见幽静的山谷内,空空如也,两侧的墙壁漆黑如墨,森森的白骨就显得格外扎眼。

    几人都屏住了气息,望着那墙壁根处的幽幽洞口,有妖物隐匿其中?

    这几乎是所有人此刻的想法,可就在这时,却见一个十六七岁模样的少年人,赤着双脚的,从山洞里轻声轻脚的走了出来

    一身漆黑的粗布麻衣下,难掩其苍白肌肤下的病态,少年很瘦,头发散乱的披在身后。孙倩几乎脱口而出的一个鬼字,还未喊出声,便被张亮一手捂住。

    少年人似乎没有发现这边儿的情况,只见他贼头贼脑得竟看向了另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昆仑的四人里,郭远的修为最高,已达真丹初期的修为。他已经认出,眼前这个贼头贼脑的家伙,是人而不是鬼,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道:“是个人!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略微愣了愣,随机相视一笑,因为他们都看出来了,这少年人周身气息紧密,虽然掩饰得极好,到底是只有胎息中期的修为,也就不以为意了。

    只有郭远的眉头,不知为何,突然的又皱了起来,因为眼前这少年人一身的气息,实在是太熟悉了,难道曾经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就在少年人,突然转身要往洞口里钻的时候,郭远当机立断道:“拦下他!”

    李小意郁闷了!

    按照他的作战计划,本是想偷摸的,溜到距离那凶魂近一点的距离,再使用厚土幡离旗的。

    因为三重天的法宝,他凭着他现在的修为,虽然也能运用,却是损耗极大。

    抱着打不过就跑的原则,李小意是能省一点是一点,尤其土遁的法宝神通,消耗更大。

    千算万算不如天算,他实在想不到,这么个远近闻名的鬼山之上,竟然能突然跳出四个大活人,并且修为都不比他弱,看着对方得神态,似乎不是在闹着玩,李小意的心也跟着绷紧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门下?为何会在此地?”孙倩手中的剑器法宝一抖,当先喝厉道。

    因为前面,孙倩被李小意瞒过了眼睛,将其认成了鬼,在一众师兄面前,委实有些丢人,这时候的强硬态度,其实就是在掩饰内心里的窘态。

    郭远等人当然看出孙倩现在是在逞强,却也默契一致的不点破,任由孙倩对李小意示威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对方冷俏的脸上,丝毫找不到开玩笑得意思,连忙摆手:“别别,大家都是道门中人,不要一见面就以武相向吧!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是同道中人,看你一身的鬼气,说你是邪门歪道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一只手,这时已经扣在了腰间的储物袋上,眼见这女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,打心眼里讨厌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他顾忌着女子身后得那几人,尤其是年纪稍大的。

    李小意有种预感,只要自己稍有不慎,对方立马便能取了自己的小命儿,不由得打荤道:“在下荒野小道,师傅死的早,没法子只有四处流浪。但是我有一颗除魔卫道的心,眼见着白骨山的邪魔危害四方,怎能袖手旁观,所以也就来了这里!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们是乡间的三岁小孩?”孙倩横眉冷对得就要动手,却被郭远制止道:“也许他所言非虚!”

    说完,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,只见山谷的另一侧,不知何时黑烟滚滚,一阵阴风吹过,却有着鬼哭一般的凄厉。

    郭远当先一步,一脸冷色道:“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