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根基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零二章 根基

    星魂海的外海,一艘金色的龙舟无声的穿梭在海底,速度很快,也有固定的行程。

    这段路径,在鱼二的有意为之下,已经很难看到海兽的踪迹,李小意则是在考虑,应该有所修订原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本来海底的建设,和无名小岛之间,在他原有的设想里,是要相互依托的存在,眼下则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敖旭面无表情的坐在角落里,闭目调息,鬼皇给予回复,虽然早有预料,但还是让他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大殿下顺水推舟,自然而然的取而代之,对于他九弟的识时务,心下也是满意的很。

    李小意至今还在回想,兄弟二人见面交接时的兄友弟恭,其乐融融的交谈,闲话家常,以及兄长对弟弟的鼓励,还有弟弟对兄长的祝福,那一刻是如此的“美好”啊!

    敖旭的心应该很疼,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一种痛,即使龙皇给了他一大比奖赏,却仍然心痛如刀绞,无法释然。

    但是李小意很开心,原本就不太敢奢望的奖励,比他预计的要多出了很多,居然还有一瓶,天香凝露,正是幽罗藤蔓的生长所需之物,这是个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梦琪也很开心,这家伙就是个乐天的性子,很难想象,这位容貌艳丽,身材火辣的大姐,居然是生活在地下世界里的阴魂之影。

    她就像一个旁观者,不发表任何的言论,有时闷声不响的若隐若无,有时脸上又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,在一边观察着所有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李小意和她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,却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而在抵达蛮蛟的洞穴之时,整个海底已经彻底的变了样,不能说天翻地覆,但也有了别有洞天的雏形。

    四灵封禁大阵的禁制,迷蒙于四周,将整个矿脉全部笼罩在内,还往外延伸了一块不小的地方。

    鱼二带着大尤老九等人,早已在龙舟之外等候,敖旭望着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,还有这仅剩下将近百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心理之前的那一份失落,早已抛之脑后,胸口起伏,油然而生的是一股奋发图强才有的激情。

    眼下他所能看到的一切,才是他敖旭安身立命的根基,仅仅只属于他一人,和龙宫无关,和他的父皇也无关联!

    鱼二和大尤老九等人,在见到李小意的时候,脸上全是倾心袒腹的真诚,那是发自肺腑的喜悦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未上前与他人叙旧,而是不言不语的立在敖旭的身后,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。

    众人上前行礼,敖旭满心喜悦,一一问候,这让这些心眼实诚的鱼龙族,好生感动,这是因为敖旭的地位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们的地位也在那里,高低有别,尊卑有序,敖旭待他们如家人,唯有以命相报,这是实诚性格的索然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李小意所要看到的,所以他自己的分寸拿捏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鱼二带着敖旭参观整个海底洞府,虽然原来小队成员的目光,不时的飘向李小意这里,他却熟视无睹的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梦琪又笑了,她在局中之外,所以看的更清楚,便传音给李小意,用极为揶揄的语气说道:“你在这里的人气,可要比你的主子高的多啊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主子!”李小意面无表情的走在敖旭的身后。

    梦琪微微挑眉,眼眸深处,竟是多了一抹别样的色彩。

    打量着四周,梦琪其实对李小意口中的法阵禁制,极有兴趣,神识探查四周,在感受到了四灵封禁大阵的灵压波动以后,内心是极为惊讶的。

    远处的中心处,也是整个大阵最为中心的区域,矿脉密集度最高的地方,有一个巨大的兽池。

    不用问,梦琪也知道这里是炼制和驯养海兽的地方,敖旭在这里看的最久,一遍一遍的打量着兽池的结构。

    李小意这时突然上前,因为他发现,眼前的这座兽池,和他过往里看到的有些不一样,不由的心下一动:“那两头蛮蛟和海鳗陀兽如何了?”

    敖旭扭头,脸有笑容,这一刻的他身心愉悦,笑着道:“海鳗陀兽成功了,蛮蛟死了!”

    说着拿出了一个储物锦囊,递给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打开封袋,里面有一枚黑色的玉瓶,两个特殊的寒冰玉盒,一大一小。

    神念探入其中,面色一惊的就想把储物锦囊还给敖旭。

    后者竟是微微一叹道:“原本答应帮你寻找神凰遗脉的,没想到什么忙也没帮上,你全心全力的帮我,现在我的处境,你也清楚,只有这东西还拿的出手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摇摇头:“殿下与我有救命之恩,本来就无以为报,如何还敢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话说的实在是有点违心,对于眼前的这位救命恩人,他的内心从来不觉着自己欠他什么。

    你既然给了我一条命,我李小意便给你圆一个梦,即使是会变成噩梦,也会让最后的结果变成你心之所属的那样。

    这是他想的,也正是在做的,兄弟,父子,从今往后,李小意会渐渐帮敖旭从心底抹除的。

    争位不同于打天下,原来的世界里,说书人口中的那些故事里,弟杀兄,圈皇父的人,大有人在,最后不是同样上位成功。

    皇家的事,最为苛刻于情感,李小意看到的只有尔虞我诈,你死我生的故事,却契合着此时敖旭的境况。

    “这些我们以后会有更多,一个星魂海,就是还未完全打开的宝库,你不是拘谨礼节的人,何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笑了,敖旭望着他也笑了,说实在的,从下了龙舟的开始,李小意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都在敖旭的眼里,他只是装着看不见。

    而这话一出,就是要坦诚相待意思,让李小意不用太装了,他敖旭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李小意不再推辞的收下了,储物锦囊里面装的是蛮蛟的一身之宝,从内丹神魂,到可炼制灵丹妙药精肉精血,以及可以做成宝甲的骨头和蛟皮,无一不全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大礼,即使在修真世界里,真人级别的妖兽,那也是各大宗门争抢的目标,何况还是一头拥有蛮荒血统的蛮蛟。

    是人都不傻,是人都有自己的小算计和谋划,敖旭能做到这样,反倒让李小意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愚昧之人不可扶,聪明人不需要人扶,懂得交换需求,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满足他人的劣势。

    所以敖旭是精明的,所以和这样的人打交道,李小意可以尽情的放手去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