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逃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九十七章 逃

    井中月毫不犹豫的就被李小意掏了出来,星河鼎旋转于周身处,重力磁场随之打开。

    鬼灵举着四方宝镜,远遁于高空之上,鬼头大将咆哮一声,在其身前身后的游走着。

    三名低阶的弑神者率先而来,占位三角方位,将李小意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不远处一名高阶弑神者,以及一位浑身银白,但隐隐泛着金色的银甲尸,屹立在最后。

    李小意皱眉,直到此时,他才明白兴许对方并不太清楚他的真实身份,要不然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只派低阶弑神者。

    这就是机会,梦琪在李小意的脑海里传音道:“那具银甲弑神者有些麻烦,我找机会干掉他,你能战则战,能逃更好!”

    李小意想要回音,但是梦琪的气息一闪即逝,他有点担心,不是弑神者,而是梦琪本人。

    因为他害怕被坑,如果这家伙宁愿不要商盟的奖励,而让他故意被杀呢?

    一个保护不力的名声,和离魂匕首比起来,换做是李小意,也会毫不犹豫的想要后者。

    除非天域商盟给出的条件,有让梦琪难以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愿吧!井中月刀鸣阵阵,李小意身形一动,如影随形的先出了手。

    他不会和对方硬拼,因为之前的顾虑,只能选择逃!

    弑神者的身形虽然也不慢,但是低阶的弑神者,李小意丝毫不惧,目光不时的飘向远处,高阶弑神者,和那具银甲弑神者,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说明他们并没有发现梦琪的存在,而李小意这边,反倒是是吸引了他们的全部注意力。

    如果想逃,就必须创造出一个契机,而这个契机,就是让他们发现梦琪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能借他们的,而干掉这个疯女人的话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想着这些,刀身一转,一击反抽的同时,移形换位而出,鬼灵在上空利用四方宝镜,布置出镜花水月的环境迷阵出来。

    周遭的景象,立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李小意的身形,则变得飘忽不定,从幻象中生,再从幻象中灭。

    游离四周同时,正待他准备出刀一击的时候,身后劲风袭来,孽阴甲浮身而起,一击重击,就被砸在了远处。

    竟是那名高阶弑神者出手了,李小意嘴角带笑,之所以使出能够遮蔽神识的幻阵,为的就是搅乱视听。

    让原本漫不经心的银甲弑神者能够警惕起来,这样才能让梦琪刺杀后者的难度增加,运气好的话,甚至能够发现她。

    然而让李小意意想不到的是,低阶的弑神者虽然可以迷惑,重力磁场能够控制其行动范围。

    但是高阶的,在两层法宝的控制下,即使有所限制,其行动的速度,和法力的操控上,不会延迟太多。

    那么银甲弑神者,也同样如此?

    月钩来,就在高阶弑神者随手甩出之际,李小意的井中月绕身而飞,叮叮当当的响音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无论月钩幻化出多少个残影,从任何刁钻的角度攻来,李小意总能利用井中月来加以抵挡。

    最让高阶弑神者意外的是,李小意居然能够挡住自己的攻击,毕竟他有真人的境界,而对方却只是真丹的修为。

    问题就出在那把刀,以及四周不断加身的磁场效应,只有高品质的法宝,才能弥补修为上的不足,可也有缺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灵气的输出,高品质的法宝,对灵气的需求量很高,真丹期体内的那点灵气,不足以支撑太久。

    于是他的攻击变的更快,月钩变化莫测,打的李小意手忙脚乱,毫无还手之力之际,鬼头大将不知从何处咆哮而出的瞬间。

    高阶弑神者,随手一甩,一颗鬼头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借着这个机会,一击有凤来仪的顺势劈斩,七色的光焰里,凤鸣咆哮,高阶弑神者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星河鼎的重力下压,镜花水月的幻境,再次凝实铺开。

    高阶弑神者的身形随之一沉,有凤来仪的凤声上扬,凤鸣震音,立时将对方彻底的震慑在原地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高阶弑神者仰天长啸一声,周身泛起层层的鬼气尸气,混合一处,嗖的一下,居然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早就将孽阴甲扒下的李小意,狰狞一笑,全身立时火焰蒸腾,七色的光忙里,一道黑影扭曲哀嚎的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还沉浸在幻境里的低阶弑神者,全身被重力挤压束缚的好似深陷泥潭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没有趁机动手,而是身形往后牵引,立即消失在原地的同时,月钩闪现。

    高阶弑神者再次凝聚在不远处,脸色狰狞,全身的气势,已经不同于先前,好像萎靡了不少。

    附身术,再用替身术,这两个诡异的神通,果然逆天,李小意又是一刀崩鸣,有凤来仪!

    高阶弑神者抽身后退的同时,银甲弑神者,却是查缺补漏的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但有一抹阴影,几乎是贴抚在银甲弑神者的后身,突然下压。

    李小意强行收刀,逆转身体,想都不想的法宝一收,并且展开遁光,向着星魂海的方向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,在冲杀之前,已有所防备,却不曾想,隐匿在暗处的,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腰部传来一阵巨疼,全身的尸鬼之气,顿时狂泄而出,高阶弑神者立时反杀过来。

    冲着那抹淡淡的黑影,就是一击月钩,但是穿过阴影的月钩,如同穿梭在空气里,并没有任何的阻挡。

    反倒是高阶弑神者的全身一僵,紫宫丹腹处,一道狰狞的伤口,几乎已经完全破开了腹部。

    替身之术,完全来不及施展,体内无数的阴魂翻涌而出,他的尸体僵硬的从高空坠落。

    暗影转身,想都不想的往后,又是快如闪电的一击,同时身形飘逸于上空,一闪又是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银甲弑神者,低吼一声,在又挡住了一击以后,居然完全发现不了对方任何的踪迹,不由得愤怒交加,却是神念一扫,冲着一个方向便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还幸存的三名低阶弑神者,想都不想的紧随在后,却被银甲弑神者,拉的越来越远,根本就追不上。

    只好停下身形,刚想彼此商议,三声轻响,分别从三具尸身的腹部之上,黑烟冒起,包裹着无数的阴魂上天。

    三个弑神者立即便变成了尸体,从高空处,无声的坠落。

    至于李小意,此刻还在全力的奔逃,后面虽然没有异样的气息传来,他现在想的,就是逃,无论是梦琪,还是银甲弑神者,他都不想看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