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一章 曾经的小队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一十一章 曾经的小队

    鱼二带着人陆陆续续的下了龙舟,李小意和梦琪则是在最后。

    收了龙舟,众人开始隐匿身形,大尤老九和蒙西,连忙布置出一个防止气息外露的法阵。

    “能辨别出这头蛮蛟的位置不?”李小意回首对梦琪问道。

    “它与我的境界差不了多少,尤其是海兽天生的感知能力就很强,我在定位它的同时,你们也会暴露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皱眉,现在所待的这片海底,距离蛮蛟的势力范围,还有一段距离,由于修为的差距,李小意不敢轻入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他便有了对策,扭头对鱼二道:“就在此地建立法阵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向前迈了一步,李小意又道:“得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你想亲自去引诱?”梦琪双眼微眯,眼眸深处则闪烁着寒光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有血盟契约,李小意就是看重这一点,若是他亲身涉险,梦琪定然不会放任不管,这是在占便宜。

    没想到梦琪心思细腻,反应极快的马上就识破了李小意的那点心思。

    梦琪掏出了离魂匕首,这件法宝自李小意那里得来,她就再没亮出来过。

    “离魂匕首的养炼,需要不断地杀戮,抽离魂魄,才能不断增强,我就陪你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没傻到立马喜形于色的答应,转念一想,便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,不由得面有苦笑道:“你不会是想用离魂匕首,杀了那头蛮蛟吧?”

    梦琪微微一笑,眼眸流转,尽显媚态: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头很痛,也很大,发胀的很!

    女人很可怕,聪明的女人要人命,李小意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,差点憋出内伤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鱼二他们正看着这边,两人的对话也没有丝毫的掩饰。

    原本大尤老九等人还在背后猜测过两人的关系,毕竟两人总是腻味在一起的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说是道侣吧,两人的修为又是天差地别,毕竟一个是真丹中期,另一位则是真人境的巅峰。

    并且梦琪是阴魂之影的这件事情,也不是什么秘密,守护者的定义更加的准确。

    可方才二人的对话内容,又不太对,敖旭的守护者阿颖可是言听计从,再看梦琪对待李小意的态度,暧昧中透露着某种冷漠,不太近又不太远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目光扫过去,众人包括鱼二在内,连忙转头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的玩应!”李小意骂骂咧咧的嘟囔着,一大群老爷们,让一个娘们拿捏的竟然没有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看向鱼二,这群人里头,属这个白眼鲨的修为最高,一天绷着个脸,没事儿的时候只会翻白眼。

    李小意好气,让他去吧,倒是不担心他会死在那,就怕事情办砸了,蛮蛟不进法阵,他们这群人就是一堆待切的大白菜。

    还得是自己上!

    身形一动的同时,传音给鱼二交代一番,梦琪紧随在后。

    “你随我去,不用你动手。”李小意不得不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血盟契约在,我不能违反,你最好别把自己置身于绝境。”梦琪的身影一闪即逝,立刻便隐没于虚无当中,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气息。

    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,只要李小意的性命危在旦夕,这死娘们会毫不犹豫的一匕首捅死蛮蛟。

    深呼吸一下,神行百变里的如影随形先是施展出来,气息淡化,化影无形,接着便是移形换位的扭转身形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蛮蛟所统御的区域内,李小意一点一点的摸过去……

    修真世界!

    荒野之上,女子的一头黑发,已经长发披肩,极其凌乱的飘舞着,赤红的颜色渲染其上,独臂,一剑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,吴志超躬身在地,紫宫丹腹已破,脸色惨白的单手拄剑。

    许军雨的胸口,伤口遍布,左眼已瞎,一柄昆仑剑,已经自裁在脖颈处,一横一划,人头飞起。

    谭聪拿着剑,缓慢的走到了吴志超的身后,握剑的手在颤抖,眼眸深处已经流干了泪水。

    “先走一步了兄弟!”吴志超费力的抬起头,最后一眼,看向的却是那飞舞在半空中的袖口,那里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嗯!”了一声,谭聪一剑挥斩,人头飞起的一刻,他低声道:“等我!”

    陈月玲没回头,徐云等人背着身子,谭聪痛快利落的再次掷剑而出的同时,剑光回转,从起脖颈处一闪而过,又是一颗人头,却是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收尸!”陈月玲咬着牙。

    徐云等人默默地回转身子,动作娴熟的将一地的尸首回收,却听陈月玲又道:“回宗!”

    王峥绷直了身体,抬头仰望着天空中不断飞过的遁光,密密麻麻的颜色各异。

    道门的反攻已经开始了,还是以蜀山剑宗为主,其余各宗前仆后继,逐渐的已经把黑面僵尸,逼回到了白骨山的境内。

    但是同样,持续了数年之久的战争,六大道门,包括一十八宗在内,无不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原来的昆仑小队,老一批的成员,过了今天,已经不足五人,其余成员皆是宗门的新晋弟子。

    转眼看向陈月玲空空如也的袖口,曾经昆仑宗的第一女弟子,容貌虽然依旧美丽动人,却已经没有了过往里的单纯。

    那样的年纪已经远去,他们现在有的,是经过无数次死亡考验以后的坚强。

    只要她还在,只要她的剑还在,只要能看到她的背影,昆仑中队的成员,依旧还有冲杀在前的勇气。

    徐云看着她,王峥看着她,陆明看着她,所有的新晋弟子也在望着那个背影。

    而她却望着前方,内心里的冷,已经再难有一丝的温度,当那个人不再回来,她的心也死了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想为他守着昆仑小队,守住每一个人,等着他回来!

    张生的最后一刻,李泞的最后一刻,那许许多多人的最后一刻,都有话说,都想再见他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那一声的称谓,许久以后也没人再随意提起的称谓,每一次有人走,他们都在想,而想着想着,便忘记了。

    终于,陈月玲转过了身子,她脸有笑容,是很多人许久不曾见过的笑容,在天幕低垂的荒原上,女子一脸的凄然。

    昆仑中队的成员,聚集到了一起,望着她,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走!”陈月玲的声音高亢着,泪水止不住的流:“我带你们回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