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忤逆-道吟-
道吟

第十一章 忤逆

    李小意看着宝镜中,连绵泛起的土黄色光晕,感受来自四方宝镜给自己所指出的方位,再抬头时,那边已经打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不同于拥有强横**的白狐和花鳞大蟒之间**碰撞,修士的斗法和前者比起来,就显得灵巧多了。

    来往之间,剑息纵横,横错交叉,技巧性更加的严谨。

    然而这也不是全部,就李小意自己看来,修者的打斗,关联于法宝的属性强弱,斗者自身的修为深浅,道法掌握的精细程度,方方面面,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李小意虽然心系杏黄幡旗,但是修者之间的生死斗法也是第一次见,不禁看的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再加上距离太近,一时间他也不敢妄动,索性静下心来,仔细观察着眼前这另有一番别开生面的争斗。

    看的出,无论是王纶,亦或者是程乾和陈音然,均是出自门。因为三人在道法的使用,剑技的驱使,身法上的辗转腾挪,以及剑息纵横间的连番妙用,都有着一派而出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挺适合我的!”李小意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本来先天体弱,街头巷尾的时候,群架装死,单挑就跑,毫无尊严的李小意,全凭一张笑脸,和讨喜的口舌,在这里似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参悟其中的他,正看的是津津有味的时候,两剑突然相交,气息对冲的瞬间,地面上忽然迸起了一道裂痕。并且一直蔓延,直到李小意所在的大坑前,算是将将止住。

    李小意一头冷汗的望着怒目相交的三人,只见程乾横眉冷对的呵斥道:“师兄快醒醒,不要让心魔完全侵染,护守住道心清明,才不能被那妖物有机可乘!”

    “都这时候了,说这些还有什么用!师兄他已然被妖物所侵,你还看不出来?”陈音然的声音略有颤抖,却并没有完全丧失斗志。

    王纶的面容里,透露出一股极其不自然的殷红之色,一脸狰狞扭曲,仿佛极其痛苦,但又很是愤怒,矛盾交杂,让人委实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程乾还想说什么,可是王纶手中的剑器法宝,忽然的响起一声争鸣之音,剑息吞吐如蛇,划出一道漆黑的影线,只取陈音然。

    翻手一转,早有所准备的陈音然,手中则是亮起了一道青花,屏障般的蓝色光幕,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程乾来不及再有所思量,手中的阔剑却是甩手而出,绿油油的剑芒里,却是夹带着一丝犹豫的气息。

    王纶不退反进,双手掐诀,已经射出的飞剑,竟是忽然的又快上一分,空气里传来一阵嘶鸣般的响音,程乾大惊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陈音然面色沉重,青花流转的屏障,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响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王纶的胸前,猛然间飘出一道绿光,阔剑指在其胸膛,竟是未透体而入。

    程乾还在犹豫,双目含泪的望着自己师兄的同时,眼见陈音然的青花屏障立时落尽青花的时候,只听陈音然尖利的呼叫道:“快动手!”

    双指翻转,指诀再变,气机牵连在王纶胸前的阔剑,剑鸣翻转不休,却是声势大雨点小,程乾居然还是下不了痛下杀手的决心!

    一条透明的手臂,忽然的一把将那炳疾驰旋转的阔剑按住,脸色上另有一张透明的脸,似乎正在剥离。

    而这时护持在陈音然身前的屏障,算是彻底的碎了,但是王纶的剑也就此而止。

    让人惊讶的是,就在陈音然的胸前,突然的亮起了一道璀璨夺目的白光。

    光幕夺人眼,让人不可直视的从中走出一人。

    仙袍飘飘,须发皆白的光影闪动,却听程乾激动的叫了一声:“师傅!”

    李小意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,陈音然却是脸色苍白,眼角挂泪的站了起来,满是委屈的唤了一声:“爹”

    光影中的老人没有多看这二人一眼,眼眸里精光四射的盯视着前面的王纶,声音里不咸不淡的冷声道:“我道是何物,原来是修炼的百年石葵化形,仅仅百年,便有此修为,定然是服食了异种的天材地宝吧。”

    石葵原本意欲挣脱王纶的身体,见这老者的突然出现,马上又是缩了回去,也没有回答老者的问题,王纶的刚见好转得脸色,则是又变得灰暗不明起来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老者伸手一招,陈音然的剑器法宝,一声争鸣之音响起的瞬间,李小意还未看清是怎么回事儿,王纶的头部上已然多了一把剑柄,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师傅。

    程乾和陈音然也是面目呆滞的僵立当场,只有躲在暗处的李小意心中咂舌道:“好硬的心肠啊!”

    须发皆白的老者,冷盘旁观的并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只见满嘴血沫,一字未吐的王纶挺身倒下的瞬间,那个透明的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,一脸怨毒的盯着老者看。

    双手扬起的手臂,死死的抓住直入眉心的剑柄,似乎是想要将那柄剑给拔出来,然而无论他如何挣扎,那柄剑却是始终的插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不发一言的老者,双手掐诀,一个“镇”字脱口而出之际,透明人形正在不断扭曲如水纹的身体,忽然的全身一僵,直挺挺的便倒了下去,没有了生息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白发老者脸色有些发灰的,这才转头看向陈音然和程乾,并且叹息一声:“王纶已经被附体夺魂,为师实在想不出法子救他,若是本体在还好说,但这具靠着符篆之术凝化的躯体,就算能将石葵逼出你们师兄的身体,怕也没有余力再降伏住此妖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见程乾已经泪流满面,老者又是黯然神伤的叹息道:“凭借你们的修为,那石葵,你们绝不是其对手,为师也是没法子才做了此举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爹,我们该怎么办?”见陈音然凄然的模样,老者难掩眼中的疼爱道:“我已经用了大镇魂术将其镇住体魄,这石葵乃是天地石精所化,无论是魂魄还是躯体都是天材地宝,对你们的修为极其有用。用冰玉盒暂且收了,带回山门,为师为你们炼成仙丹灵药,立马可以让你们的修为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李小意听出来了,这老头儿的话,话里话外都是在反复强调“你们”二字,生怕自己的徒弟不给他带回去,也是人老成精的一个老狐狸!

    果然,这番话是起了一定的效果,程乾不动,陈音然却是几步走上前,先是不忍直视的看了看王纶死不瞑目的尸体,然后又将石葵的魂魄,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收起。

    再走到先前的巨坑处,收了石葵的尸体,两个玉盒都被陈音然收起了以后,程乾有些失魂落魄的到了王纶尸首旁,竟是大声的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者见两个盒子都被陈音然收起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身影却是不知怎么的又淡上了一分,由方才的发光发亮,变成了现在的灰暗无光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知道自己这具符篆所化的分身,立马就要消失殆尽,也不看正在旁边一脸痛不欲生的程乾,而是将头转向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一瞬间,李小意只觉着全身的汗毛直立,那老头儿所注视的方向,正是自己的藏身所在。

    石葵和王纶那可是活生生的例子,李小意只觉着自己的喉咙发干,大气儿也不敢喘的一动不动,却见老者忽然低头对着陈音然说了句什么,然后身形便消散在了空气里,没有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陈音然转身,斜眼瞅了李小意这边一眼,然后径直的走向程乾道:“别哭了,人都死了,哭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程乾愤怒的猛一抬头,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陈音然,吓得她接连后提几步道:“你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还没等陈音然再说什么,程乾忽然起身,一巴掌就拍在了陈音然的脸上,狰狞道:“你和那老匹夫一样,眼里只有自己,王纶,你可知道王纶师兄就像我的亲哥一样,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捂着自己脸的陈音然有些紧张的,看着似乎正在逐渐失去理智的程乾,目光不时的瞥向李小意这边厉声道:“程乾现在不是胡来的时候,你要知道这里不仅仅只有我们两人!”

    程乾一把抓住陈音然的手腕道,难掩脸上的凄然之色,可随即这股悲伤又变成了愤怒,他咆哮着对着陈音然道:“我知道你有师傅的符篆,可你有机会再次发动么?”

    陈音然知道程乾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可还没等她有所反应,程乾的另一只手已然死死的抓住了陈音然的脖子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脸狰狞道:“从小到大,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师兄给的,我们打小一起沿街讨饭,我年纪小,师兄怕我饿,有吃的都是先紧着我,你知道嘛!”

    程乾的手越加的用力,几户已经将陈音然给提了起来,涨红脸的陈音然,不断的挣扎扭动,想要说什么,却是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目视着陈音然越来越痛苦的神态,程乾的脸已经扭曲,他继续道:“后来我们一起上山学习道法,师兄对我更是百般照顾的无微不至,你那个父亲呢?每天传完道法就走,还嫌我笨,正眼都不看我一眼,是师兄对我言传身教,从来没有嫌弃过我,从来没有!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程乾几乎是吼出来的,而他的手也随着他的愤怒,变得更加的用力,直到陈音然在一阵猛烈的抽搐之后,终于垂下了手臂之时,程乾的声音忽然变得柔和起来道:“师兄喜欢你,那么你就去陪伴他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