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章 传承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一十六章 传承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小子,如此无礼!”话音一落,一道黑芒忽闪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尚未来的及反应,李小意身化残影,已经移形换位而出。

    那人却不依不饶,冷哼一声,身形不显,但有剑光飞射,却没有剑意争鸣。

    李小意屈指轻弹,金剑戒一十六道剑芒,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地同时,内心里已经厌烦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星河鼎微微一露,一道无形的结界,立时铺开。

    那人轻咦了一声,在自己的剑光被剑芒纷纷化解掉的时候,身形再动,还想有所作为时,竟然如同深陷泥潭,无论如何也挣扎不出。

    可李小意已经来了,他冷眼观瞧,一位满头白发,境界已有真丹后期的瘦矮老者,正一脸怒容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那三名真丹期的修者,其境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想要往这边助其一臂之力,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,李小意伸出一指,正对着瘦矮老者的面门。

    他不发一语,手指上金光闪烁,眯着眼睛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“慢着动手!”说话的是方才的那位老者,在星河鼎的全力控制下,不能伸手阻止的他一脸焦急。

    然而李小意置若罔闻,手指间的剑光已然亮起,即将一穿而过矮瘦老者的面门之时,又有剑光来。

    凭空出现的突然,李小意不得不闪身后退,却不忘了随手一甩。

    剑光一亮,一十六道金芒呼啸而出,扎向的不是斩向自己的那一道,而是被星河鼎定身原地,一动不能动的众人。

    “好狠!”

    声音再来时,一道身形闪现半空,不得不全力抵挡住李小意的剑光。

    不敢放过一道,因为这剑芒只要穿过去了,杀的就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一条直线上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李小意嘴角上扬,原本这人是躲在星河鼎的作用之外,于暗中突然出手,这时不得不进来,李小意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影随形,身形化无,就在他想给对方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时,又是一道剑芒迸射而出。

    却有剑意崩鸣!

    李小意凝眉皱起,这里居然还有领悟了剑意的人?

    看起剑芒吞吐,应该走的是剑意化虹的路子,凝实而不外露,竟然有大宗弟子的气象,让李小意很意外。

    但同时也勾起了他的兴趣,单手一拍星河鼎,比之先前更大的重力磁场,随之铺展,强力碾压于一点。

    那道剑芒未等靠近李小意,便被碾碎碎于半空,李小意却又手指轻弹,三十六道金色的剑光再次迸射出现。

    最开始和李小意有所接触的真丹长者,肠子都悔青了,自己无缘无故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个煞星!

    置身于星河鼎磁场下的真丹修者,全部爆发出自己体内的全部灵压,以期能从困境里,脱困而出,包括那名刚刚“身陷囹圄”的真丹修者。

    剑芒闪烁,一道光影,大亮在磁场的最中心,剑意四荡的瞬间,三十六道金色的剑光,立时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人剑合一,李小意实在是太惊讶了,目光里也多了一分笑意,起脚升空,星河鼎的银色光芒,蓦然大盛。

    气浪翻卷于星河,层层裹叠时,那剑芒再盛,一声厉喝随即而响起。

    光芒连闪,先斩一身的束缚,再破四面八方的牵引之力,再刺穿层层裹叠的星河,却已经到了李小意的近前。

    还再想进一步时,光芒一顿,人剑合一,就此破碎于眼前,李小意的手里不知何时,已然多了一条锁链。

    锁魂锁魄,再锁身,继而还有一身的灵气,李小意看到的,竟是一个容貌艳丽,脸色冰冷的女子。

    斜插在地上的剑,倒映着她的满腔怨恨,锁链一抖,仿佛牵着的狗被一拉而至,踉跄的匍匐在李小意的脚下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的望着她,手里的四禁枷锁,让其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远处的年轻男子,爆发出愤怒的咆哮,拼了命的想要挣脱星河鼎的磁场束缚,一步一步的向前,李小意嘴角翘起,脸露冷笑。

    鬼灵忽然而现,四方宝镜好似一轮圆月,垂直高挂,光芒四射,原本还在挣扎拼命的人,立时呆若木鸡的一动不动,包括那名年轻的男子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拽手中的锁链,女子的身体也被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下的打量一阵,这女人体态玲珑,一身朱红色的罗裙红妆,目光里的愤怒似火,好像能一下子将李小意的全身点燃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?”一把将其扔到了地上,没有丁点的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“你这剑意何处学来的?”李小意再次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关你何事,要杀便杀,何来这些废话!”女子的声音清脆,居然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要想杀你,我就不问了!”李小意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女子凝眉盯着李小意,想从他的脸上,找出此言的真假,不过那一头的白发,倒是相当的显眼。

    “祖辈传承下来的!”女子终于还是说了出来,因为她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李小意一挑眉,说实话,他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就看方才此女所展示出的实力与天赋,即使在他原本的世界里,也能踏入任意一宗的核心弟子的行列。

    “于芳华。”女子的声音很低,当她发现再无任何的希望时,除了认命,还能怎样?

    “刹那芳华?”李小意的脸上多了一丝调侃,随即一抖手,居然收起了四禁枷锁。包括星河鼎。

    鬼灵抱着四方宝镜,一闪而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能带我看看你所谓的那个传承吗?”李小意蹲下了身子。

    于芳华微微一愣,好半天没回过神来,远处的几位真丹却已经冲了过来,尤其是那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但是快到李小意和于芳华的眼前时,年轻人被年长者一把拽住,李小意仿佛视若无睹的等待着于芳华的回答。

    让众人意想不到的的是,这个向来倔强的女人竟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拉手,将于芳华从地面上拉起,后者脸色一红,年轻的真丹,却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还是那名年老的长者上前一步道:“多谢道友手下留情,老朽于峥在此谢过了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并没有任何的回答,而是看向了于芳华道:“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