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生机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九十一章 生机

    鬼头大将再一次从鬼头戒指里出来,狰狞的青面上,一道清晰明显的伤痕,从眉间一直裂开到嘴角。

    身前身后的围绕着李小意,大嘴张开,发出一声鬼哭一样的呜咽。

    鬼灵也出来了,神色萎靡,仿佛下一刻,就会晕厥过去,却抱着不知从哪里捡起的四方宝镜,紧挨着李小意。

    一人两鬼,屹立在荒原之上,到处是烟熏火燎的气味,刺鼻辣眼,就好像第一次来到阴冥鬼域,最后陪着他的,也只是它们。

    月钩再来,李小意挥刀冲杀在前,鬼头大将咆哮着,亦不畏惧。

    鬼灵紧紧抱着四方宝镜,升至高空,宝镜照四方。

    月钩来,它从空中坠落,月钩来,它滚落荒原,月钩来,他舞刀拼杀。

    只是不后退,因为退无可退!

    鬼灵再次升空,再次坠落,鬼头大将从荒草里窜出,又一次被抽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依然在冲,紧紧跟随在那人的身后,直到李小意再也爬不起来的时候,鬼头大将的满头绿发一根不剩的时候,鬼灵从高空摔落,而无法再起时。

    荒原里阴风阵阵,他的手依然在握着刀,注视着前方,越来越清晰,而不再刻意隐藏的弑神者们,正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伸出另一只手,抚摸在鬼灵大将裂纹满布的鬼脸上,鬼灵似有若无,灵体难支的它,还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依偎到李小意的怀里。

    天边,火红的太阳,渐渐地落下,李小意不再看那些,越来越近的弑神者,而是一望无际的荒原。

    好像大海,想起敖旭,想起深海的海底,想起敖旭在得知自己死讯后的愤怒,李小意咧嘴而笑。

    再看荒原,风吹草动,好像昆仑山顶的云海,层层叠叠,摇摆不定,想念他的昆仑小队,却又是心痛如割,只因为想起了她。

    将晕厥昏迷的鬼头大将,收入到鬼头戒指里,又将不肯离去的鬼灵,强硬的驱赶进孽阴甲中。

    李小意用尽力气的拄着井中月,颤颤巍巍的从荒原里站起。

    满头的白发,已经被血污染红,胸口前,四重天的护体甲胄,破烂不堪的垂挂落地,一身的衣服,尽是道道伤口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,是六名高阶的弑神者,走的不急不缓,手中的月钩,在风中低吟,恍若死亡的召唤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大日子到了,他想着,曾经无数次,他都在想将来自己会如何死?

    是在一个破败小屋里,无人照料的大病而亡,还是在复仇的半路,殒命在她的手上,却从未想过,得道成仙的飞升白玉京。

    不曾想,那个让他即爱又恨的原本世界,都没回去的他,今日就要暴尸荒野,他咧嘴而笑,目露狰狞。

    刀在风中低吟,六名渐行渐近的弑神者,突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,满脸戒备的注视着李小意。

    月钩抛起,而他握刀的手,却在发着抖,涅灵宝珠内,天灵神火再一次的放出体外,挂在身上的月钩,又一次的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脸,因为钻心刺骨的疼痛,开始变得扭曲狰狞,他却依然在笑,手里的刀,不曾落下。

    月钩再来,血花四溅,再烧,再来!又烧,又来!

    终于他跪了下去,全身的重量几乎都依靠在了刀身之上,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,藤汁灵液固然是天地灵药,却不能及时补充浑身的气血。

    脸色已经白的像死人的他,倔强的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量,又一次伫立在荒原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有再看飞来的月钩,也没有再看那六名弑神者,只是呆呆的望着天,看着渐黑的夜幕,进入到了眼帘。

    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,是最后的最后,江湖人江湖路,魂归处,亦无根。江湖人,江湖死,命丧黄泉,亦是命!

    月钩来,却没有疼痛,月钩来,也没有血染长空,李小意低头,胸前身上空空如也,远处的弑神者,却在接连的倒下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,紫宫丹腹内,一丝灵气也提不起来,看着远处,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里,弑神者接连倒下,再没站起来。

    而当他想要反应之时,只觉着全身一飘,身形飞起,转眼竟然进入到了遁光之内。

    只是转瞬之间,便瞬息千里,李小意咬着牙,硬挺着不让自己就此晕厥过去,望向身前的迷离光影,想要看清,却忽然后脑一震,便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人嗤笑一声,回头看向那张倔强而瘦弱的脸,然后转首远方,遁光一飘,又是转瞬千里,茫茫的荒原竟然也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至于那六具弑神者的尸体,已经被荒野隐没,数十道身影,就在遁光远去的不长时间里,就已经出现方才李小意曾战斗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尊金甲尸,金面獠牙,仿佛是镀了金的全身,金光璀璨,看了一眼,荒原上的六具尸体,仰天长啸,充满了不甘和愤怒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一处山崖岩壁的深处,李小意刚刚从昏迷中转醒,霍然起身的同时,已然拔刀而出。

    视野之内,空空如也,除了天然形成的岩洞之外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一丝光亮从头顶照下,竟是一个自然形成的“天窗”上,有光落下,岩洞的外侧,水帘如珠落玉盘,叮叮当当的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神念一起,刺痛感随之而来,李小意摸着自己的脑袋,痛苦异常。

    将藤汁灵液拿出来,这一瓶的最后几滴,全部倒入口中,又用水涮了几下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青石台上,一盏青铜小鼎,散发着微弱的宝光,李小意将其拿起,正是自己丢落在荒原上的星河鼎。

    收入到七彩金环内,将其余法宝一一检查一遍,没有遗落和丢失。

    藤汁灵液已经散入体内,涅灵宝珠,重新开始转动,紫宫丹腹内,充盈的灵气,开始走遍全身,虽然浑身酸痛难忍,还是舒服了不少。

    拖着疲累的身体,李小意在岩洞的外侧,找了一处水潭,并从七彩金环内,拿出一个漆黑如墨的玉瓶。

    正是当年从阴灵神树,古灵那里得来的阴气之精,打开瓶盖,李小意毫不犹豫的就倒进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原本清澈见底的潭水,立即浑黑如墨汁一样,变得粘稠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岩洞的温度,也因为阴气之精的缘故,开始凝霜冰冻。

    强烈的阴气,散发四周,李小意用手指沾了一下,放入口中,闭目感觉了一阵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还剩下的小半瓶阴气之精,李小意叹息了一声,连同玉瓶一起,便扔进了水潭中。

    戴在手指上的鬼头戒指,以及破损严重的孽阴甲,也被抛了进去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李小意安安稳稳的盘坐在旁,开始炼气打坐,恢复体内的伤势,丝毫不管到底是谁救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