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八章 苦战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八十八章 苦战

    然后李小意也笑了,全身火焰蒸腾,七色的光焰,红橙黄绿青蓝紫,鲜亮光艳,再不似从前的那样,清淡如水。

    体内,涅灵宝珠疯狂的旋转,骤然出现的尸气与阴气,立时被一股无形的吸力卷入其中。

    一声惨嚎响彻在半空中,不是从李小意的口中发出,而是脖子旁新长出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噬神者的脑袋迅速的干瘪,枯萎,然后在光焰里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手一招,星河鼎重新回到掌间,两道光影从虚空里走出,还有那两位被鬼鸦烧灼的低阶噬神者,一同出现在视野之内。

    李小意落地,他们亦然如此,峡谷内风吹阵阵,不远处,是两具摔成肉泥的商盟供奉。

    两方彼此相望,其中一名方才附身于李小意的噬神者,脸色难看,明显的消瘦了不少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两名低阶噬神者,忽然快速的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严阵以待的李小意,掌间的星河鼎,再次明亮起来,重力磁场无形的铺开在四周,弑神者一进入其中,身形受阻,速度立马就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两名高阶的弑神者也动了,只是他们更快,身形一闪的,便消失在视线之内。

    再出现的时候,距离李小意只有咫尺之遥的地方,才站稳的身影,不能再前!

    李小意涨红了脸,全身灵气鼓荡,左手一挥,离魂匕首立即消失于掌间,高阶弑神者的头部,立即出现了两个窟窿。

    八重天的品质,杀人无形,异空间的穿梭异能,再有虚空藏剑术的加持,根本就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弑神者不是一剑可以杀死的,即使斩成两半,只要体内有魂魄存在,依旧可以完整如初。

    就比如现在,无数的魂魄翻卷于匕首的外围,继而再被吸收,离魂匕首如影如线,穿梭游走,转眼之间,就连刺对手数刀,弑神者依旧完好如初,只是身体变小了而已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的附身之术,无法作用于李小意的身上,唯一的不利之处,便是境界上的压制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小意打到现在,如此艰难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只要先利用星河鼎,压制住两具高阶弑神者,继而解决掉两具低阶的弑神者,那么他的压力就会减轻许多。

    就在他控制着离魂匕首,打算如此做的时候,距离李小意最近的噬神者,忽然一抖手腕。

    一条细长的银灰色锁链,低垂而出,其顶部,还栓连着一个银色的月钩。

    李小意目光一凝,挤压之力刚想顺势碾压的时候,那月钩居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太小瞧弑神卫队了,对方是鬼皇炼制出来,专门用来对付神族遗脉的,又岂会事事如他所愿。

    而他所谓的重力磁场,限于他的修为,要想完全禁锢住高位的噬神者,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又动了,就在李小意意想不到的下一刻里,咫尺的距离,两击重击,突然的砸在身上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口鲜血喷出,星河鼎的光芒,再次暗淡了下来,他身体表层玉化的肤质,完全在这两击之下,碎裂崩离。

    身体重重的被砸了出去,孽阴甲上鬼面人头,瞬间消失了大半。

    并没有因为突然被袭,而头脑发胀发蒙的他,连忙暗运灵气,想要反身回转,化被动为主动。

    在被几人同时夹攻的状态下,他清楚的明白,一旦主动权被对方所掌握,那么就意味着,他只剩下被动挨揍的份儿。

    鬼灵因为要护持孽阴甲,所以紧紧的贴服在身,鬼头大将咆哮一声的顺势而出。

    一头绿发如瀑布钢针一样,直刺过去,李小意借此机会,刚想翻转身体,一股巨大的拉拽之力,顿时遍布胸口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两柄月钩,也不知是什么材料炼制而成的,居然深嵌在甲胄的内测,鲜血溢出,胸口传来剧烈的疼痛感。

    身体自然而然的又倒飞回去,在没有了重力磁场的禁锢下,四具噬神者再没有了任何限制。

    鬼头大将的绿发钢针,虽然扎在了他们的身上,但是那两具高阶弑神者,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手里紧紧的拉拽着勾连在李小意胸口的倒钩,用力拖拽,而另外两具低阶的弑神者,则是完全被鬼头大将给限制住。

    鬼灵虽然尽量护持孽阴甲,但是这两条月钩,居然有吞灵吸魂的异能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生魂,开始从孽阴甲上剥离,真灵锦帕随即扔出,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,冲咬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小意的身体上,七彩光焰骤然亮起,孽阴甲上的月勾,立时冒起阵阵的青烟。

    阴阳化合之后的涅灵宝珠,所发出的天灵神火,正是阴晦之物的克星,月钩仅仅片刻的功夫,便已经化形脱落,而李小意也到了两具弑神者的近前。

    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李小意竟然没有受到攻击,反而是弑神者闪身后退,唯恐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李小意跌落在地,身子一滚,然后起身站立,两具弑神者望向他的眼神,已经变得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想想之前涅灵宝珠破除弑神者的附身之术时,再联想曾经和阴鬼僵尸的战斗,离魂匕首上,光焰闪烁。

    可随即便有青烟冒起,李小意皱眉的低头一看,原本抽离于弑神者身体上的魂魄,居然全部被其净化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脸上,表情古怪,再看看自己的孽阴甲,同样如此,鬼灵奄奄一息的没有了动静,甲胄内的阴魂,大半已经烧灼了干净。

    他很心疼,比自己受了伤的胸口还疼!

    却不得不管不顾,因为弑神者的月钩又伸了过来,这玩应还能再生?

    但是弑神者不敢再靠近自己,就好像蝎子遇见了公鸡,有多远躲多远,但又不肯放弃,李小意很难受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对方的援军,很可能已经赶到了附近,群而攻之,杀他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再看远处,远处的两具低阶弑神者,已经被鬼头大将吞噬个干净,异兽回转,李小意身形躲过月钩,如影随形后,一个移形换位便缩入其紫宫丹腹内。

    瞬移而出的瞬间,鬼头大将,口含星河鼎,便于原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弑神者相互对望一样,想都不想的疾驰在异兽的身后,李小意接连几次瞬移,追击者始终跟在身后,就是甩不掉。

    心里焦急,全力催动真灵锦帕,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,如光幻影的在荒野中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两具弑神者,同样如此,神念始终锁定在其身后,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啸音。

    李小意的额头已然见汗,中途曾经停顿过,想要和对方硬拼一次,却不曾想,这两个家伙,因为天灵神火的缘故,根本就不靠近,只是用月钩于远处,骚扰着。

    很快的,李小意便能察觉出,跟在身后的气息,在不断地增多。

    他的处境越来越险,相信不用了多久,他就不得不面对一群高阶弑神者,到了那时,就算他有天灵神火,又能怎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