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新的开始-道吟-
道吟

第十二章 新的开始

    程乾的手忽然颤抖了起来,就在他将陈音然的身体放倒在地上的一瞬间,程乾整个人似乎都虚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切就好像一场梦,程乾似乎希望这所有的一切,真的只是一场梦。然而地上的两具尸体,仿佛就像在提醒他一样,这所有的所有,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的,李小意好像听到了一阵呜咽声,看着他躬爬在地上剧烈起伏的身体,李小意的心里也是百味陈杂。

    有时候这个人啊,就是不能控制自己,虽然人们自以为能够掌握自己,继而希望周边的事情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发展,可现实往往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程乾站直了身子,握紧了从陈音然腰间卸下的储物袋,沉默的注视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良久,这才又将他们推入到了深坑之中。袖袍一抖,尘土飞扬,一座低矮的坟冢,就这样的伫立在了山崖上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座新坟,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过往,也同时埋葬了他所有的希望。

    程乾还是走了,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,那座坟,他还是回头望了望,好像是在和过往告别。再转头时,阴郁的脸上,却是多了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决绝。

    一路走到黑了,瞅着程乾的遁光逐渐消失在远处的天边,李小意知道程乾的回头路,算是彻底的被他自己斩断了。

    这人也够狠的,一边心里想着,李小意一边从躲藏的坑里爬出来。脸上不经意间,有一丝冰凉感传来,抬头看了看天,已经是乌云满布。

    这是要下雨啊,瞅着天上层层叠叠的密集云雾,李小意不敢再耽搁,向着一个方向,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地不可久留,还是宝贝要紧。谁知道那个疯子待会儿会不会突然回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双手拼命的挖着地上的泥土,好在这里由于先前几番大战,土石疏松,没几下便看到了一阵迷蒙的黄色光晕,从泥土中冒出,李小意心下大喜,惊呼一声:“找到了!”

    又将周围的泥土挖出好多之后,杏黄色的幡旗,终于露出了它本来的面貌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眼前朦胧的黄色光晕,顿时眉开眼笑,却没有伸出手,而是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阵。他可记着,法宝有灵,这玩应儿可是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默运起缠玉诀,丹腹内的涅灵宝珠,随着功法的运转,也是徐徐的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双目中有精光闪烁,忽然一道七色的霞光猛然喷出,直接将杏黄小旗席卷入在内,一吸一收之间,便将其收入到了丹腹里。

    内视丹腹,里面一片黄光点点,正是从那面杏黄小旗的旗面上所发出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股异样的气息忽然传遍全身,李小意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,这气息他相当的熟悉,阴寒刺骨,不是花蛇老祖,又是何人!

    强压住心里的恶寒,李小意试着用七色霞光洗炼此宝,但是一瞬间,犹如雷劈一样的感觉,差点让没有丝毫准备的李小意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自己的修为终究是太低了,他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的顺利洗练,是因为此镜先前曾被花蛇老祖所污,白玉娘又没有重新祭炼,所以有了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至于杏黄小旗,李小意仍是有些不死心,为了得到此物,真可谓是九死一生,整了半天,自己还不能用?

    不甘心的李小意,再一次试图用七色霞光洗炼杏黄幡旗,但已经吃过苦头的他,选择了侵透。

    硬的不行就来软的!

    随着七色霞光小心翼翼的沾染其上,虽然仍有一股仿佛被电击了一样的感觉,但是李小意知道,这法子,绝对行!

    涅灵宝珠,果然是至宝,不亏是两大妖修要势在必得的东西,这件宝贝,李小意用的是越加的顺手。

    阴云密布的天空上,终究还是下起了雨,闪电穿梭在层层叠叠的云层里,好像无数条毒蛇一样,突然的出现,又快速的消失。

    因为是在山崖顶端,风也就格外的大,端坐在被水流淹没的地面上,直感觉屁股都冒着凉风,被冻得脸色惨白的李小意,实在是坐不下去了,也就收了功法。

    好在这面杏黄幡旗的底细,已经被李小意摸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厚土幡离旗,五重天法宝,有土和风两种属性,能起土堆墙,骤风急降等神通。

    难怪当初白狐用四方宝镜将自己隐匿起来的时候,花蛇老祖使用厚土幡离旗没发现自己,原来是低了一个品级。

    一时半会儿也完全洗炼不了这件宝贝,再加上天气骤变,李小意已经有了离开的念头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刚刚起身,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的时候,不远处的坟丘上,忽然的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。

    吓得李小意险些一屁股重新坐回到地上,只见泥土翻转得接连几下,一张满是泥土的女人脸,这时候突然的从泥土中钻了出来,大口的喘着粗气的同时,目光正好落在了李小意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小意这一次没有在犹豫,还没等这个女人从泥土中完全的爬出来,几步便冲到了陈音然的近前。

    双手用力,不顾陈音然惊恐得尖叫声,狠狠的将她的头按压在泥土里。

   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李小意得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,特别是在见识到了那位白衣老者的狠辣之后,李小意更不能让她活着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雷声滚滚,闪电撕开了厚重的云层,狰狞的好像恶鬼的笑容。

    狂风席卷着雨水,恍若利箭不停的敲打在李小意涨红的脸上,而从泥土中伸出的双手,不停的拍打再李小意得胳膊和胸前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在流逝着,空气里满是泥土的气息,电闪雷鸣映照下的画面里,李小意用尽力气得狰狞着,至于那缓慢不再挣扎的双手,则是无力的,垂落在了潮湿的泥土上。

    风还在吹,雨一直下,阴气沉沉的天空上,乌云密布……

    蜀山之颠,晴空万里,霞光弥漫的好似一层细细的薄纱,始终笼罩在这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而在此山的某处密室里,一声清脆的响音,在寂静中却显得格外刺耳。

    恰如两点星辰得眸子,在黑暗中猛然亮起的瞬间,杀意弥漫!

    老者起身,缓步走到身后的供桌前,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碧玉方牌。绿油油的点点荧光,仿佛萤火虫一样,飘离着微弱得光芒。

    老者的目光,扫到了其中一块已经碎裂的翠绿方牌,双眼中燃起了两团被愤怒所充斥的烈火。

    良久,声音发颤的唤了一声:“音然啊……”

    而就在隔天,被称为天下第一剑宗的蜀山,突然发出了夺命金牌,上面醒目得刻着两个字,程乾!

    这是蜀山剑宗事隔百年之后,再一次发出的夺命金牌。

    可让很多人记忆犹新的数百年前,那个被夺命金牌追的上天入地而不得的家伙,自戮于蜀山剑宗的事情,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仅仅百年以后,夺命金牌则是再一次发出,很多人都在暗中猜测,这次得主角是谁的时候,远在万里的李小意,正一脸郁闷的站在山脚下,揉着自己的屁股。

    真是上去不容易,下来更不容易。

    好在山崖上原先植被茂盛,即使山顶上大树都被毁于一旦,可那些彼此盘绕的树根,因为山崖坍塌了一半,而露可出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就是借助这些枝枝蔓蔓才勉强的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满眼的星空,呼吸着雨水里的清新空气,李小意顿时觉着这些时日,积压在心里的淤积之气,立时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对修行界所知甚少的他来说,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现在一心想着的,就是找一个没人认识的所在,好将这次所得的厚土幡离旗好好的洗炼一番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山崖上发生的所有事情,李小意打算将它完全的烂在肚子里头。而这之后,就是海阔天空任鸟飞,一个新的世界已经摆在了李小意面前。

    那里充满了未知与凶险,更可能有数之不尽的敌人在等着他,所以他必须小心翼翼的走好每一步,因为命只有一条,他想活着!好好的活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