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人族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一十五章 人族

    再次启程的时候,已经是三个月后,两面化形期的海兽金牌,李小意和鱼二各拿一个。

    因为蛮蛟的气息和鱼二相近,所以李小意挑了那面封禁着海鳗陀兽的海兽金牌。

    真丹级别的海兽炼制的比较快,三个月的时间,四十人队伍,补充了将近一半。

    鱼四这回带来了海灵花,李小意命人将这玩应的种子,撒在无名小岛和海底基地的中间。

    海灵草,是妖兽喜食的一类灵草,生长周期短,宜繁殖。

    想必用不了多久,这条之前被鱼二清理一空地段,就会重新有海兽聚集。

    李小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突然间觉着好累,他和敖旭之间,两人互补,说实话一个新兴势力的兴起,要考虑的实在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好在星魂海底,现在只此他们一家,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,不过这样的状况不会维持太久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两人都极其认同,天域商盟已经得到了真丹期海兽的炼养之法,想必用不了多久,便会有人入驻星魂海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无名小岛上大殿下的势力,这是必须躲的一方,所以两人考虑着要开辟新的狩猎场,尽量远离无名小岛的周边。

    再就是人力,也是他们现在最为紧缺的,李小意看向鱼二,再看看大尤老九等人。

    闻着舱内的鱼腥气息,他忽然发现这里仅仅只有他一个人族。

    自从来到阴冥鬼域,其实有一个问题,是他在一直刻意回避的。

    也不愿意提起,也不愿意去想,他不知道这个舱内的鱼龙族们,当他是谁,鱼龙族?

    沿途抓了几头真丹级别的海兽,化形的也看到过,不过为了不引起太大的波澜,所以都消停的憋在龙舟的舱内。

    梦琪这一次没来,是去了天域商盟,去拿她的好处,离别时两人“依依不舍”的相互诅咒着。

    行至星魂海的内海,再没人打瞌睡,好像一群贼,小心的行驶着龙舟,往海岸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时不时的就能看到浩浩荡荡的鱼龙族,前往孟家堡,不光是修者还有大量的物资。

    当他们行至海岸的时候,李小意站在舱内,开始分配任务,他有他的要求,不许抓人族。

    鱼二等人面面相窥,直到此时大家才真真正正的认识到,他们的老大是一个人族。

    李小意注视到了他们眼神里的异样,也明白这股情绪的由来,却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然后众人散去,开始沿途侦查各个城市,他们的目标,是阴冥鬼域的原住民。

    李小意独自一人边走边看,原住民没看到多少,人族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都能明白,大部分的原住民,早已在还没开战之前就转移的差不多少,现在还留下没走的,只有这些无家可归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同样生而为人,李小意从藏匿中走出,并没有引起谁的注意。

    让他颇为惊讶的是,这些沦落在战区,在两边夹缝中求生存的人,没有如何的凄惨,反倒是比起没有战争的时候,活的更加自由。

    破落的城市里,有些聚集区,原本属于其他势力的洞府和住处,现在已有人来住,拖家带口的,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小孩子们在李小意的眼前,奔来跑去,相互嬉闹的笑声,犹如风铃的悦耳声音,听的人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远处有街坊邻居的相聚一起,女人们洗衣做饭,不时传来一阵阵低语和轻笑,在远处的男人们,则是拿出一天的收获,交换彼此所需。

    这里的生活,不能说与世隔绝,却让李小意生出了一种错觉,他仿佛又回到了原本属于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走到男人们中间,地上摆的多是一些残缺不全的法宝碎片,偶有完整无缺的,品级和外观,也难入李小意的眼。

    从这头走到那头,又从那头走回到这头,李小意索性在一个乘凉歇息的茶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要了碗茶,也就是茶叶沫子,一入口,哪还有满口生香的舒适感,李小意不以为然的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茶摊上除了李小意,就剩下泡茶老头,这时也闲着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打量了李小意一眼道:“客官,不是这里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笑了一下,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老丈,这里是战时之地,怎么不走呢?”

    那老头望向不远处的其乐融融,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:“没有战争的地方,你可见到有如此自在的人族?”

    李小意点了点头,但随即又问道:“你们就不怕打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怕又有什么用。”老头的脸上,李小意没看到绝望,反而多了一丝庆幸:“这样的日子,能过一天是一天,也比从前的生不如狗强啊!”

    李小意拿起茶碗,一饮而尽,不知道何时,他的这边,已经有四五个人,注意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不动声色的起身,丢给老头一块下品灵石,李小意再转身的时候,周边已经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,李小意也不试图往外走,反倒是立在原地,静静地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也只有三名真丹修者,两个初期,一个中期,以李小意对阴冥鬼域人族的了结,他们的身上,可以说穷的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所以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担心,要知道修者的斗法,法宝的好与坏,可就能决定斗法的胜与败。

    “道友可否行个方便?”那名真丹中期修为的长者,对李小意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李小意的回答,简单明白,众人之中,先是沉默,而后便议论纷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!”说这话的,是那名老者身旁的年轻人,却是三名真丹修者中的一名。

    眼看着人群聚集的越来越多,这里不再有他方才喜欢的那种氛围,不知为何心底已经升起了一丝不厌其烦的情绪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不客气的回道:“凭你们,还真是留不住我!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老者身旁的年轻人,已经恼羞成怒,大跨步的就要冲过来,被老者拦住。

    他转头,眼角带笑的对李小意再次一拱手道:“道友,在下并无恶意,只是看你是人族,又有真丹的修为,所以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瞅了一眼那个年轻人,李小意似笑非笑的望向眼前的老者道:“若是我说在下对你所谓的要事,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,你又要如何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