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野心-道吟-
道吟

第二百零一章 野心

    敖旭一饮而尽杯中酒,然后又给自己满满的倒上了一杯,李小意还在晃动着手里的酒杯。

    “龙宫内,大殿下和二殿下的势力最盛,其余龙子,除了你全部是女的,而你的年龄又最小,天赋又不出众,不受待见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没有九殿下,海兽金牌哪里炼制的出,孟家堡一役,大殿下如何能名声更盛?这是鱼三实在忍不住,为他的主子站出来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是摇了摇头,看向望着自己的敖旭道:“这就是症结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何解?”敖旭真的不明白了,自己一直在努力,从小到大一直都是!

    修为的天赋不如天赋异禀的大哥,但是他从未放弃过,修炼的勤奋程度,绝对远远超出其它皇子。

    统帅上的能力,他不同于从小便有军师天赋的二哥,却也做了很多尝试,再毫无经验的情况下,毅然决然的选择海兽金牌这条路。

    为了它,敖旭可以说是历经磨难的九死一生,光是《大荒祭灵术》就差点要了他的命,再到海兽金牌的成功研制,难道这一切都做错了?

    李小意没有否定这些,而是话锋一转道:“我若是你父皇,着重培养的也会是你的大哥和二哥。

    见一向宠辱不惊的敖旭,脸色已变,李小意就是想捻灭他内心深处,最后一点的希望之火。

    “毕竟后天的努力再好,也追赶不上勤奋努力的天才,这一点,是上天早已注定的,公平也好,不公平也罢,这就是事实!”

    敖旭手里的玉杯,在这一刻,已经被其碾碎,李小意却道:“这也正是你的机会!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他,他脸上有笑,然后又拿了一个新的玉杯,倒满了龙炎液,递到敖旭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原本龙皇的心里只有两个天才,在做的事情,也是着重的培养他们,待龙子长大,开始露出了龙牙,龙皇便换了策略,平衡!”

    “九殿下难道就一点也不入龙皇的眼么?”鱼三忿忿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这样,不然也不会力排众议,让九殿下搞起海兽金牌这件事,还将龙宫的大部分资源往这边倾斜!”

    鱼三听不懂了,梦琪也入了神,敖旭却在思虑着这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李小意吃了一枚爽口的灵果,语气嘲讽道:“大殿下前段时间不是闭关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仿佛画龙点睛一般,一下子提醒了敖旭,忽然间,他怅然若失,却又开怀大笑,李小意也跟着一起笑,然后两人对着笑。

    敖旭摇着头,略带苦涩的摇头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!”

    李小意则是直接道:“你的海兽金牌,完全可以说是一个意料之外的意外,大殿下闭关,为了压制二殿下与日俱增的势头,龙皇只好把你推到了前面,先顶缸一段时间再说!”

    鱼三也沉默了,只是有点激动,梦琪似乎也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居然在这时候笑了。

    李小意则是继续道:“现在大殿下出关了,你的价值和作用已经用完,从龙皇能让大殿下来你这插上一脚,就足以说明,他不再需要你了,也没有继续培养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敖旭苦笑,还能说什么,事实确实如此,无名小岛,名义上虽然还是他在负责,实际上权利早就被架空了,全是大哥的人在运作和掌控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掌握着鱼龙一族的大部分军队,大殿下的势力有限,为了平衡两方,如果大殿下这边有海兽军团的加入,则又是一个新的平衡模式,对鱼龙一族的大战略,有益而无害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敖旭点头,鱼三点头,梦琪居然也在点着头,这就好比一层窗户纸,一捅即破。

    敖旭本身很聪明,却因为他身为皇子,对龙皇一直抱有希望,所以本来能够轻易看破的事情没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一番话,就是逼着他正视,一直以来他总是在逃避的问题,逼着他去面对残酷的现实。

    虽然难以接受,但是敖旭的情绪已然平静了下来,这就说明他正在试着接受,因为一直以来的不公平待遇,一直以来的怀才不遇。

    这样便有了怨恨,这样便有了愤怒,李小意察言观色,看的仔仔细细,这样的话,他也便有了机会。

    “自古君王之道,对皇子臣下,无非就是平衡和制约,打压一方,便要拉拢一方,这样才是王道,也是龙皇陛下一直在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着李小意的话,好像是下酒菜,敖旭一杯接着一杯的喝,李小意在一旁,为其续满酒杯。

    “所以,殿下这时请辞,就是恰到好处,如果你偏袒或者投靠任何一方,只会让龙皇陛下难做,殿下也就会做什么错什么,结果不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鱼三在一旁忽然有些不服气道:“培养大殿下和二殿下,都是为了下一任的龙皇之选,无论是哪一方得了九殿下的全力帮助,势必会胜出另一方,其结果不就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毕竟我父皇才是龙皇陛下,整个鱼龙一族是他的,龙宫是他的,就连整个星魂海也是他的,自己的继承者,陛下只会自己选,而不是让人选!”

    敖旭拿着酒杯,缓缓的起身,又将杯子放下,看向李小意:“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早对我说?”

    “之前要是说,你也不会信,痛了才会明白,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懂!”李小意说的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敖旭眼中有着压抑的怒气,仿佛下一刻就要如火山一样的爆发出来,不远处的鱼三已经开始担心。

    他虽然极为忠诚,但就是因为这份忠诚,让他明白李小意所说的这一切,确确实实是为了敖旭在考虑。

    好长的一段时间,整个密室洞府内,都是静悄悄的,梦琪满不在乎的,极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幕。

    难怪这小子年纪轻轻的就白了一头的头发,这绝对是心眼太多,思虑过度造成的。

    李小意起身,知道话已经说尽了,所以起身告辞,敖旭不言不语的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鱼三带着李小意和梦琪离开,前者走时,不忘拿走玉桌上的酒壶,不禁让鱼三眼皮一跳,偷眼观瞧,敖旭并无太多的表示。

    松了一口气的,带着李小意返回到原先的洞府,李小意则回身看了一眼密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眼里的却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笑意,敖旭若是有野心,有再上一步的欲望,那么父子反目,兄弟相杀,不远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