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困兽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八十九章 困兽

    没有办法,李小意真的没有办法了,他不想停下来,又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就好像被群狼圈进了包围的雄鹿,已经是落日黄昏,荒野之上,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,独自舔舐着自己浑身的伤口。

    月钩突来,不知从何处而来,看不见任何的人影,终于异兽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的,崩溃消散,真灵锦帕变得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李小意重新显现身形,这件法宝有一段时间是不能用了。

    叹息着收回到七彩金环内,抬头看着一望无际的荒野,除了他自己,似乎再无一人。

    但是周围的气息环绕,李小意明白现在包围他的,不止最开始那两个高阶弑神者,最少还有三个!

    鬼头大将环绕在侧,鬼灵悄无声息,因为受到了天灵神火的直接伤害,连同孽阴甲一起,都被李小意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七彩金环内,拿出一套四重天的普通战甲,重新穿上。

    又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胸口的伤势,大口灌了一壶龙炎液,体内的灵气回转,随手碾碎玉壶,李小意站立在荒野之上,静静地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龇牙咧嘴的跟在身旁,目光如炬的看着随风而摆的荒草,那里的气息正在不断地接近着。

    “咱们三个今天可能会死在这!”李小意对着鬼头大将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咧开嘴,鬼头大将发出比哭还难听的嘎嘎笑声,李小意一挑眉,然后也笑了:“你还挺兴奋?”

    鬼头大将瞪大了一对儿冒着绿火的鬼眼,绕着李小意的身体旋转如飞。

    突然而逝的就冲了出去,李小意也咧开嘴,曾经的曾经,他还是个要饭讨生活的孤儿,在昆仑他一战成名。

    他们叫自己什么来着?李小意脚下的每一步,都踏的坚实,一头白发狂乱的舞动在身后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已经和一名弑神者纠缠在了一起,很幸运,是一名低阶的,李小意的不远处,已经出现了一个阴影。

    他的手,七色的光焰在跳跃闪动,对面是一名高阶的弑神者,他往前,还在往前,对方手中的月钩,已经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抽刀断水!

    七色的光焰燃烧在井中月的刀身之上,刀意凝练,一击,便将月钩砍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高阶弑神者身形不变,其后又是一根月钩射了过来,不止这一处方向,还有左右的两个位置。

    移形换位的一闪,虚空处身形再现,却在那具弑神者的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噬神者抬头,眼眸深处,倒映着刀幕重重,李小意快速的一刀泛起千重幕!光焰流转,形成滔滔之势,犹如大江倒灌。

    那名弑神者竟是诡异一笑,李小意的刀快若奔雷,他却比李小意的刀更快。

    只留下一个残影,在刀幕中灰飞烟灭的同时,三道月钩已然临近,四重天的护甲,现形于外侧。

    李小意脚尖点地,身子旋转,刀光叠影,一击回旋抽击,两个月钩顿时消失在刀芒中,另一个月钩,再想挥刀斩击,却是已经慢了。

    闷哼一声,四重天的品质,根本挡不住月钩的突然袭来,玉质的肌肤,裂痕满布,然后碎裂开来,鲜血喷出的刹那,李小意的身体便被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空中,刀身往身后一划,月钩在七色光焰里,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但是四面八方,又是四道月钩再次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另一边,鬼头大将和那名低阶的弑神者,打的不分胜负,李小意一咬牙,单手拍地面,身形飞起,涅灵宝珠疯狂的旋转。

    有凤来仪!

    绕身而飞的一头火凤,围绕着李小意的身体,上下翻飞,月钩全在无尽的天灵神火里,化成齑粉。

    荒野上,不见一个人影,只有凤鸣火舞,李小意安然落地之时,火凤消失,月钩再起!

    李小意咳出了一口鲜血,手腕翻转,井中月快速的旋转在周身上下,叮叮当当的金铁交鸣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他们是想耗死自己,他清楚明白,然而因为境界的缘故,神念根本锁定不了对方,李小意很是难受。

    六重天的冰火琉璃盏,一红一蓝,往远处一抛,火焰顺势席卷荒原。

    四方宝镜旋照在侧,紧随着李小意的身影,分出神念,寄托于境,四周的动静全部进入到视野之内。

    有异芒闪动,还是月钩,李小意已经厌倦并感到一丝的疲倦,井中月于周身处,画圆成满月,再次挡下了一击的同时,四方宝镜内,却有人影一闪。

    如影随形,再次施展,贴着地面的冲着那个方向,再次移形换位。

    果然有人,李小意一刀泛起千重幕,七色光焰仿佛海涛巨浪的轰然砸下,弑神者,竟然又比他快的只留下一个残影,在层层叠叠的刀幕当中。

    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,对方畏惧天灵神火,却仰仗着修为高于李小意,无论是神念,身形,以及对于神通的领悟和操控,全部都在李小意之上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困兽犹斗,井中月被李小意握得紧紧的,他抬头,看见再次飞来的月钩,有那么一刻,他想放弃了。

    然而鬼头大将还在那边拼尽全力的厮杀,井中月再次被他握紧,然后甩出,刀身震鸣!

    再又一次挡下了月钩的攻击,分神于四方宝镜,六重天的冰火琉璃盏,还在燃烧着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如影随形的隐匿身形,宝镜内,有光芒一闪,一个方向立即被李小意锁定,移形换位的往前一冲。

    再次出现在半空之上,还是弑神者的头顶,挥刀如幕。

    弑神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,李小意眼神凶戾,手中的刀快如电,在就要砍在弑神者的头上之时。

    残影泛起,后者又想移转身形,一股无形的重力磁场忽然形成,笼罩在李小意的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噬神者的残影还未完全的消散,李小意刀身一转,身子在半空中,再次移形换位。

    弑神者虽然开始顿住了身形,可随后便再次疾飞而出,四方宝镜却是光芒大亮,那个身形再次一顿。

    李小意已经到了!

    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四方宝镜的控魂摄魄,仅仅维持了刹那的功夫,弑神者的身形又再次射出的同时,有剑在鸣!

    剑音崩鸣!

    离魂匕首快速的从其头部一穿而过,带出了数十缕阴魂,李小意提刀跟上!

    有凤来仪,凤鸣,震慑!

    刀身下划,身披七色光焰的火凤,舞动下移,在就要临身之时,李小意的身体突然受了一击重击。

    四重天品质的护体宝甲,段段碎裂的同时,李小意再次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天空上,月钩飞起,挂肉刺体,李小意的身体立即便挂了三四个月钩,未等他抽刀唤回火凤,身体已然被巨力扯拽,拉上了半空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,全是绝望,眼角的余光,只见鬼头大将,正不顾一切的往这边冲,他咧嘴而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