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离魂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九十五章 离魂

    能让一个视人命如草芥,杀人不眨眼的刺客,如此失态,竟然暴露了自己隐匿躲藏的形态,她所看重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李小意顺着她目光,一眼便看见了,正在偷偷吸食无尸之魂的离魂匕首。

    然后再转眼的时候,梦琪幽幽的目光,已经看向了他!

    李小意浑身发凉,突然间,他仿佛觉着自己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还半空中持续,越来越多的尸体,无论是毒火鸦还是火蜥,已经火山的地面上,铺满了厚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到处充斥着一股,尸体烧焦的气味,越发的浓郁,直到火蜥和毒火鸦也忍受不了的时候,这场争斗,才宣告停止。

    四只毒火鸦,好像脱了毛的公鸡,艰难的在群鸦的护持下,飞上了火山口的巢穴当中。

    真丹之境的火蜥,伤痕累累的再次隐没于地面之内,再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其余的火蜥也都纷纷的窜入到岩壁的裂缝深处,还趴在尸体堆里的两人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切平息了好一阵子,李小意连忙收回星河鼎,四方宝镜以及离魂匕首。

    生怕那个已经被贪欲熏了心的女人,一个把持不住,自己的小命,就要呜呼哀哉在这里,死的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“那把匕首给我看看!”就在他刚刚收回这些法宝的时候,肩膀上,已然搭了一只冰冷纤细的手。

    李小意扭头,梦琪一脸似笑非笑,但是如水纹一样清澈的眼眸里,竟然闪烁着李小意能够读懂的异样光芒。

    他想拒绝,虽然心里忐忑,毕竟对方是真人巅峰修为的阴魂之影,是他迄今为止,见过修为最高的刺客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其心思不容他妄加揣测,也是他想不透,猜不明白的那一类人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的修者,都有一个通病,就是贪婪,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,杀戮是为了生存,喜好的某一类东西,是唯一能给她们空虚心灵和精神上带来安慰的。

    比如敖旭身边的阿颖,她的精神世界里,只有她的主子,只要他能让她一直在身边,就是莫大的一种慰藉。

    可梦琪不一样,她追求的是力量,是一切可以让她变得强大的力量,为了这个目标,她会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离魂匕首,显然是被她看重了,还有回旋的余地吗?

    李小意极不情愿的将离魂匕首拿了出来,却紧紧的握在手里,有那么一刻,他甚至想,用力的往前一刺,然而他不敢,梦琪也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终于,就在对方似笑非笑的眼眸的注视下,李小意还是将离魂匕首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抚摸着幽黑的匕首,镂空的握柄,蛇头的曲曲绕绕,相互纠缠一体的蛇身,正好适合单手紧握的姿态。

    以及暗淡无光的表面,却只有在紧握匕首的那一刻,才能感受到无尽的杀戮之戾气。

    梦琪的两眼冒光,一脸的贪婪,似乎已经忘掉了李小意,完全沉浸于离魂匕首所带给她的那种感觉,让她一时间,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嗡嗡声,忽然响起在火山的地下之内,两人同时抬头,不知是从哪里,竟然涌动出无数的飞虫,遍布在地面的尸体之上,用力的啃食着。

    李小意手一伸,大胆的从梦琪的手里,将离魂匕首收了回来,后者开始还有些恼怒的不愿意撒手,但似乎想到了什么,最终还是恋恋不舍的被其拿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小意隐匿身形,两人几乎同时消失在岩壁的一处裂缝之内,地面上虫群遍布,啃食声,沙沙作响的刺激着两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这把匕首你哪里得到的?”躲在暗处,梦琪突然传音道。

    李小意看了对面隐藏在暗中的阴影,完全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变化,本想如实说,可一想到小幽界的鬼母,李小意言不由衷道:“买的,和这件孽阴甲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骗我!”梦琪的声音似乎变的有些生硬。

    李小意犹豫了一下,还是咬牙认定道:“就是买的?在一个商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梦琪依然临近了李小意,身体完全的靠在他的身上,几乎是脸贴着脸。

    如果平常的时候,有这样一位体态丰满,容颜艳丽的女子,就这样的紧贴自己,说不定他还会心怀荡漾的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刻,他有的全是如芒在背的阴寒之感。

    “于灵舟,一个黑市商人!”李小意不敢说出于得泉的真名,只能随口胡诌一个。

    紧紧盯着李小意处变不惊的脸,看着他没有闪动的眼眸,梦琪忽然露出了一丝冷笑道:“你敢骗我?”

    一柄匕首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对准了李小意的紫宫丹腹。

    只要他有所异动,李小意相信,这娘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,破了自己的紫宫丹腹。

    原来,离魂匕首,是阴魂之影的圣物,本是掌握在初代鬼母的手里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空间传送法阵的一次意外,初代鬼母不知所踪,这柄离魂匕首也跟着一起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而现在它再次的出现李小意的手里,是否意味着初代鬼母,也重新回到了阴冥鬼域?

    听完梦琪的讲述,李小意的内心,变得更加忐忑难安,其实初代鬼母的事情,在阴冥鬼域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从来没有人愿意去说,鬼皇甚至都从未主动要求手下去寻找过,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然而李小意现在很尴尬,梦琪斜眼打量着他,并揶揄嘲讽道:“难道卖给你这把匕首的,就是鬼母本人不成?”

    李小意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:“也许是呢!”

    梦琪的匕首,已经狠狠地抵在了孽阴甲上:“让你养的鬼物,最好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李小意“嗯”了一声,本来跃跃欲试的鬼灵,一下子果然不敢妄动,梦琪的目光紧紧盯视着李小意,杀意弥漫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你和商盟之间的约定!”李小意别无它法,只能用出最后的杀手锏,没想到,相当管用。

    梦琪原本凌厉至极的气势,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,抵在李小意丹腹处的匕首,也悄无声息的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她仍然是一脸的不甘心,目光死死的盯在李小意的脸上,那表情恨不得在下一刻里,上去咬上一口,才能甘心。

    李小意则是无动于衷,内心里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暗暗侥幸的同时,也在震惊于天域商盟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竟然能让这个疯女人如此的忌惮,李小意还是小窥了它的实力。

    到底天域商盟里有着怎样的人物,能让这个看似商盟的商会,横跨两个大界,的确太过神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