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秘人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九十二章 神秘人

    岩洞内的阴气很盛,冰冷刺骨,李小意安心的在这里养伤,鬼头大将和鬼灵,却依然的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救他的人没有再出现,一身的伤痛,也没有好利索,李小意站在岩洞的最里面,外面的光,偶尔透过水帘,进入到岩洞内。

    却扔挡不住阵阵的湿气,让人很不舒服,这种地方偶尔呆呆还可以,若是长时间的住在这里,什么人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孽阴甲毁坏的情况下,这种很不舒适的感觉越发的明显,究其根本,修者也是人,是人就要接受这些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水帘,心里一点也没有大难不死后的侥幸,他叹了口气,又看了看漆黑的深潭。

    拿出四方宝镜,抽魂灌入其中,源源不断的往里注入,从小幽界,到阴冥鬼域,李小意这一路上,可真是攒了不少。

    黑色的潭水,气泡汩汩,阴魂进入其中,便被两股吸扯之力,相互拉拽然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而到了最后,轮到那些真丹之魂的时候,情况就变得更加激烈,深潭的水,完全彻底的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李小意却不管,接连的将魂魄灌入进去,然后收回四方宝镜,望着漆黑的深潭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孽阴甲和鬼灵的损坏,虽然弑神者在其中也起到了一部分责任,到底还是他的天灵神火所伤。

    这件他原本极为看重的宝甲,难道以后都不能用了?

    就算是用,天灵神火,也不敢走遍全身,相克相杀的两种属性,李小意想不出可以让他们能够共存的办法。

    厚土翻离旗,金剑戒,李小意有些遗憾,当初对他帮助极大的两件法宝,现在犹如鸡肋,又不舍得卖。

    前者,在花蛇老祖的手里时,可是有着六重天的品级,可以说是被李小意洗炼费了,如果换到现在,李小意有信心最少也能保证其五重天的品质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只有三重天,再有金剑戒,是那个女人帮他炼制的,有纪念价值?

    李小意呆呆的坐在岩洞内,手里反复的把玩着这枚金剑戒,看了又看,摸了又摸,刚想重新带回到手上的时候,戒指金光一闪的,便又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五重天的品级而已,那件星河鼎,也不见你这般喜爱,别人送的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金剑戒又重新射回到李小意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的我吧!”李小意答非所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女人给的吧?”对方似乎只对这个话题感兴趣。

    李小意不说话了,他实在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水帘之外,一抹身影,渐渐地从一道光芒里显化身形,一身短打的皮衣,上身紧绷,婀娜的身姿,凹凸有致的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长发成辫,瓜子脸上红唇细眉大眼睛,给人一种极为干练的感觉,这样的女子,李小意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望了漆黑如墨的深潭一眼,女子忽然问道:“还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李小意瞅着深潭中已经渐渐开始淡化的颜色:“直到水清可见底的时候吧。”

    女子皱了皱眉,李小意默然不语,然后女子有些不高兴道:“你这人倒也奇怪,我救了你难道你就不问问我是谁?然后感激一番?”

    “敢杀弑神卫队的,阴冥鬼域里,除了星魂海的鱼龙族外,便是天域商盟,在下有必要问吗?”

    “自作聪明!”女子一脸鄙视,随即又道:“不过我倒是很好奇,你身上有什么,值得商盟把我也请出来,看了那么久,才明白一点,原来你是神族遗脉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滋味:“我还偷了鬼皇的神鬼台,我体内的确也留有神族遗脉的血。”

    女子一愣,没想到李小意还真把实情都说了出来,别人都是尽力隐瞒,他倒好,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问,怎会隐瞒,何必让我遭了这许多的罪,你们这些前辈高人,是真的不相信“”口吐真言”这个词吧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的脸色不太好看,但是对面的这位他又惹不起,这个天域商盟,明明是已经派了感手过来,却整了这么一个谁也不信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要亲眼所见,这还不够,相信在她救完自己以后,一定又是去多方面的打探消息,这才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身怀重宝,身家甚至比我还富裕,怕不怕我现在打劫你?”女子的目光闪动,倒真有几分跃跃欲试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怕!”李小意回答的毫不犹豫,但同时又是说道:“你也不敢!”

    换做是以前的他,如此的话,是绝不敢说的,但随着他对天域商盟的了解,李小意倒是很自信,这个女人绝对没有那个胆量。

    要动手,早就动手了,何必等到现在?

    “确实有些怕!”女子的目光还是有些不死心,毕竟这小子太富了,简直就是富的流油。

    阴冥鬼域里修者,总体上,所使用法宝的质量,要远远差于修真世界。

    五重天的金剑戒,要是给了一位普通的真丹,绝对会视若至宝,可在李小意这里,则是一脸的嫌弃。

    七重天的星河鼎,当女子隐匿在荒原里,看到李小意如臂挥使时,委实眼馋了一番。

    还有六重天的冰火琉璃盏,六重天的四方宝镜,一柄她也未看出品级的匕首,以及其本命法宝中,居然有真灵火凤。

    更别说得自于鬼皇的神鬼台,其九重天的品质,整个阴冥鬼域里,恐怕也没有几个修者能够拿的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头浑身肥的流油的一头小羔羊,看的女子两眼直冒光,仿佛刚从山里走出的饿狼。

    李小意心里畏惧,表面上还装的强硬,女子只能百无聊赖的双手一摊,然后依靠一旁的岩壁:“神鬼台拿出来瞧瞧,我没见过九重天的法宝到底是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这样能避免犯错,对你我都好!”李小意摇摇头的否决道。

    女子“哼”了一声,便不再说话,不过目光一直在李小意的身上打转,不知道是否是在衡量,到底要不要杀了李小意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他现在是暂时安全了,这个女人也不蠢,不会干傻事,他可以安心的恢复着自己全身的伤势。

    这一呆,就是将近三个多月的时间,深潭的水,终于变成了清可见底,孽阴甲恢复如初,鬼灵大将的伤势复原,包括鬼灵。

    待一切准备好之后,女子和李小意则是准备返回星魂海,一刻也不多耽误,因为他委实有些害怕这个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