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飞凰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九十七章 飞凰

    再次回到一望无际的星魂海上,却又是在逃命,可惜真灵锦帕中的异兽,魂力大消,短时间内无法恢复。

    李小意只能不断地依靠自己,神行百变里的如影随形隐藏身形和气息,本体处在半虚化的状态,再一路的移形换位。

    速度上不可谓不快,然而比他更快的是银甲弑神者,真人巅峰的境界,神识无比强大,往空中一扫,便锁定住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身形化为银色的光带,几乎是一瞬间,就一闪不见,再出现的时候,已经处在李小意的身形上空,一击锤击,猛砸在虚空处。

    踉踉跄跄的李小意,身形下跌的顺势而下,直入海底的同时,五品的符篆随手甩出,一连串的炸鸣声,引起水流阵阵的翻卷。

    趁乱势起,李小意身形一动,再次如影随形而出,五品的符篆,根本就没有给银甲弑神者任何的阻碍,光影一闪,冲着李小意消失的方向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抹阴影闪现而出,打量了四周一阵,无声无息的又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自从白骨山被铁甲尸追过一次以后,李小意还从未如此全力的奔逃过。

    下至深海之底,上至九天之上,一路上追追打打,李小意狼狈的好像一条被扔进热水里过了一遍的秃毛狗。

    浑身滚烫,热气腾腾的灵气,因为消耗而变成了水蒸气。

    一身的新衣服又变成了破布烂衫,李小意不跑了,时间长了,也就知道对方是在戏耍自己。

    李小意呼哧带喘的立于海面之上,对面银光泛起,银甲弑神者背着双手的从中走出。

    去你娘的就是一刀劈过去,银甲尸轻描淡写的一躲,李小意接着劈刀的冲劲,再往前一冲,遁光再起,毫不犹豫的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微微一愣,原本以为李小意已经放弃了要拼命一搏,不曾想,这家伙这么没血性骨气,一心想着的就是逃。

    脸上的黑气直冒,先前一直在戏耍对方,不是为了兴趣,其实是为了引出藏匿在暗中的那位阴影刺客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一个家伙存在,若不除去,终究会成为一个噩梦,在阴冥鬼域里阴魂之影,就是噩梦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闪身而追,很快又再次被追上的李小意,是躲在一处礁岩聚集的一个小岛上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聪明,不曾想别人也不傻,梦琪不知什么缘故,迟迟不动手,银甲弑神者只能盯着自己打。

    难道梦琪真的要坐等自己去死?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对于李小意,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耐心,隐匿于暗中的人,再未出手过,与其苦苦干等,不如就此先除去了此人再说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银甲弑神者的身形,于半空之中,残影连连,视线之内,只能看到他的影子,在能确定的时候,他已经到了你的近前。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距离,根本就不容李小意有任何的反抗,两者之间的对视,气场上的强弱,修为的高低,几乎一瞬间便有了高与下。

    李小意还想做最后的挣扎,即使两者之间的差距很大,实在退无可退的时候,大不了就自爆。

    于是他想抽刀,手臂一挥,未等完全展开,便被银甲尸抓住了臂膀,铁钩一样的五指,几乎要把李小意的手臂抓断。

    天灵神火,立时蒸腾全身,银甲弑神者抓在李小意手臂上的手,立时回避,臂膀挥斩,刀芒画半月。

    七色光焰燃烧于刀身之上,隐隐有凰鸣凤啼之音。

    眼看已经中刀的银甲弑神者,影像破灭,在刀中被砍杀的,不过是其留在原地的一个残影而已。

    李小意顺着刀势,身形前移,单脚于礁岩上一踏,石屑迸起,扭转全身成滚刀式。

    有凤来仪!

    火凤起舞,银甲弑神者身形再退,这一次却是很远,火凤展翅,游走在李小意全身四周的同时,刀鸣不绝,亦是有凤在鸣。

    “真灵火凤?”银甲弑神者的眼中杀意已浓,未曾想火凤化光影,身形一闪而过,再出现的时候已是银甲弑神者的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利爪下抓,双翅一展,漫天的火雨,挥洒落下,银甲弑神者全身的尸鬼之气,凝聚如一道无形之墙。

    七色光焰,包括火凤真灵,虽然天生便能克制阴鬼邪尸,但是奈何李小意的境界太低,银甲弑神者的修为太高。

    一道由尸鬼之气凝成的无形之墙,便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他冷笑注视着身前燃烧的火墙,以及在火墙之后的那个人:“你若是把我当做那些普通的弑神者,就大错特错了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实在,也确实如此,就凭他能用尸鬼之气挡下火凤真灵的天灵神火来看,绝对不是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刀身横转,耳边旁却响起久违的一个声音道:“你能破了他的尸鬼壁,我便能帮你杀了他!”

    李小意紧握住井中月的刀柄:“你当真?”

    “我是刺客,不是骗子!”梦琪的声音里似乎有着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还有一丝的顾虑,不过有些事情既然无法避免,李小意的刀便没有了犹豫。

    久悟未出的一刀,挥刀不入迷蒙天的刀意流转全身,牵引着冥狱转生诀的第二篇章的初始,有一刀顺势而动。

    抬臂舞刀,势大力沉的一击轰出,白发乱舞时,李小意狠厉的眼眸里,全是杀意弥漫。

    “一刀飞凰杀!”

    半空中,井中月挥斩的前方,波澜不惊的并无太大的变化,这一刀对于现如今的李小意来说,太过牵强。

    但是还是砍了出去,几乎耗尽了体内所有的灵气,涅灵宝珠旋转如飞的速度,骤然而停,他差一点连握刀的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阴影之中,梦琪紧盯着远方越来越淡化的火凤虚影。

    却在突然之间,眼中一亮,虚空中,飞凰骤现。

    啼鸣一声,先是一举冲破了火凤的真身,融合了其剩余的灵气,接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狠狠地撞击在了尸鬼墙上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还未反应过来,他无比自信的尸鬼墙,竟然在这一瞬间,彻底的崩塌。

    脸色一变的他,抽身急退,一抹阴影,不知何时再次无声无息的,出现在银甲弑神者的身后。

    黑芒一闪,还是相同的位置,银甲弑神者根本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几乎所有的注意力,都被眼前冲杀过来的飞凰所吸引。

    却突然腰眼一疼,还是之前被捅杀的位置,银甲弑神者发出了一声厉嚎,尸头一转,却见一名女子正对着他诡异的一笑:“别想再使用替身之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