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买卖-道吟-
道吟

第一百八十五章 买卖

    “孟家堡一役,其实整体上没什么看点,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海兽金牌。”李鸣山一边喝着茶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这玩应是他整出来的?”司徒南有些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李鸣山摇了摇头:“如果是他的话,就是和鬼皇交恶,商盟也会在所不惜,如何会在乎一件九重天的法宝?”

    司徒南放下手里的茶杯:“驯养海兽一事,当初商盟也做过不少尝试,可就算到了今天,也一无所获,没想到,倒是让这些蛮子给整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鸣山笑了笑道:“正所谓世事难料嘛,据可靠消息,鱼龙族的这个技术,现如今掌握在九殿下手里,所以上面要求我们,不可妄动!”

    “神鬼台,马可是九重天的品级啊!”司徒南的脸上有着贪婪,但也有惋惜。

    星魂海的外海,敖旭坐在礁岩之上,出神的望着远处的落日黄昏,手里却在玩弄着一枚白色的玉简。

    阴魂之影的阿颖,就站在他的身后,无声无息的安静的站着。

    鱼三是继鱼大和鱼二,第三位晋升到化形之境的护卫队成员,此刻就盘坐在不远处,默默地守护着他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少了他,总觉着就少了点什么。”敖旭突然叹息一声的自语道。

    阿颖咬着嘴唇,想要说什么,还是忍住没说,只是用力的握紧了自己的衣角,不停地翻弄着。

    玉简被敖旭碾碎了,他回头:“去把那个女人带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阿颖犹豫了一下,还是如风一般的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的功夫,阿颖便带着一位体态婀娜,容貌艳丽的女子,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这是温婉儿第一次见到鱼龙族的九殿下,过往里的交易,多是由其属下和她之间完成,从未见到过本人。

    此时一看,落日的余晖下,年轻的男子,一身淡淡的紫金袍,面容俊郎,却有笑容,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。

    和她以往听闻中的有关于九殿下的传闻,好像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将驯养海兽的方法交给你们,你们拿什么确保,就能救出李小道?”

    敖旭的目光依旧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,头也不会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域商盟做事,向来以信誉为首要,我家长老说了,殿下可以先给我们一半,后面的,待李道友正式回归以后,再付不迟。”

    敖旭点了点头,不过随即又道:“我还有一个条件,不知道你是否能做的了主?”

    温婉儿微微一笑,然后施了个礼,因为这时的敖旭已经转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长老会已经给了婉儿独行专断的权利,其它的事情不敢说,但涉及到李道友,以及海兽金牌的炼制之法,殿下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敖旭“嗯”了一声:“我鱼龙一族所属的龙宫,此时正在和阴冥殿开战,我不希望,在他们的队伍里,有海兽金牌的出现。”

    温婉儿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,总是给人一种笑盈盈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殿下就是不说,商盟也会这样做,您是知道的,我们只是商人,在阴冥殿与龙宫之间,向来是保持着中立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商人也会见利忘义的!”敖旭的嘴角翘起,目光凌厉的望着对方,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“殿下请放心,在下可以用商盟的名义起誓,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温婉儿信誓旦旦的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名义?”敖旭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,转过身去,依旧看向一望无际的茫茫大海:“希望你们能信守诺言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枚海蓝色的玉简,从敖旭的手里飞出,直接落到了温婉儿的手里。

    后者的眼中深处,则有一丝难以言喻的兴奋,微微亮起的同时,却是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半个月之内,我希望能看到那个人,如有闪失,你们的商盟长老,定然会后悔莫及的!”

    敖旭转过身,温婉儿躬身一礼,不再争辩,悄然退下的时候,又转身道:“如殿下所愿!”

    敖旭目光冰冷的看向她:“但愿吧!”

    万象城!

    李鸣山和司徒南一起看着手里的玉简,面色各异,尤其是司徒南,有着惋惜的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何必如此呢?”李鸣山看向司徒南微微一笑道:“事情毕竟早在你我的预料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司徒南无奈的点着头道:“其实我蛮希望敖旭能够一口回绝的,毕竟只是一个人族而已,如何能够与海兽金牌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错了。”李鸣山嘿嘿一笑道:“我听闻,咱们手里的这个人可不简单,居然还懂得阵盘,他可是敖旭手下的大红人呐!”

    “阵盘?”司徒南蓦然一惊的脸色都变了:“他难道和我们一样不属于这一界的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好说,没有事实根据,毕竟穿梭异界的空间结点,可都掌握在商盟的手里,就算出了新的结点,他一个真丹,如何过的来?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如何知道阵盘的?”司徒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上面好像也不知道,并且也不太在意!”

    “都发生这种事情了,还不在意?”司徒南的声调都变了音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还不知道,阵盘,上面对于整个阴冥鬼域,已经解禁了!”

    司徒南有些无力,但随即又问道:“上限是几品?”

    李鸣山比划了一个“七”的手势,继续道:“商盟现在对待阴冥鬼域的态度,已经发生了转变,你我要有准备!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怎么办?”司徒南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有高手前来相助的,不在外面,而在城内,毕竟涉及到海兽金牌,商盟不会不谨慎的。”李鸣山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天域商盟在每个阴冥鬼域的大城都会安插暗桩,即使他作为此地的大掌柜,也是不知道这些人藏匿在哪里。

    密室之内,李小意闭目端坐于地上,冥狱转生诀运转自如,从来没有这样的酣畅淋漓,再无生涩之感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全篇串联以后,一式新的神通在其心里,骤然而成。

    再牵连到井中月上,化为刀式,衍变转化,神凰飞舞,化形而出,舞动在李小意的身前身后,井中月突然出现的同时,全身的刀意涌动。

    李小意蓦然睁眼的刹那,挥刀不入迷蒙天的刀意已经爆发到了一个顶点,却又被他刻意的压制住。

    “黄”字门廊下他学的可不仅仅是剑式剑诀,还有一式神通,以意养刀!